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第一线的奋斗报告|姚金钢:身体“指标”升了,单位GDP能耗降了

来自第一线的奋斗报告|姚金钢:身体“指标”升了,单位GDP能耗降了

2022-09-27 07:46 来源:大小新闻

重点项目是经济发展的“压舱石”,今年以来,我市持续滚动开展重点项目百日攻坚,组织开展5次重点项目集中开工活动,总投资4211亿元、年度计划投资1075亿元的499个重点项目接续开工启动,掀起全市重点项目建设的热潮。在项目如期开工的背后,凝聚了诸多干部夜以继日攻坚克难的汗水,烟台市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姚金钢就是其中一位。万华乙烯、裕龙炼化项目获得国家能耗政策支持后,在北京、济南、烟台三点一线不断奔波的姚金钢又重新踏上征程奔赴下一个重点项目。

变不可能为可能

重大化工项目获得国家能耗政策支持

在很多人眼里,重点项目有资金就能开工,尤其是一些省市重点项目,钱一到位,马上开动机器。

在“双碳”目标下,能源消费只能逐年下降,既要快速发展,又不能触及天花板。烟台市去年能源消费2400万吨,如果新上项目能源消费量过大,而该项目的增加值不足以匹配能源消费量的话,势必会给全市能耗双控和项目建设带来压力,项目越大,压力越大。

万华集团的乙烯项目是大项目中的大项目,相比服务业,化工产品的生产需要在高温或者低温条件下进行,而无论高温还是低温都需要消耗大量能源。众所周知,一个分子式,如果要缩小,只能缩小分子或者增大分母。在单位GDP能耗分子式中,万华化学、裕龙炼化项目所带来的能源消耗在分子位置,而GDP、增加值在分母位置。这些化工项目所带来的能源消耗,无疑会给单位能耗的“分子式”带来压力。

怎么来保证项目开工建设又不给单位GDP能耗带来压力?这个问题落在了姚金钢的头上。

姚金钢说:“作为个人层面,没有必要去算得那么细,但实际上这个任务逼着我怎么去把能耗算得准确可靠,怎么能让国家、省相关部门能理解项目带来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以及能耗对我市的影响等等。”

从2020年11月开始,姚金钢和同事们与企业、行业专家开始了烟台、济南、北京三点一线的奔波之旅。“能源消耗特别大的项目,我们一是争取把项目纳入国家规划,二是争取国家对这些能耗不纳入烟台考核。”

姚金刚可以说当时是临危受命,2019年,烟台市面临难以完成能耗双控和煤炭压减目标任务的双重严峻形势,因为能耗双控目标烟台已经连续14年完成,但是第15年有很多像万华的重大项目要建成投产,所以能否在第15年完成能耗双控目标压力很大。2020年11月,离“十三五”结束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姚金刚来到资源环境科研究政策依据、寻找突破口,向国家、省争取支持,对烟台考核不合理的地方寻求上级部门的理解。例如我市一些高端化工项目大量原料用能最初是在考核口径里边,但这些原料用能处于产业链上游,是促进全产业链条延伸发展必不可少的基础,这个考核对烟台非常不利,他就一级一级地向上呼吁,最后国家发改委采纳了烟台的建议,提出原料性能源消费不纳入对地方的考核。

在省市领导的带头支持下,姚金钢带着项目材料先争取省里支持,得到省里支持后,再寻求国务院和其他部委的支持,由于不断地印材料,部委、省文印室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了这个坚韧的烟台人,一见面就喊:老姚,又来上班了。

姚金钢说:“我们一个一个部门去解释、寻求支持,每一环节都需要盯紧,因为哪个环节提出反对意见,那么前面所有的工作就泡汤了,而且还会影响到项目本身的进展。尤其是万华乙烯一期项目刚投产时间不长,马上又为二期项目开辟绿色通道。”

按照常理项目核准之后,才能考虑能耗的事情,但是姚金钢把工作做在前面,去年12月份开始布置万华乙烯二期项目,而今年6月份国务院将该项目纳入国家层面的布局规划,在7月份专家评审报告准备报国务院之前,姚金钢将早已准备好的项目能耗申请国家能耗政策支持的材料硬塞进去了。

烟台市的能耗指标降下来了,然而他自己的指标却高居不下。“姚主任50多岁,常年高负荷、高压力工作,血压、血脂、血糖、尿酸四高,然而他不是在北京、济南与专家开评审会,跟上级部门争取政策,就是在去北京、济南的路上。家里老人全靠家属和弟弟照顾。”市发改委资源环境科闵文彬说:“我们几次劝他去做检查,但姚主任说他不敢去做体检,怕一做体检就被大夫留下了,在卡口上的工作就耽误了。”

在国家、省、市各级部门各级领导的支持下,在姚金钢和专家组提交如山般的分析研判材料下,万华乙烯一期、二期和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成功获得国家能耗政策支持,争取项目数量和能耗总量均居全省首位,说到这儿的时候,姚金钢脸上闪耀着喜悦。

后来市领导评价此事:变不可能为可能。

选用第二方案

潍烟铁路绕个小弯打通了济南、上海通道

烟台市民都盼望着潍烟高铁尽快通车,通车后,往济南、北京、上海就更加方便了,实际上并不知道按照最初的设计,乘坐潍烟高铁去北京方便,但是去济南和上海很不方便。

2019年,烟台要推动潍烟高铁、莱荣高铁、机场二期以及烟台港原油码头等基础设施项目快速进展。

时任发改委主任刘福生找到在利用外资与境外投资科干了很多年科长的姚金钢,“他说市委、市政府关注的重大项目,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经验丰富的老头儿与评审专家做好协调沟通工作。”

姚金钢看到潍烟高铁第一方案的时候,高铁从莱州出去,经潍坊北站往东营、滨州方向走,不经过济南!要去济南的话,需要在东营、滨州转车绕道济南。姚金钢说:“这个初步方案对烟台来说不太合理。”于是姚金钢找总体设计的专家、找铁路专家、运营专家等,一遍遍地开评审会,一遍又一遍地争取,最后推出了一个绕行潍坊昌邑的第二方案,绕了一下耽误4-5分钟的时间。“这5分钟时间在350公里时速的高铁面前太无所谓了,但是打通了去济南、上海的通道啊。”姚金钢说。

最后专家组评审的时候,绕行昌邑的第二方案也就是目前施工的方案是最优方案。“周围的人跟我说,老姚厉害啊,这么难的操作都让你打赢了。事后想想这事真值得我荣耀一生的,如果最初方案不调整的话,等高铁运营起来再改根本不可能,或者再开一条通往济南的铁路更不可能。”姚金钢说。

潍烟高铁接到昌邑站后,姚金钢又极力争取在潍烟高铁进行密集地设站,为将来的市域铁路打好了政策基础。

“为什么要密集设站,按理说350公里时速不应该设这么多站,因为我们的位置基本上是在铁路的末端了,没有那么多乘客往外走,我们可以利用这一段高铁路设计成烟台的市域铁路,十几公里二十几公里设一站,那样烟台居民走动起来就更方便了,比如说高新区金山湾去福山区,就可以坐高铁了。烟台南站、芝罘站、福山站、大季家站、蓬莱站、龙口站等可以随便坐,如果要远行的话,可以选择不停这些市域站的线路,所以无论是市内短途、还是济南北京上海的远途,都非常方便,实现了项目的最大化和铁路线的充分利用。”

“跑重大项目遭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跟人家解释,跟上级争取,这个过程确实很艰难,但是你不费工夫,你不去想,人家也不一定知道,更无从去支持帮助你。回过头来看这一桩桩事都完成了,觉得以前的辛苦和努力是值得的。”姚金钢说看到潍烟铁路通车指日可待,万化工业园、裕龙岛石化项目顺利开工,心里非常有成就感。

YMG全媒体记者 孙长波

责任编辑:王蕾

审校:王鹏静

大小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