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莱州农村,有你的老家,你的根!

来源:花开莱州编辑:大小发布日期:2017-07-15 10:07:00 阅读数:0评论0

甜不甜家乡水

亲不亲故乡人

作为土生土长的莱州人

在我们记忆最深处

老家是永远的根

最亲最近的还是父老乡亲...

你我老家村头

大致都是这个样子吧

村庄不算太大,人口不是很多

我们的祖辈在这里

已经生活了数百年

根已深深扎在这片黄土地

即使身在千里之外

老家,仍然是我们最柔软的牵挂

故乡狭窄的胡同

跑不了大车 也行不了大船

但在我们的记忆里

有雨后的泥泞,有晴天的坑洼

有春天的小花,有深秋的落叶

也有散落一地的鞭炮碎屑

鲜红、喜庆

这是二大娘家的大门

张贴的对联

还有新春欢腾的余温

小柴狗蹲在门口

不知是守护家园

还是等候主人

三爷爷家的老宅院

一片萧瑟破败的荒凉

就在这土堆木盖的老屋里

养育了一大堆儿女

残垣断壁的包围中

这座已经半个世纪的老屋

在阳光明媚的冬日里

独享着众多树木的拥抱

五婶子的庭院一直这样简洁

屋前的树丫

吃食的母鸡

一时看不到走动的身影

三大爷年逾七旬

仍耕种着两三亩地

只要不倒下,就要一直干

老家这样的人很多

辛劳一辈子

一辈子辛劳

村后的坑塘

水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

倒映着我们曾爬上爬下的老槐树

坑塘变小了

但我们在里面嬉闹欢腾的回忆

却越来越大

忘不了夏日的傍晚

放学后我们在麦场里

碰碰拐   拐碰碰

太阳西下 我们玩兴不减

母亲在村头的呼唤

一直萦绕在耳畔

那时候打乒乓球

台子是水泥的

下面用砖垛支着

尽管有点摇摇晃晃

伙伴们全然不顾

丢沙包、捡石子之类的游戏

可是小闺女儿的最爱

她们分组比赛

各展英姿  乐此不疲

话说回来  想玩别的也真的不多啊

小姑娘们拾簸谷

小男孩们就弹玻璃球

看小伙伴们

有的笑逐颜开  有的全神贯注

多有诗意呀

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孩子们爱做  大人们爱看

一起嗨翻天

“老鹰”在对面张牙舞爪

“小鸡们”在后面惊恐乱叫

这样的感觉  久违了...

一边是孩子们的欢腾

一边是家长们的辛苦劳作

用三马车拉着满车的玉米秸

坐在上面摇摇晃晃

遇到坑洼路

人从上面掉下来

一点都不稀罕

深秋的村庄落叶遍地

萧瑟的凄凉

收获的幸福

一起堆满家乡的角落

爷爷抽了一辈子旱烟

取烟点火

动作娴熟

你还记得吗

记得当时的运输工具

就是这样的地排车

围上档子能运肥

套上牛驴能拉车

推着小车叼着烟

不也怡然自得吗

平车是万能车

能拉东西能拉人

车上这两位小乘客

你们知道有人拍下你们的倩影了么

还记得我们六七岁的时候

爸爸在前面拉着一车草       我在后面屁跌屁跌的跟着

在村头土路上艰难行走的片段

想想现在的孩子

家长可真的舍不得了

这场面温馨不?

感觉

不亚于现在一家人开着宝马

你推车 我拉车

车上坐着未来的希望

运载着       收获的幸福...

近了用地排车

远了就用自行车

当时咱老家的自行车

可都是载重车

凤凰、永久牌车风行一时

载上几百斤物品虎虎生风

在咱老家

当年家家户户种棉花

男女老少齐上阵

大闺女儿小媳妇们在一起

洒下一地欢笑声

比现在坐在办公室默不作声地忙碌

是不是开心了很多

蹲在墙角里的两位老汉

看着在面前寻食的老母鸡

一边拉着家常

一边吃着碗里的饭

尽管饭不丰盛

但不含激素 没有药残

空气是放心的

食物是绿色的

心情是舒畅的

三十多年前收麦子

老家的父老乡亲都要掉层皮

烈日当空  割麦子 运麦子 晒麦子

碾麦子  打场  晒粮

前前后后要忙乎一个多月

秋后

山东老家结婚娶媳妇的多起来

随上十块八块的礼钱

到了晚上

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去哈喜酒

酒菜端上来

你看二叔笑得多开心

看了这一幕幕撞击你心扉的图片

你是否有些心动

一股暖流是否在你胸中奔流

如果你的老家也在农村

如果你手里也有以前珍贵的照片

请您拿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分享这份曾经的幸福与记忆

责任编辑:王蕾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