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四大才子”之首 唐伯虎有没有在考场作弊?

来源:大小新闻网编辑:大小发布日期:2017-02-06 14:02:44 阅读数:0评论0

唐伯虎被誉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无论是在诗词方面,还是在绘画方面都有极高造诣。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才子却在会试中被传出考场舞弊的丑闻,以至于被贬为吏,落得终身不得参加科举的下场。那么,唐伯虎有没有在考场作弊呢?他又是如何被卷进“科场舞弊案”的呢?

自认为可以高中会元的唐伯虎却榜上无名

唐寅,字伯虎,江苏苏州人,出生于商人家庭。自幼聪明好学,博览群书,16岁时便因在乡试中夺得第一名而名震四海。

明孝宗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29岁的唐伯虎与好友徐经、都穆踌躇满志地来到京城参加会试。所谓会试,就是指每三年在京城举行一次的中央考试,由礼部主持,主考官由皇帝亲自任命,各省的举人以及国子监监生均可参加。会试需考三场,每场时间为三天,考中者被称为贡士,第一名被称为会元。

会试结束后,众举子聚集在客栈开怀畅饮,庆祝考试结束。其间,有一位举子问唐伯虎说:“不知道唐兄这次考试成绩如何呢?”

唐伯虎一杯烈酒下肚,拍着胸脯回答说:“这次会元非我莫属!”

参加这次会试的共有3500名举子,才华横溢者比比皆是,而唐伯虎却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必中会元,不禁让在场的举子们瞠目结舌。当举子们对口气比脚气都大的唐伯虎表示质疑时,唯有徐经在一旁附和道:“这次会元当然非唐兄莫属啦!”

其中一位举子又问道:“第三场会试的考题比较冷僻,你是如何作答的呢?”

唐伯虎将自己的答案向在座的举子们重新口述了一遍,举子们听罢,都表示心悦诚服,也都认为今年的会元非唐伯虎莫属。

然而,当会试发榜的时候,人们惊奇地发现,自认为可以高中会元的唐伯虎却榜上无名。同样,徐经也榜上无名,而都穆仅以第八十八名的成绩考中了贡士。更加出人意料的是,就在发榜的四天后,唐伯虎与徐经以“考场舞弊罪”被锦衣卫押进了镇抚司的大牢。

那么,是谁举报唐伯虎、徐经考场舞弊了呢?是户科给事中华昶(chǎng)。给事中在明朝属于言官,主要负责谏诤、补阙、拾遗、审核、封驳诏旨,监察六部诸司,弹劾百官等。此外,还可以在乡试中充当考官,在会试中充当同考官(协同主考官阅卷),在殿试中充当受卷官。给事中虽然官小,但权力特别大。

华昶在上疏中提出三点指控:一、主考官程敏政利用职务之便将考题卖给考生;二、三场考试的考题均被泄露;三、唐伯虎、徐经两人猖狂至极,不但花钱购买考题四处炫耀,还向别人请教考题的答案。此外,华昶还建议明孝宗令礼部重新对程敏政审阅的考卷进行审查。

华昶为什么要指控程敏政考场舞弊呢?据《明孝宗实录》记载:“言官驳其主考任私之事,实未尝有。盖当时有谋代其位者,命给事中华昶言之,遂成大狱,以致愤恨而死。有知者,至今多冤惜之。”

意思是说,程敏政并没有在考场作弊,只是当时有人想要取代程敏政的礼部右侍郎一职,所以指使华昶利用流言蜚语来弹劾程敏政。

那么,是谁想要取代程敏政呢?据《明史·程敏政传》记载说:“或言敏政之狱,傅瀚欲夺其位,令昶奏之。事秘,莫能明也。”有人说是大臣傅瀚想要取代程敏政,所以才指使华昶弹劾程敏政。由于事情极其隐秘,所以外人都不知道内情。这虽然只是一种猜测,但“考场舞弊案”之后,傅瀚的确取代了程敏政成为礼部右侍郎,并成为“考场舞弊案”最大的受益者。

自述朋友因妒忌他的名气而陷害他

华昶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但并非空穴来风,一定有人给他提供了线索,而这个提供线索的人一定与唐伯虎的关系非同寻常,否则,他也不可能知道考场舞弊的内情。那么,会是谁出卖了唐伯虎呢?他又为什么会出卖唐伯虎呢?

明人秦酉岩在《游石湖纪事》中记载说:唐伯虎、徐经、都穆三人相约一同进京参加会试,徐经通过程敏政的仆人买到了考题,但徐经不会作答,便去请教唐伯虎,唐伯虎又将试题拿给都穆看。会试结束后,都穆到马侍郎家喝酒,当时华昶也在现场。酒酣之时,一位官员来见马侍郎,并告诉马侍郎说,唐伯虎考中了会元。这话被都穆听得真真切切。都穆妒火中烧,便将唐伯虎、徐经买试题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马侍郎。华昶听说有考生买题,大怒,回去之后便向皇帝上疏,告发程敏政、唐伯虎和徐经。出卖好友,两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唐伯虎发誓与都穆老死不相往来。有一次,唐伯虎正在酒楼喝酒,听说都穆来了,脸色大变。而都穆听说唐伯虎在楼上,立刻上楼去见唐伯虎,哪知唐伯虎竟然跳窗逃跑了。

但秦酉岩的记载,有多处疑点:

第一,在会试发榜之前,与会试有关的官员是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联系的,这位官员又怎么可能会跑到马侍郎家呢?

第二,都穆在马侍郎家喝酒时,考官们的阅卷工作尚未结束,官员怎么知道唐伯虎考中了会元?

第三,唐伯虎曾将考题拿给都穆看,也就是说,都穆也知道考题。在会试期间,看到试题上出现了唐伯虎曾给他看的试题,他是作答还是不作答呢?如果作答,无异于也作弊了。他主动揭发唐伯虎、徐经考场作弊,肯定也会牵连到自己。考场作弊是一件关乎自己前途的事,都穆告密无异于自毁前程,他会这样做吗?

第四,说唐伯虎发誓与都穆老死不相往来,纯属无稽之谈,这可以从唐伯虎的画作中看出。因“考场舞弊案”而对仕途绝望的唐伯虎便寄情山水,醉心于书画,在他的几幅画作中都有都穆的题词。这足以说明唐伯虎与都穆是有来往的。

如果单从以上几处疑点来看,说明都穆告密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华昶的侄子华钥却一口咬定就是都穆告的密,并且说“昶与穆誓死不相连累”。

如果是都穆告的密,那么唐伯虎为什么还会与都穆有来往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唐伯虎原谅了他。这点可以从唐伯虎的《警世》一诗中看出:“万事由天莫苦求,子孙绵远褔悠悠。饮三杯酒休胡乱,得一帆风便可收。生事事生何日了,害人人害几时休?冤家宜解不宜结,各自回头看后头。”

此外,唐伯虎本人也在自己的文集《唐伯虎先生集》中提到,是朋友因妒忌他的名气而陷害他的,“北至京师,朋有相忌名盛者,排而陷之”。与唐伯虎一起参加会试的朋友仅有徐经和都穆两人,唐伯虎与徐经断然不会自我检举,最有可能告密的也只有都穆了。

至于秦酉岩所记载的《游石湖纪事》很可能是根据传言写成的,而都穆告密的细节可能正如《明史·程敏政传》所言“事秘,莫能明也”。

幕后真凶的企图是什么?

明孝宗收到华昶的上疏后,立刻下令让礼部彻查此事。发榜结束后,礼部已经审查完毕。礼部尚书李东阳等人上奏说:“给事中华昶弹劾程敏政泄题一案,经过臣等严加审查,发现唐伯虎、徐经二人均不在录取之列,有考官批语为证。”礼部的言外之意是说,程敏政并没有在考场作弊。

唐伯虎满腹才华,这是毋庸置疑的,况且他还曾胸有成竹地认为自己一定能高中会元,即便没能考中会元,至少也能进被录取的前三百名的名单中吧?但他为何没有被录取呢?这是因为当程敏政听说有人指控他泄露考题之后,在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做出的不理智行为。事发后,他从录取的三百份考卷中,找出答对他那道冷僻考题的考卷让他们落选,这也是唐伯虎、徐经榜上无名的原因。不过,这也给了华昶等人说他毁灭证据的口实。

礼部虽然可以证明程敏政没有在考场作弊,但这并不能证明程敏政没有在考前泄题,因此还需要继续审查。如果华昶涉嫌诬告,也应当以同罪论处。

于是,明孝宗将案件移交给锦衣卫审理。锦衣卫也是在此时才将唐伯虎、徐经被锁拿进镇抚司的。与此同时,被锁拿进镇抚司的还有华昶。

不久,与程敏政同为考官的工科都给事中林廷玉上疏说程敏政在出题以及阅卷的过程中存在六大疑点,还说:“臣与程敏政相识并非一天两天了,但深知朝廷公道,所以不敢不说,华昶虽说通过道听途说上疏言事,但这也是不计个人荣辱得失的行为,如今他所弹劾的人安然无恙,而自己却身陷囹圄,今后再有此类事情发生,谁还敢再进言呢?但由于考场舞弊案兹事体大,很难两全,即便查明真相,也于风化无补。不如将华昶、唐伯虎、徐经释放,不再追问,罢黜程敏政,让其告老还乡。”

林廷玉上疏的时间以及上疏的内容有两处值得怀疑的地方:其一,林廷玉原本是考官,应当知道内情,为何要在事发一个月之后才出来指控程敏政在出题阅卷方面有六处疑点?其二,林廷玉建议将华昶、唐伯虎、徐经释放,不再追问,独独要求罢免程敏政,于理不通。真相尚未查明,如果是华昶诬告,程敏政岂不是要蒙受不白之冤?结合两处疑点,很容易让人怀疑制造“考场舞弊案”的幕后真凶一方面指想借林廷玉之手达到罢黜程敏政的目的,另一方面又想尽快息事宁人。

明孝宗亲自出马午门会审,结果如何?

不过,出乎林廷玉意料的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给事中尚衡、监察御史王绶联合上疏要求释放华昶并逮捕程敏政。程敏政也没有坐以待毙,多次上疏自辩清白。与此同时,唐伯虎、徐经也纷纷上疏说华昶利用职务之便诬告他人。

锦衣卫在审讯的过程中,无论是唐伯虎、徐经,还是华昶,他们的供词每天都在不断变化,也在不断翻供。审查数日,依然毫无结果。锦衣卫也没辙了,只好将案件又推给了明孝宗,请明孝宗定夺。

明孝宗命三法司(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联合会审。审讯多日,终于有了新进展。徐经交代说“敏政尝受其金币”,意思是说,程敏政曾经收受过他的财物。

这下,言官们终于抓到程敏政的小辫子了,于是纷纷上疏要求逮捕程敏政。程敏政是一代鸿儒,又享有盛名,况且还曾做过明孝宗的老师,明孝宗看到要逮捕自己老师的上疏犹豫不决。不过,十天之后,他迫于舆论的压力还是下旨逮捕了程敏政。

三法司也未能审理出结果,又请明孝宗定夺。明孝宗无奈,只好亲自出马,会同三法司,到午门对峙。

在午门,程敏政申述说,华昶说我把考题卖给了唐伯虎、徐经,但二人并没有被录取,礼部重新审查我落选的十三张考卷也都没有问题,足以证明我是清白的。我恳请召集所有参与考试的考官为我作证。

言官反驳说,你即便没有在考场作弊,但也不能证明你没有出卖考题。

双方争执不下,明孝宗只好招来唐伯虎、徐经进行审讯。徐经这才说出了真相。徐经说,在我们来京参加会试的途中,由于仰慕程先生的学问,就花钱求学。当时,程先生还不是主考官,就为我们猜测了一下未来三场考试有可能会出的试题。当时由于是猜题,我们并没有当真,就在考生之间互相传阅。哪曾想,在这次会试中竟然出现了程先生之前所猜测的试题,所以有人就怀疑我们向程先生买了试题。华昶对程先生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而我所说的程先生曾经收受了我的财物,也完全是屈打成招的。

到此,“考场舞弊案”终于告破,也足以证明唐伯虎、徐经并没有在考场中作弊,而是程敏政在出题的时候恰恰出了自己曾经给唐伯虎、徐经辅导过的试题。

最后,明孝宗做出宣判:华昶上疏却没有查明真相,判处赎杖(花钱免除杖刑)。程敏政面对钱财不知道拒绝,作为考官不知道规避嫌疑,有辱斯文,以至于遭受非议,判处赎徒(花钱免除徒刑)。唐伯虎、徐经拉拢关系,攀附权贵,以求高升,判处赎徒。随后,华昶被贬为南京太仆寺主簿,程敏政被免职,而唐伯虎和徐经均被削除仕籍,终生不得参加科举,还被送往衙门充当差役。

四天之后,程敏政愤恨抑郁而死。被贬为差役,唐伯虎深以为耻,坚决不去就职。不久,夫妻失和,两人劳燕分飞。仕途的失意以及婚姻的破碎,让唐伯虎的人生跌入谷底。此后,唐伯虎开始以卖字画为生,纵情于酒色之中。不过,这也成就了日后的风流才子唐伯虎。

责任编辑:钰年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