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快评第310期】别让“谢师宴”成舌尖上的狂欢

【大小快评第310期】别让“谢师宴”成舌尖上的狂欢

2021-07-16 18:05 来源:大小新闻

YMG全媒体·大小新闻评论员 姜春康

大事小情,老姜快评。这里是YMG出品打造的原创评论专栏——大小快评。

老姜有话说。大家好,我是老姜。

本期是【大小快评】第310期。

据今日《烟台日报》《烟台晚报》等YMG全媒体报道,烟台一中2018级15班崔峰纲收到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是烟台市今年第一封高考录取通知书。

同时,随着全国各地高考通知书的下发,一些地方又出现了不好的现象。

比如当前,正值中高考录取升学的关键时间节点,违规操办和参与“升学宴”“谢师宴”的歪风有所反弹。

对此,不少城市明纪在前、提醒在先,督促教育部门通过重申纪律要求等方式,广泛开展宣传教育。

有的城市在全县所有餐饮单位张贴监督举报电话,贯通党内监督、群众监督渠道,都不错。

老姜认为,无论“散伙饭”还是“谢师宴”,已成不能忽视的经济现象。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每年高考和中考过后,“谢师宴”总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开席。

据报道,前几年,烟台芝罘区胜利路上一家酒店早就打出谢师宴广告——每桌10人,价格有688元、888元、1088元三种,酒水钱另付。另外一家酒店费用相对高一些,按照人头标准算,每人100元到300元不等,这样算下来一桌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超出了婚宴的标准。

其实,不仅在烟台,在全国其他城市都有这道特殊风景。如在温州,论坛就有一条一条“温州中学毕业‘谢师宴’开销万元,每名学生交1000元”的帖子引来各界关注。经具体核算,不计宴会中的场地租赁费及表演开销,本顿谢师宴单单吃饭就要花去48000元。温州中学副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该场谢师宴与校方无关,系部分家长自行组织。目前,校方已通知所有任课教师谢绝参加谢师宴,并建议其他高三班级举办有教育意义的活动代替谢师宴,如与贫困生结对、义工、支教活动等。

同样在长沙,出现过如此故事——因为“别的同学都办了宴席,我不办好像很没面子”,周同学的父亲直接包下了一五星级酒店的湘菜食府整厅,让她随意请学校老师同学,“4000多元一桌,一共20桌,8万多元!”如此排场,惊煞旁人,也不得不感叹:“谢师宴”,这不是变味了吗?十年寒窗、一朝高考,师恩重如山,学生表达对老师的感恩之情可以理解,但是当这种现象被罩在巨额金钱的阴影下,就难免给师生情带上了庸俗物质的帽子。

“谢师宴”,不该成舌尖上的狂欢。

从道德和礼教上来说,教师教书育人付出很多,理应得到学生和家长爱戴、尊敬,尤其那些金榜题名只待奔赴象牙塔的“准大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们,因感恩而自愿“出点血”,可以理解。但谢师宴和面子工程本来风马牛不相及,如今却串联在一起,变成了互相攀比的竞技场。这种“舌尖上的狂欢”,很容易让师生关系变得低级和庸俗。

尤其,那些所谓的豪华谢师宴,不仅增添了更多的炫耀和排场意味,更容易割裂师生间纯洁的关系。本来,传道授业解惑,师之责也。师生之间,就应清如水甘若醴。动辄举办豪华谢师宴或送上昂贵礼品以求改善关系,既违背“教师之责”,又会让纯洁师德蒙羞。

诚然,感恩老师是美德,谢师恩本无可厚非,但合适、适度的表达更重要。大张旗鼓公开行事般地举办豪华谢师宴,首先会成为“美丽”的负担,其次会让师德在金钱中滑坡。

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着三方尴尬状况——对学生和家长来说,表达热情并感恩老师,虽然可理解,但在无形中他们容易进行攀比,不小心就加码,就热情过度,谢师宴也从本应该的量力而行,直接变成了“排场宴”;对教师来说,本不想参加这样的活动,但面对热情又不好意思拒绝,接受吧又怕承担不起,因此很容易纠结;对学校来说,明令禁止不得有“谢师宴”吧,过于武断,毕竟简单的联欢可加深师生感情,而不管吧,这又的确是一种社会现象容易被热议。

如此尴尬,造成的结果便是———“说归说,做归做,吃归吃”之景尚在。虽然说,一棒子打死“谢师宴”有些鲁莽,但当时刻警惕别让“谢师宴”成为一场舌尖上的狂欢。

对学生和家长来说,完全可以选择更合适的方式谢师恩;对教师来说,改变这种奢侈浪费的现状,不妨从拒绝吃谢师宴开始;对学校来说,当推介文明谢师新方式,鼓励学生通过双手谢师恩,一张亲手做的贺卡、一条自编的短信,“谢师联”、茶话会等,都一样能表达敬意。

谢师,是朴素感恩,值得提倡。但“吃请”绝不等于“谢师”,更不等于“尊师”。一言蔽之,舌尖上的狂欢,绝不该成为“谢师宴”的主题。

责任编辑:杨云阁

大小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