“哇噻青年”石存现:“闲人”不闲

“哇噻青年”石存现:“闲人”不闲

2021-12-30 19:01

点击查看视频↑

哇噻青年

大小新闻|特别报道


 麻醉医生:一份奢侈的“轻松”工作 

大小新闻客户端12月30日讯(YMG全媒体记者 慕溯 秦菲 视频拍摄 李伟嘉)12月22日晚7点,烟台毓璜顶医院东区9楼手术室。灯火通明,分不清白天黑夜。

此刻,几台急诊手术正紧张进行中,本期要采的《哇塞青年》主角——烟台毓璜顶医院麻醉科麻醉医生石存现还在忙碌。当天是他的夜班,也近乎是他的工作“常态”。


烟台毓璜顶医院麻醉科作为山东省重点学科,承担着全院所有科室的临床麻醉、急救与复苏、疼痛治疗。每天二百余台手术,让每一位麻醉医生时刻精神紧绷,作为其中一员,自2010年进入医院以来,3000多个日夜石存现已参与救治伤患近万例。


麻醉医生工作量大、风险高,但同时也有人说,麻醉医生的工作很轻松,给患者“打一针”就好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也曾伴随着石存现的成长与自我定位。

“大学时选专业就觉得麻醉医生很轻松。” 然而在经历了本科、研究生及博士学习和工作后,这种“轻松”又显得太奢侈。“这份工作类似长途车司机,病人像是一台年久失修、随时可能抛锚的货车,我们得小心翼翼地开动着,术中的突发情况就像路途中突遇狂风暴雨,需要抗住各种压力尽量开到指定的目的地。


患者自身心肺功能的变化、手术刺激与出血的潮起潮落,都如同亚马逊雨林里蝴蝶的震翅,在监护仪上演化出汹涌的风暴潮。术中病人的生命体征可能急剧变化——上一秒血压极高,你还害怕撑爆了病人某条脆弱的血管,下一秒就垮塌到底,生命指针飞速狂泄。前几分钟万物静美平安祥和,下一刻就警报频发危机四伏。一台手术可能需要十几种药物配合,药物剂量几乎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容错率极低。这是个劳心费力的工作,每天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麻醉医生:做生命无声的保护神

由于麻醉专业的特殊性,院内每个科室的手术都需要麻醉医生的配合。这不仅给麻醉医生带来巨大的工作量,也让他们的每一次插管、给药都无限接近生命的本质和对职业理解的重塑。


从业十余年,有几次抢救、治疗至今仍刻烙在石存现的脑海里。刚工作时,医院收到一位被车从腹部碾压的小女孩。孩子整个腹部三分之二都裸露在外,没有皮肤和肌肉组织覆盖,“入室后血色素低到手术室内血气分析仪无法测出,当我要给孩子上麻醉时,已经是昏迷状态的孩子突然睁开眼,对我说‘叔叔我想活下去!’孩子的这句话,几乎改变了我对麻醉工作的理解。”石存现说,当一个个危重的病号从麻醉中苏醒过来,睁开朦胧睡眼如初生婴儿般打量周遭,重新回到这个“新世界”,“这是一件令人非常欣慰的事情,这也是这份工作的价值。”

还有一次手术,是和家人有关。“那是我第一次从患者家属的角度去感知我的职业。”石存现说,在他孩子2岁时需要做一个小手术,“手术前我还开玩笑和他说,去看看爸爸工作环境再看个动画片,睡一觉就好了。但是当我开始给药时,家属的那种焦急、期盼、等待,五味杂陈。”

麻醉医生:并非简单“打一针”

一台手术,麻醉医生关注手术进程的同时,要时刻关注监护仪所显示的患者血压、心率、血氧饱度等数据。


在石存现看来,这些数字的起伏变化,让他时刻准备好为生命而“奔赴战场”。“数字平稳时,说明患者安全;一旦起伏变化,就说明患者有危险,我们就要上。这些跳动的数字,都是一个个跳动的生命。哪个数据偏离了正常,患者的生命就出现了危机。危机背后的原因得不到正确的判断和处理,生命就开始无声无息的离开患者的躯体。这个时候,只有麻醉医生在处理着一个个不良的数据,使生命从这些数据中走出,循着轨道继续运行,重新回到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来。”


当下,随着医学发展,麻醉学正走向围术期医学。“围术期是从病人决定接受手术治疗开始,到手术治疗直至患者基本康复的整个过程,都需要我们参与。包括术前评估,术中不同麻醉方式的风险把控和选择,术后如何让患者恢复更好等等。我们要让病人安静的睡去,舒服的醒来,已不仅仅是‘打一针’这么简单。”


如今,作为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石存现同时还主持了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等在内的多个高层次科研基金,发表高水平论文十余篇,其研究方向已向更广泛领域去守护患者、阐述职责。


据统计,2015年至今,约有20余名麻醉医生发生猝死,根据在册麻醉医生计算,麻醉医生死亡概率约为三千分之一,而麻醉医生已将围术期麻醉死亡率降低到了二十至三十万分之一。用生命守护生命,像石存现一样默默坚守在生命背后的幕后英雄们,随着手术灯的亮起,而有了一种悲壮色彩。




责任编辑 纪春艳

大小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扫一扫下载大小新闻客户端

iOS版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