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故事】1944年, 我目击打鬼子炮楼

【烟台故事】1944年, 我目击打鬼子炮楼

2021-11-23 11:02

口述/温茂林 记录/王光禄

我叫温茂林,眼见就90岁了,退休前在蓬莱县潮水镇中心小学任副校长,之后回到老家潮水镇黄家店村居住。前两年,潮水镇从蓬莱划归烟台开发区。说起我军端掉大黄家日本鬼子的炮楼,我是见证人,有许多故事可讲。

6岁孩子也被赶去修炮楼

1941年,日本鬼子在大黄家村建造炮楼时,我才6岁。当时,爸爸被逼迫牵着家里唯一的毛驴在村里集修炮楼,妈妈也被迫到大辛店鬼子炮楼打小工,我的两个哥哥都在外地。

即便这样,二鬼子非得让我家再出人去修大黄家炮楼,家人只好打发我去。我拎不动桶也架不住小车,只能像小孩儿过家家一样,用毛巾一兜一兜来回倒。监工的二鬼子一脚把我踹出老远,骂道:“小崽子,没把你妈的奶带来啊?滚回家吧,别搁这儿碍事了!”

大黄家炮楼老照片

大黄家炮楼据说是当年胶东第二大炮楼,是用钢筋混凝土和石条砌成的,墙厚1.5米、高17米,分3层。炮楼周围还挖有宽6米、深4米的壕沟,里面放满了水。沟外架设铁丝网,最外层堆放着鹿砦。炮楼顶部到壕沟边沿,还架设了几根特别粗的铁丝,主要用来滑放传递照明火把。平常驻有鬼子、伪军、伪区中队等一两百人,他们经常到距离稍远的仙人李家、富阳张家等地抢粮食、抢牲畜。

我们黄家店村位于大黄家村西北方向,两个村子庄稼地相连,中间只隔着大黄家村的一片茔地。我家房子在村子的最东南角,离大黄家村最近,到炮楼直线距离只有几百米远,趴在自家矮墙上能清楚地看到炮楼上的动向,甚至能隐约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目睹鬼子残害革命青年

大黄家村有一片荒地,树木多,我和小伙伴们晚上经常去那边玩捉迷藏。1942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树林里玩耍时,看到一队人马从炮楼方向连推带搡过来,有的肩挎长枪,有的扛着铁锨,在树林不远处停下来。只听到一个小伙子的声音:“哥,咱不用他们押着,咱俩谁先跑到前面的大坑里谁就是英雄!”

接着,看见两个身影跌跌撞撞往前冲出二三十米远,跳进大黄家村那片荒地里的一个深坑。其他一群人把坑围起来,一部分人枪口对准大坑,一部分人往坑里填泥。明亮的月光下,扬起的尘土格外显眼,而坑里的两个人一声不响。

“妈呀,埋活人啊!”一位小伙伴惊恐地喊了一声。担心暴露目标,我们不约而同地撒腿就跑。身后,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枪声,把不少树枝都打了下来。

后来听大人说,那两个被活埋的人,是日本鬼子抓来的革命干部,不记得是青救会还是妇联、儿童团的,一个16岁、一个18岁,还都是孩子。

其实,早在这之前村里就传言不断,说是从1942年初开始,炮楼里的鬼子和二鬼子先后多批次用枪杀、活埋、狼狗咬等手段,迫害革命干部20多人,手段极其残忍。大季家镇大苗家村一位干部,就是被狼狗活活咬死的……

共产党的队伍彻夜打炮楼

记忆里,从1944年正月十六开始,每晚10点左右,就有共产党的队伍在距离炮楼约200米远的善集村向炮楼喊话,大喇叭里的声音是:“伪军弟兄们,日本鬼子蹦跶不了几天就要完蛋了,你们赶紧缴械投降吧。”最初,炮楼里的二鬼子一边不停地开枪,一边回答“你们3年也攻不下这炮楼”。过了几天,一听到喊话,炮楼顶上就打起了锣鼓进行干扰。

大约20天后,我和小伙伴们又到树林里玩耍,遇到一支埋伏在那里的我们共产党的队伍,他们荷枪实弹,待人很亲切。一位战士说:“小朋友们,赶紧回家吧!你们都老老实实搁家里待着,千万别到处乱跑,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啊。”

回家后,我趴到低矮的院墙上张望,炮楼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能打起来吗?当晚照样喊话,与以前不同的是,喊话一直不停。喊着喊着,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炮楼方向亮起一团火光,紧接着枪声不断、炸响不停。

我清楚地看到,村子东南方向土地爷爷庙跟前,我们的队伍架起了一门小钢炮,正对着炮楼西南方向唯一出口的那道铁门。指挥员手持大肚匣枪,连续点射四下,“嘎、嘎、嘎、嘎”,小钢炮就朝铁门“嘡”地打一炮,就这样有规律地、间隔着持续不断地打了一夜。

远远望去,炮楼里吵闹声一片,枪炮声混杂着咒骂声不断传来。到凌晨三四点钟,有人挨家挨户收集干辣椒,说是要用辣椒点火呛炮楼里的鬼子。天快亮时,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炮楼火光冲天,把周围的庄稼地和房屋、树木都照得通红,惨叫声传出老远,咳声也十分清晰。

随后,看到有人从炮楼顶上顺着铁丝往下滑,有人则直接往下跳,村东南方向的茔地那里喊杀声一片,天光渐亮时一切归于平静。等太阳升起后,老百姓纷纷蜂拥向炮楼,往家里搬运粮食。我也跟着去看,见壕沟里鬼子、二鬼子的尸体血肉模糊,有的赤身裸体,浑身焦黑……

大黄家炮楼是这样拿下的

我现在住的房子,原是村里的小学。大黄家炮楼被端掉后不长时间,正好我们的一支部队驻村,就被安排住在这里。

我们的战士都很亲切,我很快就跟他们成了朋友。一位高个子战士拎起我原地打转转,我无意中揪住了他的弹匣,揭开一看,竟然是胡秸疙瘩!

见我要吆喝,高个子战士一把捂住了我的嘴,给我讲起了他参加攻打大黄家炮楼战斗的经过。

当时主要有两部分队伍,一部分是北海军分区独立团二营,负责主攻;另一部分是蓬莱独立营,负责阻击大辛店据点敌军援兵。

由于缺少子弹炸药,战斗打得很艰苦,总共准备了850斤炸药,小钢炮封门,枪支啥的杀伤力不大。我这才知道,攻打大黄家炮楼是我军提前计划好了的,喊话意在干扰、麻痹敌军,打他个出其不意。按照计划,不管炮楼是否攻下,到第二天5点必须结束战斗。

战斗打响后,主攻部队先是悄悄越过鹿砦,清理路障。后剪断铁丝网,靠云梯下到壕沟里又攀到对岸放下吊桥,把炸药直接送到炮楼底下。可是,单包50斤的炸药效果不好,用了10包后干脆把4包炸药搁一起炸,这样也只把底层炸出个洞,炮楼整体还很牢固。

有战士建议派人去各村收集两大麻袋干辣椒,连同一些油脂多、易着火的松果,一起送到了炮楼底下。结果,干辣椒燃烧呛人的气味加上燃烧的大火直冲炮楼二层、三层,这下可要了他们的小命儿了。

此时已过凌晨5点,负责阻击的部队按预定方案撤离,与赶来增援的大辛店据点200多鬼子在大黄家茔地相遇,双方拼起了刺刀……

日军一个小队长是个近视眼,他本来逃出了炮楼,但由于丢了眼镜,逃错了方向,被我军俘虏。从炮楼里逃出来的鬼子和二鬼子,都是顺着粗铁丝溜下来的。炮楼高17米,铁丝是斜拉的,有的手指都磨断了,鲜血淋漓。一个二鬼子头头儿顺铁丝溜下来想逃走,被共产党的军队逮着。他作恶多端,欺压百姓,背负人命,很快被押到大黄家村枪毙了。

盘踞在大黄家村三四年的鬼子炮楼终于被打掉了,不光大人们高兴,我们这些小伙伴也感觉安全多了。现在想来,今天这和平、安宁、富足的幸福生活来得多不容易啊!

责任编辑 纪春艳

大小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一扫下载大小新闻客户端

iOS版
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