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街 || 往事如昨 :那个雪夜我们举杯

来源:大小新闻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8-03-13 14:03:03

人生几十年里,喝过的酒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或浅尝或豪饮,或独酌或聚会,或于乡野或在京华,场面见的也不少,但过后,一切也就渐渐淡忘了。然而,四十多年前一次雪夜中的聚会,至今却历历在目。那飘逸着清气的菜香,那扁瓶的“景芝特酿”酒,那聚会中的欢声笑语,在心中挥之不去。

1975年,我们十几名二三十岁的烟台市青年干部去文登县,做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带队工作。市里派了财贸办公室李主任担任总带队。李主任四十多岁,花白的头发,戴着眼镜,是我们这帮小青年的仁慈的长者。曾经出国参战的转复军人老刘担任副手,他个子不高,典型的乐天派。我们被派到各个公社,我到了文登南端海边的泽库公社,负责八个知识青年点,常住后岛村知青点,和知识青年同吃同住同劳动。

那年冬天,县里召开带队干部会议。报到的那天,早晨一起来,只见漫天大雪,地上的雪足足一尺多厚。长途汽车不通了,我就顶风冒雪,骑着自行车向县城进发,一路之上,颇有“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之感。骑骑、走走,走走、骑骑,八十里地走了半天,中午赶到了县城。进了招待所会议室,大伙一边给我拍打着雪花,一边高兴地说着:“都齐了,都齐了!”

下午开会。晚饭前,老刘告诉大家:在食堂打了饭,都到小餐厅集合,李主任要买瓶酒给大家驱驱寒。大家欢呼之后,不禁窃窃商量:“好不容易李主任犒劳犒劳我们,一定让他买瓶好酒。”经过侦察,知道招待所供应的都是文登白干,仅有两瓶好酒,在所长的文件柜里锁着,算是“镇所之宝”了。大家撺掇李主任买它一瓶。到底是李主任面子大,所长把其中一瓶卖给了他。

开饭了,大家把各自打的菜都摆在小餐厅的饭桌上。盛菜的大饭盒、小饭盒、大茶缸、搪瓷碗、饭盒盖摆了一大桌,盛器五花八门,但里面盛的菜却没什么花样,不是炒白菜就是熬白菜,不是炒萝卜丝就是熬萝卜丁,菜中上品是炸小鱼。当老刘把酒从身后拿出,往桌上一放,大家同时惊呼:“景芝特酿!”看来,李主任真是“出血了”,四块两毛钱一瓶,太贵了!那时我们每月都挣三十几元工资,李主任挣的最多,六十几元,可他家口也大。心里虽然挺替他心疼的,但我们嘴上却不忘调侃:“嗯,这还差不多!”

在小餐厅围桌坐下后,向招待所要来十几个小瓷酒盅,老刘把控着这瓶酒,一个一个倒,他一边倒,大家一边叫:“别倒多了!别倒多了!”酒倒好了,只见老刘装模作样地慢慢站起来,咳嗽了两声,模仿着伟人的姿势和腔调,端起酒杯说道:“同志们,在‘喝酒’的道路上是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那在崎岖小路上不畏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朋友们,攀登吧!”酒,就这么开始了。大家边说边喝,热热闹闹。虽然大多数都不是善饮的人,不过是就酒吃菜,也却丝毫不影响大家“酒酣胸胆尚开张”的豪放情怀,也丝毫不影响雪夜“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热烈气氛。

小仇是位很有建树的团干部,席间里里外外、忙前忙后,平添了许多热闹。还有三个女带队干部,一个姓徐,两个姓车,岁数大的,我们叫她老车,岁数小的,叫她小车,三人虽然滴酒不沾,但一点也不耽误她们起哄。突然,小高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顿,“啊”地大叫一声,大家急忙看他。只见他满脸严肃、双目紧闭,足足半分多钟,才用手把脸一抹,长舒一口气,拖腔拉调地叫道:“好———酒!”大家回过味来,又是一阵欢声笑语。这小高,曾有一段壮举:当年八月份,因汛期河水暴涨,宋村公社山区的知青点被河水围困,交通中断。为把1968年前的老知青的招工表及时送到县里,肩负使命的小高头顶衣服和招工表,涉险游过山洪暴发的老母猪河,令大家十分钦佩。

我们还有两位老孙,酒量是最大的,一个是海水养殖场的人事干部,一个是京剧团的行政干部。席间,这两位老兄摽上了劲:他说他是“浪里白条”,他说他是“常山赵子龙”;他说海上的人都是海量,他说他下乡演出喝倒全村;他说他“一斤不倒”,他说他“斤半不醉”……说归说,这点好酒,他俩谁也没放量海喝,只嘴上过干瘾了。

李主任不大喝酒,眼前放着的那杯酒,虽然总不见少,但也频频举杯,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吆五喝六、推杯换盏。这时,老刘咳嗽了一声,脱掉身上经过改造的棉军衣,换了一副面孔和腔调,自家报幕,学起了老乡们自编自演、充满乡土气息的文艺节目。只见他,口说数来宝,身扭大秧歌,边舞边唱:“二队的大姑娘腰杆壮啊、腰杆壮,铁手铁脚铁肩膀啊、铁肩膀,战天斗地战山河啊、战山河,敢和男人比一场啊、比一场。”不时还摆出一个个夸张的造型,把大家逗得前仰后合。

一阵阵欢歌,一阵阵笑语,酒,在瓶里渐渐消失了,菜,也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大家依然兴致盎然,歌声、笑声绕梁不绝。屋内,笑声朗朗、酒香阵阵;窗外,大雪飘飘、天地莽莽。大雪,覆盖了道路,覆盖了房舍,覆盖了远山,覆盖了田野,不由人想起了那首隽永的英文小诗《SNOW》(雪),想起了毛主席气壮山河的《沁园春·雪》。大雪,无声地下着,那么肃穆、那么宁静,仿佛苍天在向大地倾诉着人间沧桑正道。

半年多之后,我们都回到了烟台,而今,也都离开了工作一线。多少年了,总也忘不了那些心心相印的战友,忘不了那激情澎湃的岁月,忘不了那个漫天大雪的夜晚。

责任编辑:赵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