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阳人快来听一名银匠和他的银壶故事

来源:大小新闻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7-12-07 16:12:00

大小新闻12月7日讯(今日海阳记者 石京艳 摄影报道)

古人有“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之说。银器自古便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故历代均“煮水以银壶为贵,泡茶以银壶为尊”。茶圣陆羽一生嗜茶,精于茶道。其《茶经》云:以银制壶且雅且洁,既可完整保持茶之原味,且用之恒久,但很奢侈。明代许次纾《茶疏》曰:茶注以不受他气者为良,故首银次锡。明代周高起《阳羡茗壶系》则说:以银制壶为妙,然过于奢侈,非一般人所能拥有。但虽说奢侈,却也有它的妙处。我市郭城镇北朱村银匠姜学斋则认为,以银壶煮水既杀菌又软化水质,口感甘纯;而以银壶泡茶,茶汤温润和顺,茶味更香醇。

走进姜学斋的吉纹斋工作室,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光泽的银壶已经烧好了水,将烧好的水倒入事前准备的茶中,瞬时茶香弥漫整个屋子,连呼吸都有了茶香的味道。见记者前来,姜学斋递上一杯银壶泡过的茶水给记者品尝,端起杯细尝一口,水质柔薄爽滑犹如丝绢,口感喉韵比平时喝的水更为细腻、柔软、甘甜、滑顺、圆润、饱满。古人道:铁壶增喉韵,银壶扬香气。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吉纹斋自1988年创办至今已经走过29年的岁月。1988年,当时还在供销社任职的姜学斋被父亲谈话,问他要不要接手从祖辈传下来的打银饰的手艺,“我们家从太爷爷时期就是打银饰的,当初只是一种赖以为生的职业,没曾想就一直这样传了下来,父亲年纪大了,不忍将其抛下,就想着让我来接这个班。”跟父亲谈过话之后的姜学斋回到家几天都没有睡好,一面是一份有固定工资在当时还算不错的稳定工作,一面又是父亲的殷切期望以及祖辈传承的手艺,如何抉择成为了摆在姜学斋面前的难题。思前想后,姜学斋做出了一个决定———辞去供销社工作,回家继承父辈的产业。“当时村子里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但我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

虽然家里祖辈至今都是银匠,但姜学斋知道随着社会的发展单一的生产模式终究会被社会淘汰,于是他又决定对银饰做出改革,变更之前打银饰的传统模式,做出新的不同的样式。就这样带着用400元买来的银子,姜学斋和他的吉纹斋落地生根,而他改革的第一站便是银壶。“当时银匠会做银壶的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传统的模式,图案较为单一,于是在做银壶前我就辗转各地进行参观学习,回家后再研究摸索,力求做出更为新颖样式。”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历时一年姜学斋终于做出了第一批作品———12把不同样式的银壶。按当时一把100元的价格卖出的话,姜学斋稳稳可以赚回1200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可是面对金钱姜学斋却并没有动心。“虽然当时银壶做好了但并没有做出我想要的效果,许多技术还是没有达到。”为了避免这些有瑕疵的银壶流入市场,姜学斋将12个银壶全部封锁起来,至今还摆放在家里的仓库中。“东西没了还会有,吉纹斋的招牌要是没有,就什么东西都挽救不回来了,直到现在我对女儿的教育都是要把感情和能力投入进去,不断寻找行业的最高标准。”

有了一次失败的教训,姜学斋更加明白学习和创新的重要性,于是他辗转各地进行银壶方面的学习,为了购买银壶把手的藤条,他先后几次赴马来西亚研究置办;为了研究出不倒的银壶手把,更是耗时4年苦心钻研;为了对银壶进行更美的钻花工艺,先后请10余名老师到工厂进行授课……就这样,姜学斋和他的银壶在一天天的完善,市场也在一天天壮大。然而就在企业蒸蒸日上时,一次意外的投资让姜学斋资金全失,十几年的积蓄不仅亏空,甚至多了许多外债。面对这巨大的意外,姜学斋没有气馁,“我是一个匠人,我身上就要有匠人那种无惧困难,迎刃而上的精神。”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姜学斋和他的银壶依然在不断壮大学习,现在他的队伍里又多了两个女儿的加入。“小女儿从小就喜欢做壶,一把好的银壶的制作离不开后期的装饰,所以大学时期就给她报考的景德镇陶瓷艺术学校,专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我就想着将来能把这门手艺传给两个女儿,让她们继承和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让更多的人知道海阳银壶。”

责编:暴静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