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街 —— 往事如昨 :三评工分

来源:大小新闻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8-05-17 09:05:46

宫春光

大集体时代,农民靠挣工分养家糊口。工分按日计算,月累计,年底煞决算。一天出工分早晨、上午、下午三个时间段,分别按2:4:4的比例计算工分,日工分值高低需评定。在我们村,凡是参加生产队劳动的人,原则上一两年集中评一次工分,分值高低主要根据每个人的体质、技能和完成任务等情况,经社员评议和队委会集体研究确定。工分分值从三分到十分不等,男整劳力一天十分,女劳力一天最高不超过六分。

我从十几岁开始,假期就到生产队干农活儿,帮助家里挣工分,直到高中毕业,这期间,我经历过三次工分评定。

第一次是我在小学五年级,放秋假。一天晚上,我和一个队的四名同学约定到记工屋找队长要活儿干。队长瞥了我们一眼说:“你们能干个什么活儿?都回去吧,别来凑热闹!”伙伴们坚持说能干,队长看我们态度挺坚决,就同意让我们从明天开始去割地瓜蔓。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被家人叫醒,带着镰刀来到指定的一片地瓜地。我们按照大人教的割法,顺着地瓜垄,弯着腰,一手收拢地瓜蔓,一手持镰刀,退着往后割。这既是个体力活,又是个仔细活,不小心镰刀就会割碎地瓜。开始都干得很起劲,没过多久,就有点力不从心,但没有敢偷懒的,因为队长一直跟着。有一回,伙伴们比赛割蔓,一着急,割碎了不少露出土的地瓜,队长发现后,指着满地的碎地瓜,板着脸说:“都看看!你们来是割地瓜蔓还是割地瓜?不想干就赶紧走!”伙伴们吓得浑身乱哆嗦,不敢吱声。确定工分时,队长说,几个小学生的表现比他预想的要好,决定给我们每人三分五。

第二次评工分,我初中刚毕业。从那次评分之后,我们几个学生的工分一直没动,明显偏低,都希望能涨一涨。

机会来了。这年,生产队打算秋天调整部分社员的工分,我们都充满了期待。放暑假时,饲养员向队长反映说,队里牲口多,饲料少,大多牲口吃不饱,其中有三头毛驴饿得瘦了一圈,走路都困难。于是,队长安排我跟年过半百的宫润花二哥上山负责看养这三头毛驴。每天早晨,我俩牵着毛驴赶往西山草多的地方,将它们拴在树旁吃草。草吃没了,再换个地方,一天至少要挪动十几次。很快,三头毛驴都上了膘,我和二哥也颇有成就感。一天傍晚,我和二哥牵着毛驴从山上往家走,二哥知道我感冒发烧,想让毛驴驮着我。当二哥把我扶上驴背时,毛驴来了脾气,突然往前猛蹿,我身子向后一仰,从驴背上摔了下来。等我爬起来,驴已跑出老远,径直跑回了饲养院。所幸路上人少,驴没有撞人踢人。事后,虽然骑驴一节被隐瞒下来,但有人却把跑驴的事反映到队长那里,结果队长把我俩狠狠训斥了一顿,每人还被扣了两分。等到重新调整工分时,我有两名同学调到六分,我和另一名羸弱的同学定为五分五。队长对我说:“你以往活儿干得确实不错,本来也想给你涨到六分,但跑驴一事反响很大,少那半分就当买个教训吧!”

最后一次参加工分评定,我在高二。那时我身高已接近一米八,体格健壮,能和整劳力一样推小车了。年底,队里通知社员集中评工分。晚饭后,记工屋里挤得满满当当,轮到评议我时,大家分歧不大,认为我虽然还是个学生,但干活认真、卖力,是个种庄稼的料,尤其对我多次拉耧播种小麦的表现评价较高。那时小麦全是人工播种,用的多是传统双脚耧具,一人扶耧,一人拉耧。经常扶耧的几位老人都夸我拉耧精力集中,拉得既稳又直。凡经过我们播种的小麦,垄直苗匀。最终,公布我被评为9分,兴奋得我大半夜没睡好。

责任编辑:赵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