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我在烟台过大年|李旺霖:除夕和初一,都伴着信号度过

新春走基层·我在烟台过大年|李旺霖:除夕和初一,都伴着信号度过

2021-01-31 14:40

大小新闻1月31日讯(YMG全媒体记者 曲彩云 通讯员 于建成 摄影报道)今年的三十和大年初一,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烟台车务段烟台站运转车间信号楼的小伙子李旺霖的时间表是这样的:三十白天八点到晚上六点上班,晚上八点上床睡觉,凌晨两点起床上班,到初一早晨八点下班。白天的时间仍然需要继续睡觉,因为初一傍晚六点到初二凌晨两点,李旺霖还是要在信号楼度过。

“这两个时间段的睡觉必须让自己深度睡眠好好休息,要不根本无法保证工作质量,而我们的工作质量,关系着每一名旅客和每一趟列车的安全。”1月30日,接受采访时,李旺霖的语气很庄严。

一车人的生命都在自己手中

“芝罘方向G471预告”“两场6道进站信号好”……这是李旺霖工作时除了操作鼠标,还要用语言联控的指令。

李旺霖是去年初来到信号楼工作的,对于自己的工作内容,李旺霖用红绿灯来形容,只是他的“红绿灯”,是给火车司机看的。而且,他的“红绿灯”,远远比路口红绿灯来得复杂。“咱们烟台站是一等站,来往列车多,每天固定的列车最少是四十对,还有一些临时增加的列车,一些驻场的车更换场地,也都需要信号。”李旺霖基本每六分钟左右就要给出一套信号,这六分钟之间的空挡,他还要进行其他的一些操作,所以只要走上了信号楼,李旺霖的神经就是高度紧绷的,几乎一刻也不敢松懈。

“一般人从早上八点上班到晚上六点,下班后不会感觉太累,但我们从岗位下来脑力基本就完全透支了,必须休息。而且凌晨两点还得上班,又是一场神经紧绷的战斗,为了这个,也必须休息好。”对于李旺霖来说,一车人的生命都在自己手中,工作是不能有一丝一毫差错的,因为哪怕一点点疏忽,有可能就会危及到那么多人的生命。

留在烟台过年,不给国家添乱,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了

所以,今年的春晚,李旺霖无缘;今年的初一拜年,李旺霖也无缘。

1月30日,李旺霖给在老家的父母寄去了一些年货。“因工作需要,我年三十晚上睡觉和初一凌晨工作的时间都不能和家里通电话,只能初一八点下班时给老爸、老妈、姥姥、姥爷拜个年,然后又得赶紧睡觉,为晚上的夜班储存精力。”

在人生的26年里,李旺霖只有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没有回家过年,“那会儿觉得自己年轻,应该主动承担春节值班任务,结果特别想家,那会儿奶奶还在世。我是奶奶一手带大的,过年不在奶奶身边,心里很难受,以后就没有在外过年了。”但是今年不一样,工作的原因是一方面,疫情是更重要的原因。因为家在辽宁抚顺,李旺霖不敢回家,“我们家倒不是中、高风险区,但是这一路上会路过风险区,我留在烟台就地过年,不给国家添乱,也算是为国家抗疫大局做贡献了。”

在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烟台车务段烟台站运转车间,有十几个家在外地的职工像李旺霖一样都打算春节不返乡留在烟台过年了。为了这些职工能在烟台安心暖心过年,运转车间食堂根据职工的喜好精心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不过李旺霖内心知道,再丰盛的年夜饭,也不及陪着爸爸、妈妈吃一餐简单的饭幸福,他希望爸爸、妈妈、姥姥、姥爷不要对疫情掉以轻心,保护好自己,健健康康的,等转过年疫情形势好转时,他计划回家看望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的双亲和姥姥、姥爷。

责任编辑:伟业


大小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