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大学生观念一变天地宽,“破烂王”月入万余元

“80后”大学生观念一变天地宽,“破烂王”月入万余元

2022-11-26 11:12 来源:大小新闻

大小新闻客户端11月26日讯(YMG全媒体记者 刘海玲 摄影报道)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衣服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家家都是衣柜爆满,每到换季的时候,很多家庭都能拾掇出大包小包淘汰下来的衣服,于是近几年旧衣回收行业逐渐兴起,烟台市民王涛就是这个行业中的一员。

别小瞧这个冷门行业,从业者每月收入可轻松过万元,远超都市白领。王涛,一个“80”后大学本科生,是怎样干上旧衣回收这行的?

饭店老板改行回收旧衣

王涛今年36岁,毕业于烟台大学法律专业。就在去年,他还是一家餐饮店的老板,然而因为近三年来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他的餐饮店经营每况愈下。去年,他便开始考虑转行,不想投入太多资金,又想尝试一下新兴的行业。“家里的旧衣服太多了,送亲戚朋友怕人家嫌弃,扔垃圾箱觉得太可惜,小区收破烂的老王只收废纸壳不收旧衣服,如果有回收旧衣服的就好了,或许可以变废为宝、循环利用。”老妈的一番话点拨了王涛,最终,经过一番考察他选择了回收旧衣这一行。

王涛共投入1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以每月几百元的价格租了一个小型仓库,添置一台秤。在网上发布了旧衣回收的信息后,一边开餐饮店一边兼职上门回收旧衣。经过几个月的“锻炼”,他果断于今年1月份关闭了餐饮店,专职当起了“破烂王”。

由于家住牟平,王涛回收旧衣的区域一般在牟平区、高新区、莱山区,市民一个电话预约,他就安排时间上门。回收的衣服要求清洗干净,收购价格为2毛钱一斤。每户出售的旧衣少则三四十斤,多则上百斤。王涛印象最深的是,高新区一女孩一次出售了800多斤旧衣服、鞋包等。

上门回收旧衣是个体力活儿,王涛一般每天要跑十户八户的,有的楼没有电梯,就要把打好包的衣服扛下楼。越是到了周末,预约的越多,王涛就越忙碌。10月份,王涛共计收了3.5万斤旧衣,收入1.5万元。

回收的旧衣服去哪儿了?

很多市民好奇,回收的旧衣服究竟去了哪里?记者也向王涛提出了这个问题。

王涛告诉记者,他的小仓库里回收来的旧衣储存满了以后,就用大车拉到福山一家分拣工厂出售。分拣工厂最先考虑的是将旧衣出口,这是利润最大的一块儿。旧衣分拣工厂根据衣服的款式、成色、材质进行分拣,再出售给出口企业。出口企业对旧衣进行清洗、消毒、熨烫,最后打包出口。出口主要以非洲的中西部和东南地区为主,约有50多个国家,有的经济薄弱的国家没有纺织业,衣服几乎全部靠进口,经过处理的中国旧衣服到了非洲非常受欢迎。

挑拣剩下的衣服进行粉碎,工厂会将其制作成大棚保温棉、汽车隔音棉、鸡蛋托、毛毡等,满足人们生产生活需要。

莱山区绿色家园的赵女士进行一番“断舍离”后,卖掉了80多斤衣服,当她得知回收的旧衣有这么多用途时,赶紧告诉自己的邻居:“旧衣服以后不要扔进垃圾箱里,不利于环保,通过回收的渠道可以变废为宝!”

放下面子才能赢回里子

从管理着30多名员工的餐饮店老板变身为上门回收旧衣的商贩,这个落差有点大,一开始王涛不好意思跟同学提起自己现在的职业,妻子的一番话鼓励了他:“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们凭自己的努力赚钱,不丢人”。这之后,王涛再与同学聚会时,会大大方方给同学们讲自己旧衣回收那些事。很多同学自愧不如:单位工作“压力山大”,每月工资才四五千元。

王涛认为,旧衣服回收市场这块蛋糕很大,这个行业可待发掘的商机是无穷的。

今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的实施意见》,其中指出,我国是全球第一纺织大国,纺织纤维加工总量占全球的50%以上。随着人均纤维消费量不断增加,我国每年产生大量废旧纺织品。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对节约资源、减污降碳具有重要意义,是有效补充我国纺织工业原材料供应、缓解资源环境约束的重要措施,是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

意见提出,下一步,将完善废旧纺织品回收体系,拓宽回收渠道。探索一袋式上门回收、毕业季进校园等新型回收模式。培育回收龙头企业,建立重点联系企业制度,加强废旧纺织品回收行业调查,引领行业规范发展。引导旧衣物出口规范化,促进再生利用产业发展。

“乘着国家政策的东风,下一步我想开一家旧衣分拣工厂,在旧衣回收这一行里大干一番!”对于未来,王涛已有了自己的规划。

责任编辑:柳林

审校:高涵

大小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