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语境下电视节目编辑的本体重建与内在链接

来源:《电视研究》2017年第1期编辑:高 森发布日期:2018-05-10 16:05:00

“TV+”语境下电视节目编辑的本体重建与内在链接

滨州医学院 高 森

摘 要:“TV+”是一种新的传媒经济形态,本文以此为切入视角,依托电视本体理论对电视媒介的本体属性进行重新思考,并对“TV+”编辑需要加什么的原则进行探讨,从编辑组合层次性、频次性、系统性、持久性 4 个方面分析电视本体论视域下的“TV”与“+”的内在编辑链接策略。

关键词:TV+ 电视节目编辑 本体重建 电视本体论

“TV + ”是一种新的传媒经济形态,属于协同创新的范畴,即激发、催化和保持电视媒体在市场配置各种相关要素资源过程中的主导作用,推动各种要素资源向有利于电视媒体发展的方向流动,通过对各种要素资源的优化和集成,实现电视媒体向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渗透、拓展,从而形成更具市场力、创新力和生产力,以电视媒体为逻辑基础、达成路径和实现工具的传媒经济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① 。无论是“春晚”摇微信的狂欢互动,还是诸多综艺节目观众交流平台的开拓,乃至综艺电影、IP 电视剧,都印证了在电视跨文化传播、产业化联合和“互联网 + ”的语境之下,“TV + ”迎来了它的真正纪元,由此,电视节目的编辑作为电视媒介发展的重要部分也真正进入了一个话语多元、平台多样、发展指标体系多重的新时代。尽管“TV + ”形式的凸显、内容的转移乃至媒介跨域融合的颠覆性,让专家、学者对电视节目的编辑模式颇感隐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一定程度上,“TV + ”时代的电视节目编辑打破了单一的文化传播模式,节目编辑的精神内核和理念诉求也日趋多元和开放,有望出现一个新的电视节目编辑发展时代,这也是“TV + ”的命题意义所在。在这样的语境下,电视节目的编辑正经历着重大转型,相对应的是,其发展理念也需要革新乃至重构。

一、“电视是什么”的重新思考

“TV + ”时代,我们需要重新思考“电视是什么”,这似乎又回到了关于电视艺术的恒久命题,即电视本体论。传统的电视本体论认为,电视是传播媒介、文化媒介和创造媒介。具体而言,电视是一种基于现代科技的媒介形式,是一种基于现代社会权力体制的传媒机构,是一种基于电子媒介的大众文化,也是一种基于声像符号与电子传播的非线性文本。

事实上,在当前科技与媒介更替迅速、受众与媒介紧密连接、实践和空间自由转换的“TV + ”时代,电视正在遭受跨媒介的困惑和本体解构的危机。以上对于电视本体界定的理论失去了与时俱进的合理性,有些观点的并置出现实践上的彻底颠覆。当“微信摇电视、砸金蛋”万众瞩目、电视真人秀与电影联姻创造综艺电影票房、IP 电视剧大行其道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不可能再像雷蒙•威廉斯去系统地论证电视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同样,也不可能轻易地解答电视不是什么的疑问。现实的实践证明,电视媒介在发展中已经模糊了原有界限,现实的语境呈现了电视媒介发展的必要,那就是需要在一个更加开放的理论视域下重新设置电视媒介与本体的议题,在“TV”与“ + ”之间以及两者形成的媒介体系中,重新发现、寻找、定位电视媒介的位置。

这也意味着,在“TV + ”时代,电视媒介的本体说发生了转变。电视已经不能简单地被定义为媒介形式、传媒机构,也不能简单地被圈定为一种基于电子媒介的大众文化和非线性文本。原有的本体说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电视媒介“TV + ”的新态势。作为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相互融合、关联的媒介形态,电视媒介的发展开始以“TV + ”模式进行重建。这种重建的实质便是“跨界融合 + 重塑创新”,即:把电视节目当成产品,把观众当成用户,在产品与用户之间架起一座桥梁,通过一系列在线包叠加在电视内容上,创造足够多的场景,优化电视的价值,让用户与正在播出的内容互动起来,这主要依托“微信平台”完成 ② 。

于是,“TV + ”时代的电视媒介将形成新的本体建构形态,这个建构形态的外围语境是跨界融合,内在维度是传统的电视媒介,发展指向是功能拓展,发展实质是电视媒介向新媒体转化的传媒经济形态。基于此,电视媒介的本体属性由原本的传播属性、文化属性、创造属性拓展为创新性、开放性、主导性和功能性。在“TV + ”时代,电视媒介不仅仅是创造媒介,更应该重建为创新媒介,不断创新传播理念、传播平台、传播内容和传播方式,而这些改变,从本质上影响了电视媒介家庭化的属性,由以前看电视的独立、私人化转变成集群化,在具备电影群体“观影特征”的同时,还附加了讨论和交流的选项。当然,这个创新属性还是以电视为主导,以功能拓展和平台开放为基础。

二、“TV+”,节目编辑需要加什么

毋庸置疑,“TV + ”时代已然到来,那么,“TV + ”视域下,电视节目编辑到底需要加什么?是媒介简单的叠加,还是电视与三百六十行的无限度混搭?显然,这不是“TV + ”编辑科学的实现方式。

梳理已有的编辑实践,“TV + ”当前最成功的编辑叠加模式是“TV + 新媒体”。这一模式最主流的形态是跨屏互动,主要通过新一代移动互联网技术建立起来的屏与屏之间的链接和交互。这一模式的优点是弥补了电视单向传播的短板,使得电视具有可交互的双向传播功能,移动端(手机屏、pad 屏)用户可以通过扫一扫、摇一摇、搜一搜等应用直接参与电视节目,所创建的跨屏互动场景给观众和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如:抢红包、礼券、积分、弹幕,以及即时与朋友分享。

但是缺点也不容回避,对于叠加对象的过度依赖往往会形成电视媒介对这一模式的过度开发,反倒使“TV + ”的模式只注重场景和情境的生成互动,却忽略了电视节目本身的话题性和趣味性等内容元素,造成电视节目重形式轻内容的发展倾向,最终造成观众审美疲劳的恶果。

所以说,对于电视节目编辑而言,“TV + ”不仅仅是电视媒介与新媒体的简单叠加,还需要一些内在的链接机制来促进两者的真正互融。笔者认为,编辑在TV 需要加什么的具体操作过程中必须参考以下两个基本原则。

第一,本体坚守。电视媒介借助跨媒体叠加形成“TV + ”的新模式,尽管相对于电视媒介的发展史而言,这是一个新事物,但从一种面向电视本体的专业范式出发,还是需要思索电视媒介的本体属性,通过对电视媒介文化特性的重建或者辨析来实现在电视产品、文化消费、精神诉求三重维度下的思考,这样才不会使电视媒介在新媒体的强势发展语境中引发电视工作者与受众的认知迷惘,最终损害电视媒介本应具有的认识价值和社会公信力。电视本体可以重构和重建,但是不能转移和取消。无论哪种“TV + ”生成的作品,如果剥离电视本体,都会失去本质意义。“TV + ”模式的实质是电视场域的转换,所以,TV 需要加什么的前提只有在坚守电视本体的基础之上,实现对电视原本“平台依附性”“广义叙事性”“受众依存性”的改写,这样才有着根本的创新意义。

第二,内容为王。在具体的实践中,“TV + ”的叠加对象还应该取决于对电视媒介传播内容的尊崇。无论媒体形式怎么变革,电视媒介传播力最终依附的还是思想深刻、富有吸引力和正能量的节目内容,如果抛离这一原则,再多的互动、再多的交流都是“无本之木”,“TV + ”所叠加的对象也只能是昙花一现的受众拉拢,而不可能形成持久的审美吸引。要尊崇内容,首先需考虑传播内容是否具备较强的吸引力和感召力,比如体育赛事这样比较激烈的内容往往能够勾起观众探讨的欲望,较为适合“TV + ”叠加传播。其次,要考虑叠加媒介的形式风格与传播内容风格相互吻合,有些比较严肃的内容就不适合加入太多的新媒体元素。“TV + ”是为了更好地让形式服务内容,凸显内容的美学属性,让内容传播更具吸引力,而不是让受众因为形式而忽略内容。

三、电视本体论视域下“TV”与“+”的内在编辑链接

近年来,“TV + ”的发展趋势越发明显,无论是微信摇电视、综艺电影还是 IP 电视剧,都拓展了电视媒介的传统功能。但在“TV”与“ + ”的融合互动中,关键问题是如何实现“TV”与“ + ”之间的内在连接。

雷蒙•威廉斯在《电视:科技与文化形式》及其相关论文中认为,电视文本的基本特征是流程,而不是节目。 ③ 这恰恰反映了电视文本对于电视媒介发展的重要程度。雷蒙•威廉斯认为,“流程”的概念主要包含以下几个层面的意思:一是电视的内容是连续有机体,不是各节目的分散性聚合,而是整体的流程;二是流程使传播者在电视内容和观众之间建立起了联系,具有把观众卷入其中、使之欲罢不能的力量。

基于雷蒙•威廉斯电视本体论中的“流程”概念,“TV”与“ + ”以电视节目为载体的内在编辑链接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考量。

第一,要注重“TV”与“ + ”之间的编辑组合层次性。“TV + ”当前模式的主要实现策略还是本体衍生,主要是在电视本体基础上叠加相关媒介以及行业衍生出新的电视节目类型。但是,这里面的衍生需要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主次有别、重点突出。依照 20 世纪原创媒介理论家麦克卢汉的“冷、热媒介”理论,电视与电话、卡通画被列入冷媒介。麦克卢汉对冷媒介的特征进行了细致界定:“低清晰度,提供的信息相当匮乏,信息需受者填补,要求参与度高,有包容性,重复使用。” ④ 基于电视冷媒介的这些特征,很显然,传播留白、高参与度和包容性是电视媒介的本体优势。那么,在具体的节目编辑实践中,编辑的创意设计就要凸显电视节目的参与度、包容度和空间度,而对于电视节目的视觉冲击要求可相对降低。

当前,电视节目编辑本体衍生的留白性、高参与度和包容性做得比较好,比如:湖南卫视《我是歌手》《奇妙的朋友》采取了微信摇一摇互动方式将电视节目与微信进行叠加,其中,还特别编辑设置了预约功能,在收看当期节目过程中,用户可主动点击下期节目的预约,以提醒自己准时收看。编辑设置这样的互动行为将观众的参与度调动到一个新的高度,而微信的公众化特点也将电视受众的私人独立思考特征衍变成集体讨论,想象空间进一步扩大,不同话题的包容性大大增强。

第二,要注重“TV”与“ + ”之间的编辑组合频次性。TV 无论加什么,都会像广告一样对电视节目形成一种节奏上的切割。比如,综艺节目编辑设置的摇微信互动环节会在一定程序上中断观众与电视节目之间形成的内在向度与观看思维。如果这种中断太过频繁,则会形成整个节目流程的分割和观众思绪的断层,将原本流畅的电视节目设计流程打乱,形成本末倒置的观看干扰,也影响了电视节目编辑的艺术性。所以,“TV”与“ + ”要实现编辑组合的系统性,一是要注意“TV + ”编辑插入的频次性,间插不要太过频繁,要选择合适的板块有机链接。比如,2015 年央视“春晚”中编辑设置的微信摇一摇环节总是在“春晚”节目不同板块衔接时由主持人报幕发起,在整场晚会中出现的频次并不密集,有相对充足的时间供观众操作,这反而有利于调节晚会节奏。

第三,要注重“TV”与“+”之间的编辑组合系统性。节目内在的逻辑一致是整个电视文本编辑的主线,能够升华节目的主题思想。“TV + ”的具体编辑实践中,要注重节目形式与内容的气质吻合与逻辑契合,达到情景交融的传播境界。比如,北京天脉聚源科技有限公司与 CCTV - 3“春晚”倒计时节目《喜到福到好运到》合作的“TV + ”模式,通过技术实现了观众依托手机参与节目互动和抽奖,这个节目是央视“春晚”的前奏,凸显的主题是欢乐和喜庆,而且,节目名称凸显的“好运到”与手机抽奖的流程环节正好形成内在逻辑的统一,营造了整体连贯的和谐氛围。

第四,要注重“TV”与“ + ”之间的编辑组合持久性。很显然,“TV”与“ + ”的内在编辑链接绝非微信摇一摇那么简单,电视节目传播的根本意义在于文化思考和价值同构。但是,当前的“TV +”编辑模式对于受众所形成的流程卷入和吸引都是短暂的,比如,摇微信之后观众还是要从这短暂的时间场域中出来。互动平台的服务定制只不过是新媒介形成的一种短暂服务,这些都不能从根本上引发观众的思考。所以,从这个视角上而言,“TV +”的进步性不仅是对电视节目编辑本体的解构和升级,而且是如何助推电视节目编辑引导受众实现文化思考和价值同构的流程。

要实现这样的持久共生,根本路径还在于“TV”与“+”之间的深度互融。也就是说,两者之间的组合不仅仅是技术与内容的改变,还应该在节目的策划创意、叙事技巧、营销推广等编辑理念层面进行深度互融。比如,浙江卫视的《天生我有才》,将电视的巨大平台与互联网的分享精神无缝连接,除了观看节目,观众更能够登录“节目众筹网站”直接参与项目众筹,让每一个观众都可以简单、直接地参与到节目当中,成为支持创业梦想的一分子。在“TV + ”的成功践行中,该节目的设计流程更注重电视与互联网组合的持久性,选取了基于传播形式的共同价值观构建,即:通过两者相加促成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交流合作,打造一个凝聚众多精英、功能完善的创业服务平台。这样的节目编辑理念无疑在将受众深度卷入电视节目传播场域的同时,形成了持久的观看动因和文化动力。

注释:

 ① 李岭涛:《“TV+”:对未来电视发展的判断》,载《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5 年第 12 期。

 ② 《TV+,电视的进化论》,见 http://36kr.com/p/5035300.htm。

 ③ 易前良、金昌庆:《雷蒙•威廉斯的电视本体论》,载《南京艺术学院学报》,2009 年第 4 期。

 ④ 南野:《西方影视美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14,第 276 页。

(来源:《电视研究》2017年第1期)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