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挂号难”主要由人为导致

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大小发布日期:2016-03-12 15:03:34 阅读数:0评论0

顾则徐专栏

日前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告诉记者:“我女儿带我外孙去儿童医院看病,用了4个小时也挂不上号,我女儿都哭了。”最后说了“我D addy是谁谁谁”,才被照顾挂上了号。黄洁夫的坦诚是很值得赞赏和尊敬的。

看病自古是个难题,不考虑医疗方面的观念障碍,看病之难无非受限于有没有支付能力、有没有针对性的医生、有没有相应的药物(包括器材),即使看病完全免费, 但医生、药物两项终究存在不可避免的“短缺”,因此,即使一万年后,看病也会是个难题。但是,当今中国的“看病难”则有其时代性特点,种种的问题已经不限于从古至今以至将来一般意义上的难,而存在着几乎渗透到无数细节处的人为障碍。

从“挂号”这个环节而言,仅以医疗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上海市为例,就有三个极其荒诞的人为障碍:

一, 与医院等级制度配套的药物等级制度。医院等级制度是不是个良善制度且不讨论,假设这个制度是良善的,但相应于这个制度配套出药物等级制度却实在谈不上良 善。这个制度限制了不同等级医院只能使用不同范围的药物,假设某人所患疾病由一级医院医生就能诊治,但由于该医院不能配某种药品,病人看病后就不得不再去 二级医院挂号,所谓看病不过就是为了配药而已;由于二级医院配药也有限制,该病人可能又不得不再去三级医院挂号配药。仅仅为了配药,病人可能不得不奔波在 一级、二级、三级医院之间,不得不忙于挂号“看病”。或者,不管什么病,病人直接选择往三级医院奔去。

二,配药数量限制制度。配药 数量应不应该有所限制?当然应该,但具体理应由医生掌握,然而现实是医生根本没有相应的独立权利,制度是一刀切,令医生失去了根据病人实际需要决定配药数 量的机动性。后果是导致大量慢性病人几乎要把去医院当做上班,因为每次配药数量十分有限,不得不像上班一样忙于去医院挂号“看病”,以解决连续使用药品问 题。在上海,每天挤满了老人的医院实在是常见现象,而这些老人其实大多不过是为了挂号配药而已。不少老人认为,卫生系统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医院的 “挂号费”收入。

三,住院日期限制制度。病人住院理应是根据病人治疗状况决定日期长短,也即该短则短,该长则长,然而事实并非如 此,一般病人通常被限制在20天以内。也许,多数病人住院只要20天以内就可以康复,但有些病人则未必20天就能康复。这样就令一些需要继续住院的病人及 其家属十分痛苦,通常出路只能是两种:一是继续住在该医院,但个人支付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再享受新一轮20天的医保;一种是想尽办法转到另一家医院, 重新挂号、申请病床。

责任编辑:赵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