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扬州八怪的怪和美

来源:大小新闻网编辑:大小发布日期:2016-01-19 08:01:56 阅读数:0评论0

在古代书法圈里,“怪”大概是一个偏褒义的词语,而以怪出名的书法家,“扬州八怪”属当之无愧。“八怪”(金农、汪士慎、黄慎、李鱓、郑燮、李方膺、高翔、罗聘)不愿走别人已开创的道路,而是要另辟蹊径。他们要创造出“掀天揭地之文,震惊雷雨之字,呵神骂鬼之谈,无古无今之画”,来自立门户,就是要不同于古人,不追随时俗,风格独创。他们的作品有违人们欣赏习惯,人们觉得新奇,也就感到有些“怪”了。正如郑燮自己所说:“下笔别自成一家,长于诗文。”在生活上大都历经坎坷,最后走上了以卖画为生的道路。他们虽然卖画,却是以画寄情,在书画艺术上有更高的追求,不愿流入一般画工的行列。他们的学识、经历、艺术修养、深厚功力和立意创新的艺术追求,已不同于一般画工,达到了立意新、构图新、技法新的境界。

怪人郑燮,怪在传奇
怪人郑燮,怪在传奇

郑燮(xiè),被公认为“八怪之首”。人们称赞他“过目而诵”,他偏说这“最不济事”;他看穿世人攻于营利,总说“难得糊涂”;就连书法也是隶书入楷自成一派,却自称为“六分半书”。

恰恰是他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独特而深刻的见解,才成就其怪哉的传奇。

郑板桥《墨兰图》
郑板桥《墨兰图》

怪人高翔,怪在淡泊

他在八怪中以画山水着称,诗书画印都受世人重视。但终身布衣,远离庙堂,并不过问天下事。挚友石涛死后,高翔每年春天都去扫墓,直到死都没有断过。

这样的淡泊和真情,在那个喧嚣的年代,怪得让人尊敬。

高翔 隶书
高翔 隶书

怪人金农,怪在才气

金农的博学多才是出了名的,以至于曾被荐举博学鸿词科。他收藏金石文字达数千卷,自创书法体“漆书”,就带着很浓厚的金石味,另有意趣独具风格。50岁以后开始作画,也是别出心裁,尤其墨梅画得最好。

可惜其一生贫困潦倒,在这种对比下更让人慨叹起他的才气来。

金农《玉玲珑》
金农《玉玲珑》

怪人罗聘,怪在使命

他是金农的入室弟子,画人物、佛像、山水、花果、梅、兰、竹等,无所不工。一生未做官,却偏爱画形形色色的丑恶鬼态,无不极尽其妙,藉以讽刺当时社会的丑态。

越爱画鬼之人,内心越正。而许多冠冕堂皇之人,内心却丑陋不堪。

罗聘《锁谏图》
罗聘《锁谏图》

怪人李鱓,怪在命运

李鱓(shàn)的仕途可谓跌宕起伏。以绘画召为内廷供奉,却遭忌离职。后出任知县,却因忤逆上司被罢官,以至扬州卖画为生。经历这一切后,他的风格大变,以破笔泼墨作画,形成自己任意挥洒、水墨融成奇趣的独特风格。

但谁又能说,他最后能有如此的绘画成就,不是命运造就的结果呢?

李鱓《花鸟画》
李鱓《花鸟画》

怪人黄慎,怪在悟性

他是“扬州八怪”中全才画家之一。他从唐怀素真迹中受到启迪,以狂草笔法入画,变为粗笔写意的豪宕粗狂之风;又从苏轼的《放鹤亭记》中得到灵感,画出闻名于世的《西山招鹤图》。

悟性之高,俯拾皆是灵感,实在令人惊叹。

黄慎 作品
黄慎 作品

怪人李方膺,怪在倔强

他出身官宦之家,曾任多年县令、代理滁州知州等职,后因遭诬告被罢官,他就发誓不再为官,寄情书画。他坚持师法传统,自成一格,笔法苍劲老厚,活泼生动。

这种倔强,某种程度上也是坚守。

李方膺《仿白阳山人花卉册》
李方膺《仿白阳山人花卉册》

怪人汪士慎,怪在其人

他爱梅之深,常到扬州城外梅花岭赏梅、写梅。所作梅花,以密蕊繁枝见称,清淡秀雅。五十四岁时左眼病盲,仍能画梅,六十七岁时双目俱盲,但仍能挥写狂草大字。

对书画精湛到怎样的程度,才能盲于目,不盲于心。

“扬州八怪”是清代中期活跃在扬州地区的一批画家,他们的艺术个性鲜明、风格怪异,在艺术市场中尤以郑燮、金农等为代表。

汪士慎《墨梅图》
汪士慎《墨梅图》

来源:搜画艺术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