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前多次流泪的部委发言人,退休后想干大事

来源:政知圈编辑:大小发布日期:2017-07-16 08:07:40 阅读数:0评论0

原标题:卸任前多次流泪的部委发言人,退休后想干大事

王旭明退休了。这位曾经著名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将彻底来到幕后。

相信用“性情中人”形容他会得到很多人的认同。出席发布会却经常因为“语出惊人”使自己成为新闻人物,卸任新闻发言人职务时几次“落泪”,就连他举办的“退休仪式”都特别感性——他在7月12日晚上7点举办了《人与土——王旭明诗歌朗诵会》,白岩松主持,于丹、康辉等出席,并以各种方式朗诵王旭明个人诗歌。

小编注意到,王旭明从参加工作开始,依次做过教师、记者、再到教育部干部,从2003年担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他才开始被公众熟知。这一“出世”便一发不可收拾,“成名”14年来,他一直没有离开过舆论中心。不知道退休后的王旭明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

新闻发言人

“我想我是一个真诚的人”

“如果非要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的话,我想我是一个真诚的人”。王旭明在卸任新闻发言人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是表示。

新闻发言人使他被公众所熟知,知名度远超一般官员。在任期中,他曾多次因为发表争议言论而进入舆论中心,“中国教育成功论”、“名校生养猪论”、“媒体无知论”等等都被人熟知(不熟悉的小伙伴可自行百度)。但对他而言,这些似乎值得,他曾说过如果在照本宣科但传播效果只有10分和个性化语言可能不甚准确但传播效果90分之间,他会选择后者。

“立场是政府的,语言是自己的”,这是王旭明经常提及的一句话,但他同时也表示过,这10个字,做起来非常难。这位喜欢记者尖锐提问,喜欢讨论激烈的新闻发言人说最大的阻力来自于自己,“我傻,但是没有傻到不懂得官场的基本运行规则”。

虽然曾经也当过记者的王旭明一直呈开放的态度,甚至在卸任之后,都经常会接受记者各种各样的采访或主动对媒体发声,谈及大学搬迁、新华字典app收费、“逗比”等网络用语是否低俗、高校教师学历造假怎么看等等。但在他任上,曾因记者把二人私下聊天当成采访报道发了出去,他给相应报社致函,并取消记者跑口的资格,俗称“封杀”,并发誓不再与记者交朋友。

可他的确非常热爱这份工作,卸任发言人之前尽可能的到办公室,“喜爱留恋嘛,又必须得走”。卸任前后,他至少哭了两次,2008年7月18日下午,王旭明调任的消息传出。和他关系密切的《中国青年报》社长还亲自带领了50多个记者,为王旭明举行了一场送行会。在那次送行会上,他一直在努力忍着眼泪,每次感动得想哭时,就把话筒交给一旁的主持人,但最后仍然没有忍住,数度哽咽着说的话:“有人说我愚忠,我就是愚忠。即便我不在新闻发言人这个岗位上了,将来也要做教育政策的义务宣传员。”当天晚上到家,他一一回复150多条问候短信,不少来自媒体人,他说,“真的流泪了”。

出版社社长

推动“真语文”,批评“假语文”

语文出版社社长是王旭明仕途的最后一站,一干就是近10年。在这期间,用王旭明自己的话说,有更多的时间去整理、写作一些东西出版,之前太忙了。

根据官方简历,王旭明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曾在北京丰台七中从教7年。1991年,他出任《中国教育报》记者,后于1998年起任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2003年,王旭明担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5年后转任语文出版社社长。

在国家做出统编本教材政策之前,施行的教材政策是“一纲多本”,语文出版社出版的“语文版”教材就是其中一本。王旭明对这本教材也十分上心,曾经也引发不少争议。他自己评价为“呕心沥血”。对于这套语文教材的修订,他“一篇课文一篇课文的和编辑们过,一道练习题一道练习题的和他们一起磨,最晚的时候干到过十一点十二点,第二天早上再过来。”他把歌曲《天路》以诗歌的形式入选二年级上学期教材,周杰伦《蜗牛》的歌词被收录在三年级的延伸阅读中。

在语文出版社的最后5年,他一直在推动自己提出的“真语文”概念,核心是针对语文教学,要求依课标、持教材、重学情、可检测。并在多个场合批评“假语文”,“假语文”就是老师用的教学手段层出不穷,音乐、图片、PPT一个都不少,但学生的回答却千篇一律、不真实,“这就是当下时髦而虚伪的语文课”。和之前的“高调”一样,“真语文”概念推出来后,也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比如认为“真语文”存在着概念模糊、评判困难与负性影响较大等问题。

前面提到,在语文出版社期间他有时间写文章、出书。曾有人回忆他给王旭明做简报的故事。此人在北京参加教学研讨会,结识了王旭明,到其办公室拜访时,发现他的书架上胡乱堆放着近两年发表的作品。而他本身有做简报的习惯,就主动请缨帮王旭明做简报。王旭明先是一怔,紧接着说:“这可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呀!那就拜托老兄啦!”说着动手把自己发表的作品分装在两个大纸袋子里,递了过去。

教师

“如果有条件教书我还真是想干”

作为曾经干了7年的教师,王旭明一直念念不忘,心生向往。他曾说过,比起现在所有的事情,他最愿意干的就是给学生讲课。

“如果有条件教书我还真是想干,我想干这件事,就是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带到高三,我不想做别的赌注,我就想看我培养不了千千万万,我也培养不了成百上千,但是我一定要培养这五六十个,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这十二年,他们的说话能力我就不信培养不出来,我就不信他们不能说自己的话,或者说非常非常合格地,甚至比较优秀地有口语交际能力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他对澎湃记者表示。

这些年来,王旭明在推动“真语文”活动的过程中,没少直接深入课堂,给学生上课,与同学面对面交流。比如去年10月在成都,王旭明亲自给成都市东城根街小学四年级学生上了一节语文课。他的课重实践、重交流,一直在践行他倡导的让孩子“会用”汉字。在那次课上,主题是“邀请”,他设置邀请老师、邀请爸爸、邀请好友等情景,让孩子学着在说清时间、地点、目的的同时,态度诚恳,用敬语、谦词。

王旭明似乎非常重视礼貌,也很介意不礼貌的行为。他曾在自己微博上介绍了自己“吓了三跳”的经历。2014年6月,他参加世界语言大会时,因苏州大学志愿者连续不带敬语的发问被“吓到”:“你们是开会的吗”、“你叫什么,自己在这儿找”、“在这儿等吧,还有两个呢”。王旭明说,不怪孩子们,怪大人,怪家庭,怪学校。

责任编辑:衣雨芳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