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返回首页大小新闻

用半生看护山区!烟台这名护林员39年一心守卫招虎山

2019年05月20日 11:38 来源: 大小新闻   

大小新闻5月20日讯(记者 高少帅 通讯员  姜雅静)招虎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也是海阳生态皇冠上的那颗珍贵的“祖母绿”。登上海拔400米的招虎山大庄村防火点,抬眼望去尽是层峦叠璋,苍茫林海,曲径通幽处花草丰美,鸟鸣声不绝于耳,俨然一处原始森林的“伊甸园”。

“这里的植被真丰富,树密得像南方的森林一般。”

“那是当然了,这片林子从来没着过火,有火的地方永远不会有这么好的林子!”

回话的是盘石店镇护林队副队长缪爱祥,言语间透露着自信的底气,眼神中闪烁着激情的光芒,在他心中,这片依然保留着原始模样的“处女地”是自己最珍贵的“勋章”。

缪爱祥60岁,黝黑,干瘦,一身防火服有些脏。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一道道深纹,却没有磨损他丝毫的意志———从青葱少年到花甲之年,这位忠诚的护林员以山为家,与林为伍,以半生寂寥守卫了招虎山39年。

1980年,缪爱祥刚20岁出头,便成为村级护林队中的一员,负责镇守位于缪家村周边的800亩招虎山林区。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村民依山而生,喂养牲畜、做饭取暖多是上山打草,难免有村民趁机砍树偷树,祸及森林。

缪爱祥最见不得树受损。从当上护林员那天起,他以超人的自律践行着肩上的使命———不论严寒酷暑,每天鸡鸣而起,走到山里往往天还没亮。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喷薄而出,缪爱祥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也是这抹身影在巡山路上始终前行,直到万家灯火。

一个人,一只壶,一根棍,行路艰苦而孤独。闷了,哼首歌打发时间;累了,靠在树下打个盹儿;饿了,掏出干粮吃几口。招虎山还是生灵的乐园,虫蛇鸟兽出没,孤身一人的缪爱祥还要与自然生灵斗智斗勇。而对他更大的挑战,是从他人的贪欲下守林护林。

“遇到砍树的上去劝阻,认识的还好说,不认识的非但不听还得骂你几句。”不善言辞的缪爱祥回忆起当时的酸楚,重复最多的是“不理解的人多了”,为了一棵树他常常被冷言恶语所伤。但他从不退缩,耐心好言相劝,不惜挣得面红耳赤,不管遇到何种情况,他从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树偷走。

这份执念多少来自一次火线救林的经历。约在2000年左右,附近的一片山林着火,周边护林员、武警部队奔赴现场扑火,缪爱祥就是其中一人。“火势很猛,根本近不得身。”当时,由于扑火工具不先进,护林队员拿着扫帚、铁铲上阵,与大火搏斗了很久才控制了火势,整个人被熏成了“煤球”。纵使竭尽全力,仍有一片林子惨遭破坏,留下了自然的“疮疤”。

“长棵树多难啊,一把火瞬间就没了。”缪爱祥深刻认识到了防火的重要性,时刻铭记着这份警示,巡山从不懈怠,逢人便讲防火,理解支持他的村民渐渐多了起来,有的还主动当起了“眼线”,遇到烧地堰、吸烟、毁林的第一时间联系缪爱祥及时处理,也是这份敬业和执着,让他守卫的800亩林区完好无损。

就这样从清晨走到暮夜,从青年走到壮年,林子一看就是20多年。直到2002年盘石店镇成立护林队,因缪爱祥的出众表现,他被调往镇级护林防火队担任副队长,和其他4名护林队员守卫大庄村周边的3000亩林区,依然是招虎山的重点部位。

绿了招虎山,白了少年头,17年不知不觉在巡山的脚下流走。如今,山上有了护林房,配上了摩托车、灭火机,防火的条件好了,缪爱祥依然改不了步行巡山的习惯,也必须吃住在山上,一心防火守林。为了排解孤独,他还养了一条狗作伴,巡山路上又为了一名“卫士”。

“这大半辈子都守着招虎山,林子没受损就是最大的幸福,多亏了家里人支持。”39年来,缪爱祥一心扑在林子上,家里的几亩薄田全靠妻子照料,连续十几年没有回家过团圆年。每逢万家团圆时,独自站在旷野里的缪爱祥,听闻寒风呜鸣穿林打叶,心中满是对父母妻儿的愧疚。

“您准备何时退休?”

“还没有退休的打算,只要还走得动就一直守下去。”缪爱祥欣慰地说,自从近几年海阳实行市镇村三级联防,防火的力量更充足了,爱护森林的氛围更浓郁了,群众纷纷行动起来自觉抵制野外用火,上坟不烧纸、野外不抽烟,就连烧地堰备农耕的老习惯也改正了,全海阳人民共同为绿色森林撑起了“安全网”。

跋涉林间、苦心劳骨,暮年的缪爱祥依然在荒凉之地默默坚守。招虎山,是他拼搏近一生的战场,也深深地刻进了他的生命之中。

责任编辑:赵伟业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