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街——往事如昨:扽巴撸了

来源:大小新闻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9-01-12 09:01:22

郑寿亭

每当与同事叙旧,总会忆起30多年前,我的两位老领导的故事。

1985年,烟台地改市后,宇、刘两位都是我所在市直单位的副局长。他们比我年长十几岁,我常以“宇老”、“刘老”称呼他们。那时,每逢上级来人检查工作或来客人时,他们陪客会按市里规定的“四菜一汤”,并且控制每人不超过20元的标准。每人20元钱,包含饭菜、酒水,明显有些寒酸。为了既不超支、又不违规,两位各有各的招数:宇老陪客时,除了自己从家里带酒外,还擅长躲酒,编排个理由就婉拒了;刘老也是这一招,自带酒水。在这方面,宇老、刘老各有一段典故,前者,我们叫“扽巴撸了”;后者,我们称之为“喝鱼汤”。

有一次,我和同事老宋随宇老到省局汇报工作。早上刚到济南,一朋友便找到宇局长,表示中午已安排招待我们,宇老当即婉拒,说下午要到省局汇报工作,脸上带着酒意,不好。那位朋友坚持把饭局改在晚上,可宇老还是婉拒,说他“是1966年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的,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当晚要聚一聚”。对方只好作罢。那天下午汇报完工作,省局有位相熟的处长提出晚上一起吃个饭。宇老又以“老同学安排了饭局”为由婉拒。其实,那天傍晚,我们是在省局附近的小吃店吃的饭,宇老同学安排饭局的事,子乌虚有。

第二天,我们随宇老到省局相关业务单位汇报工作,在离开时,他用同样的招数,婉拒了人家的接待安排。那天下午临回烟台前,我们在济南火车站附近的小饭店吃了顿饭。要了4个小凉菜和5瓶啤酒,每人一碗面条,一共花了30多元钱。宇老说:“这顿饭算我请你们的客。”我和老宋没有同意,最终还是平分了饭钱。我们跟宇老开玩笑说:“到济南两天,那些要接待我们的,都被您编排的理由给婉拒了,我们没有享受一顿接待饭局——怎么晚上也不行呢?其实,是您‘扽巴撸了’!”宇老悠悠说道:“说实话,我一是想躲酒;二是担心喝了人家的酒,人家再到烟台时,咱们接待不周,出现尴尬局面;三是人家如果提出帮办其他的事,我怕不能如他们的愿。”宇老还说:“不给别人添麻烦,实际上是在减少自己的麻烦。”这句话,当时我不是很理解,以后才渐渐懂了。

刘老也有一段故事。有一次,他接待省局的两位处长,特地从家里带来一只瓷瓶装的景芝特曲酒,说是亲戚送了两瓶,过年待客时喝了一瓶,剩下这瓶带给大家品尝。服务员添酒时,刘老还不忘隆重推介一番:“这酒是我省的名酒,喝到嘴里,口感绝对不一样!”酒添上了,大家闻到酒味不对,又不便说,只好齐刷刷等着刘老敬酒。刘老端起酒杯,这才发觉,里面盛的居然是腌咸菜用的鱼汤。他当时那副尴尬的表情就甭提了,大家也乐得哈哈大笑。原来,他的老伴觉得那瓷酒瓶很漂亮,舍不得扔掉,就将其中那个喝空的酒瓶灌满鱼汤,仍放在酒柜里当作装饰品。刘老急匆匆回家拿酒,便拿错了。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刘老说要请大家喝酒,同事们准会笑称:“不喝鱼汤!”刘老也会哈哈一笑:“不会的,不会的……”

责任编辑:柳林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