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长岛 | 精品游记 看那多彩的回忆

来源:烟台旅游官微  点滴人生味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8-05-17 09:05:07

上周末,在表妹和表妹夫的盛情邀请下,我们一家去长岛尽情游玩了两天一夜。

长岛,是位于黄渤海之间的海岛县,有大大小小的岛屿数十个。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开始,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长岛北庄遗址,是胶东半岛至今为止发现的最早、最大的新石器时代原始村落遗址,江湖人称“东半坡”。另外还有商周时期的珍珠门遗址等等,可惜这次时间有限,我都没有看到。

长岛海产品种类繁多,有“鲍鱼之乡”、“扇贝之乡”的美誉。这次在表妹夫好友孙老板的盛情款待下,我算是亲身领略了长岛的本土美食,确实非常赞,成功地让我的体重两天涨了两斤

跟看美景和喂海鸥这些老人孩子感兴趣的活动比起来,我更喜欢有一点历史底蕴的行程,例如最后一天的庙岛行。虽然整个过程非常走马观花,但是有故事有谜题,让人深觉有趣。

消失的小岛

在我提前看到的资料里,庙岛也叫沙门岛。根据《旧五代史》和《宋史》的记载,沙门岛是一座孤悬海外、自然环境恶劣的小岛,专门用来流放“死罪获贷”的犯人。“死罪获贷”类似于今天的死缓。流放也叫刺配,就是在脸上刺青。流放到沙门岛的死缓囚犯们,脸上烙着“刺配沙门岛”几个字,被岛上的驻兵昼夜看守。

由于沙门岛面积有限,食物和淡水极其匮乏,因此囚犯们的生活条件也非常恶劣。沙门岛只能容纳二三百个囚犯,但据记载高峰时曾囚禁了将近七百人,因此囚犯们只能“昼夜囚禁,与死为邻”。据《宋史》记载,这里曾有一个寨主,以虐杀囚犯为乐,曾在两年间虐杀了七百余名囚犯,平均一天杀一人。另外一些军官也变着法地以折磨囚犯为乐,例如断其饮食,就是克扣甚至完全不给犯人吃饭喝水,导致大量犯人冻饿而死。还有喂锯末,就是把锯末和进水里,给犯人强灌进去,锯末难以消化,导致犯人腹胀、胃肠破裂而死。还有喂鳅鱼,就是把细小的钢钩放进鱼肚子里让犯人吞下,鱼被消化后,钢钩露出,钩破肠胃致死。还有肩井入针,就是把整根钢针扎入犯人的肩井穴,从外表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犯人会剧痛难忍、双臂难以活动。这时狱卒就会以偷懒为由,对犯人实施体罚。对于宋代沙门岛花样百出的虐囚事件,《宋会要辑稿》、《续资治通鉴》、《甲申杂记》等史料里都有记载,其残忍酷烈程度令人不忍卒读。狱吏之所以会杀囚,除了个别人心理变态之外,最主要的还是由于利益驱动:杀害囚犯一方面可以减少囚犯数量,继而减少管理事务,更可以在杀囚后隐瞒事实,继续虚报囚犯人数以骗取朝廷钱粮补贴,中饱私囊。

一直到今天,长岛、蓬莱甚至龙口、牟平一带,“沙门”一词在方言里都是非常不吉利、极其倒霉的意思。假如当地人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说“这事儿真沙门”。讨厌某个人,也会说这个人“真沙门人”。这个词儿在有的地方会发生变音现象,演变成“丧门”,但意思是一样的,起源也一样。

然而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虽然绝大数人,包括很多学者,都说庙岛就是那座令人闻之变色的沙门岛,但我查了查资料,发现庙岛和沙门岛只怕不是一回事。元代《齐乘》里记载:“沙门岛,登州北海中九十里,上置巡检司。海艘南来转帆入渤海者,皆望此岛以为标志”,这段话的意思是在大海中自南向北航行的船只,在由黄海进入渤海之前,需要找到沙门岛以作为校正航向的主要参照物。黄渤海分界线在长岛与蓬莱之间,也就是说沙门岛应是在长岛东边,才能作为南来船只的校正航线参照物。而庙岛却在长岛西边。看一下地图,比较清楚:

虚线部分是黄渤海分界线。很明显,要起到校正南来船只航线的作用,沙门岛应是船只最先看到的岛屿,应处于长岛的东侧。而庙岛则在长岛的西侧,这样就没有校正航线的意义了。

清朝雍正年间,山东巡抚岳濬在上奏雍正的奏折“海岛要地等事”中明确指出沙门岛不是庙岛。他说:“抚臣奏称沙门岛一名庙岛者,非也。……臣查沙门岛在天桥口东北,相距登州府止六十里,系一小岛,并非可以湾泊船只处所。惟有庙岛一处在天桥口之西北三十里,约距沙门岛五十里,上有显应神妃祠宇。”里面提到沙门岛与庙岛相距五十里,而且沙门岛不能停靠船只,也符合宋代由于其地形险要而作为流放地的说法。

可惜的是,由于年代久远,人们以讹传讹,大家都以为庙岛就是沙门岛,真正的沙门岛反而没人知道在哪里了。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区标准地名图集· 山东东部》、《蓬莱· 长岛交通旅游图》、《山东省交通图》中,均没有标识沙门岛的位置,导致这座有故事的小岛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与滚滚历史尘埃中。

拜的是谁?

再来看庙岛本身,也很有意思。庙岛,因其岛上有庙而得名。这座庙,名叫“显应宫”,俗称“海神娘娘庙”,里面供奉的是妈祖。

妈祖,生前是一位“里中巫”,就是能通神的人,可以理解为她就是一位巫婆。她死后,据说于北宋时的莆田宁海显灵,乡人因此为她立祠,名为“神女祠”,实际上是“淫祀”。所谓“淫祀”,是与“正祀”相对而言的。正祀就是“国祀”,是载入祀典的祭祀。根据《礼记》载,不能载入祀典的神祇、超过规格的祭祀,都属于“淫祀”,也就是说,没有经过国家官方认可的神明都属于不合法的“淫祀”。载入祀典的神祇,也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各安其位、各享其祭,由此达到“祀典立,秩序定”的治理目的。

北宋宣和五年,给事中路允迪在出使高丽途中遇到大风浪,他认为是在妈祖等神灵的保佑下才得保平安,于是上奏朝廷,请封妈祖。八月,妈祖被北宋朝廷正式册封为航海保护神之一,成为官方认定的“正神”。

宋代,官方褒封妈祖14次。元代褒封5次,明代褒封2次,清代褒封15次。妈祖的出身也不断被传改,由一个名不见经传、身世不详的女巫,变成了“林氏女”、“龙女”、“观音化身”、“姑射神人之处子”等。其中“林氏女”又被继续传为“湄洲林氏女”、“九牧林氏”,直到最后妈祖的身世被官方钦点为“湄洲都巡检林愿之女”,沿袭至今。这就是顾颉刚说过的,典型的“层累的古史”,意思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历史,不一定是当年的历史,而是经过历朝历代不断加工改造、叠加信息的“古代形成史”,就像考古学里的地层一样,是一层一层累积变化而成的。

妈祖信仰,应当是元代随着海运的发展,传入山东东部地区的。现在很多资料说庙岛的天后宫始建于北宋,但没有任何史料支持,都是推论。有明确记载的,是明代天启元年,副总兵毛文龙上奏朝廷“请建天妃庙于庙岛”,而且这里供奉的天妃还不是妈祖,是妈祖的二妹。“妈祖三姐妹”这一说法自南宋起就颇为流行,三姐妹分别是:湄洲岛妈祖林氏、兴化县女巫“顺应夫人、兴化县西女巫陈氏。天启五年,根据高丽使节洪翼汉的记载,庙岛“天妃庙”里已改为供奉妈祖本人。

今天的庙岛显应宫,历经明、清、民国至当代的多次修葺,形成了一组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分外、前、中、后四院,南北长166米,东西宽50米,总面积约8300平方米。庙岛显应宫属于典型的宫式建筑,由外垣和内廷两部分组成:外垣包括台基和碟墙,内廷分为前中后三进院落。前院包括山门、钟鼓楼、前殿;中院以万年殿(大殿)为主体,包括前轩和东西两芜;后院为寿身殿(后宫)。下面让我们自南往北细细看去▽

戏楼居正南方,分前后台,前台重檐起翘、斗拱彩绘,后台状似宫殿。

戏楼正面(仔细看,里面有我老公领着我娃的小背影)

戏楼背面

戏楼向北,经甬路登28级台阶,象征妈祖28岁羽化成仙。台阶之上为山门,山门为碧瓦歇山顶,九脊七兽,三门并列。

28级台阶及山门

山门上的匾额,“显应宫”三字为明代崇祯皇帝御笔。该匾额在文革中遗失,经故宫博物院和长岛妈祖文化研究会的共同努力,终于找到崇祯御笔“显应宫”的拓片,并重新制作了匾额,使其得以重现于世。

沙门寨遗址是不是在这里,值得商榷哈。

山门外有一2007年的重修碑记

山门内东西两侧分别有钟楼、鼓楼。穿过门洞就是前殿,上悬“百谷王”匾额,是清康熙年间乡间士绅们捐款重修前殿时制作的。内有两尊塑像,名“嘉应”、“嘉佑”。据工作人员说,他俩本是海怪,后被妈祖收服,成为妈祖的门神。

钟楼(鼓楼我没来得及拍)

出了“百谷王”再往北,就进入了中院。中院是整个显应宫的主院落,它的正面是万年殿,殿高9.6米,长13.3米,黄色琉璃瓦,五脊九兽,是朝拜妈祖的主要场所。殿中悬挂万年殿匾额,东侧是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所题“德被海疆”匾额,西侧是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所题“福佑万民”匾额。

殿内正中为金身妈祖神像,左右有四尊侍女像和四尊妃女像;两旁有四尊武将和八尊文官像。妈祖像前面有一块很大的白色“品级石”,是古代官员拜祭专用的,一般百姓严禁践踏。

金身妈祖像

连战题字

宋楚瑜题字

万年殿后面,就是后院了。后院以寿身殿为主体,殿中供奉着号称是北宋时期的铜身妈祖像,国家级文物,镇宫之宝。殿内东西有暖阁,里面陈设着床帐、铜镜等物,铜镜据说也是北宋时期的。

铜身妈祖像

这里所有号称是北宋时物的,我认为都待考。

显应宫与三元宫(奉祀天官、地官、水官)、财神庙(奉祀五路财神),三庙组合,呈“建极拱辰”之势。

俯视图

财神庙内供奉五路财神,分别是关帝、比干、赵公明、范蠡、端木赐

三元宫内有三官殿和观音殿

三官殿内供奉三官大帝:天官、地官、水官

观音殿内供奉观音

山东境内的妈祖信仰具有兼容性和多元性,常常能在其中看到儒释道以及各种民间信仰相融合的痕迹。

古代沿海有一种航海习俗,新船下水之前,需制作一个吃船模供奉在妈祖庙内,这样妈祖就会时刻保佑此船。所以显应宫内也留下了大量古代船模,最多时达350余只,包括福船、沙船,甚至民族英雄邓世昌供奉的“威远号”军舰模型,是研究我国古代造船史的重要资料。可惜的是,文革后,这里的船模仅数十只。

庙岛显应宫还有一处与众不同之处,它是我国唯一一座安奉“三身”妈祖的庙宇。所谓“三身”妈祖,是指福建湄洲的“粉脸”妈祖、台湾朝天宫的“黑脸”妈祖、庙岛显应宫的“金身”妈祖。2003年,显应宫举行了湄洲妈祖和台湾妈祖的移驾安奉仪式,将粉脸妈祖和黑脸妈祖分别安奉在“蒲阳”、“朝天”两大殿。

此图源自网络

长岛之旅结束了,虽然累的人仰马翻,但是这其中有美食、有亲情、有欢乐、有探索,苦乐酸甜融合到一起,汇成了多彩的回忆,历久不衰。

这也许就是旅行的意义吧,从平凡的日子里制造一些不同,让自己有机会拥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体验,让心灵常新。

庙岛村口的牌楼

责任编辑刘鹏飞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