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返回首页大小新闻

特别报道:烟台渔业转型渔民如何“上岸”?

2018年03月03日 08:10 来源: 大小新闻   

大小新闻客户端3月3日讯(记者 杨健伴随着正月十三、十四烟台各地渔灯节相继举办,一年一度的春季捕捞季,又将在3月拉开大幕。然而,与往年不同的是,伴随着休渔期提前到5月,不少渔民已经放弃了短暂的春季捕捞,转而在9月1日开海后集中作业。

作为渔民收入的重要来源,自2016年起逐年下调的燃油补贴,将于2019年正式停止对老旧渔船的发放;而与此同时,燃油、用工成本的不断上升,出海作业渔民青黄不接、后继乏人,令世世代代在海边打鱼为生的渔民们,不得不考虑提前“上岸”,这条充满阵痛的转型之路,究竟要如何迈开步子?

一年作业50余天,上半年难出海渐成常态

“去年冬天冷得早,雪下得又多又大,秋天开海以后,多数渔船干到12月初就停船靠岸了,海上风大雪大,不敢出去。年前有个别渔船出海作业,期望在年前多打点鱼卖个好价钱,但并不是多数。村里大多数渔船12月上旬就陆续回港了。”正月十三上午,来到初旺渔港码头置办渔灯节供品的船老大初名禹告诉记者。

“从前年开始,村里上半年出海的渔船比例就越来越低,去年休渔期提前到5月1号,很多船东干脆放弃了春季作业,一则春天本来洄游到烟台海域的经济鱼类非常少,出海一趟打的东西寥寥无几,二则出海成本越来越高,整体算下来是赔钱的。”初名禹说,“大家基本上也都形成了共识,等到秋天开海再集中出海作业,哪怕是赔,至少也能少赔点。

提起去年秋天以来出海的收成,初名禹依旧眉头紧锁:“一对400多马力的钢壳船,一趟出海拉上来的鲅鱼多的时候五六十斤,少的时候三四十斤,由于天冷得早,多数渔民紧着好天出海,也就是50多天,赶上好鱼汛的,各种海物能卖80万元以上,差不多能保住本;运气差的也就挣个40多万元,自己还要倒贴不少。虽然去年伏季休渔延长了一个月,但想修复多年来过度捕捞造成的渔业资源枯竭,仍不是一朝一夕,经济鱼类的比例没有明显提升,要不是去年海鲜价格普遍上涨了10%-15%,多数渔民这一年都可能‘白干’了。”

燃油补贴明年停发,出海“保本”难度不低

2016年休渔期开始前,山东省渔业部门下发通知,2016年发放的2015年度渔业油价补贴标准,比2014年度降低30%左右,2016-2019年度,捕捞渔船的油价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度的基础上逐年递减约18%。自2018年起,对达到限制使用船龄的老旧捕捞渔船,不再发放补贴;自2020年起,对作业类型为拖网的捕捞渔船,不再发放补贴。同时,2017年度减船转产渔船不得申报当年度油价补助。这也就意味着,从2019年起,我市所有老旧渔船将不再享受燃油补贴。

“初旺渔港有将近400条渔船,其中以二三十米长、功率404千瓦的一对钢壳船为主,但这批渔船基本上是上世纪90年代村里陆续采购的,船龄普遍在20年以上,个别超过30年,是典型的老旧渔船,明年基本上领不到燃油补贴。”初旺渔业公司经理赵经民介绍说,“以山后初家村里较多的200千瓦渔船为例,早些年燃油补贴在70-80万元,2016年前还能领到16-17万元的燃油补贴,去年基本上降到10万元以下,而明年没了燃油补贴,所有的作业成本都将直接从渔获里出,渔民增收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这几年用人成本越来越高,有时候一年忙活下来,船东挣得都不一定有船上的工人多。”船东初乃跃说。“一个大车(轮机长)3个月工资6-8万元,‘二船’也差不多得这个数,连船上帮忙搬卸的伙计,一个月工资也得1万5到2万,这还不算工人们日常的伙食费。出海一趟1天基本得1吨柴油,去年油价又比前年上涨了20%,一秋冬忙活下来,油钱往少里算也得60-70万元,加上渔船维修和保养,这50多天至少得打上100万元的鱼来,才基本能保住本,不然,就只能从燃油补贴里给工人出工资了。”

后继无人转型困难,“上岸”“下海”意见不一

出海收成难料、燃油补贴逐渐停发、成本又逐年攀升,世世代代从事捕捞业的渔民如何转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山后初家村的渔船外包较少,多为渔民独立使用、经营,但目前出海渔民多为50岁以上的中年人,40岁左右的已算年轻,多数渔民家庭的子女都选择不随父辈出海作业,只有个别在岸上帮忙。

“以前休渔期,还有一些渔民到附近的养殖场工作,打点零工,但近年来养殖场的用工旺季和出海作业时间基本重合,多数渔民以及放不下渔船,很难到别处从事‘本行’;而如果到周围的工业企业打工,则面临着年龄、技能和经验的尴尬,不少企业都不愿意收超过45岁以上的工人,而渔民除去出海捕捞,掌握的其他劳动技能并不多,加上开海后又要出海,也让不少企业犯愁。”大季家街道办事处党政办主任丁湧介绍说,“但即便如此,现在渔民在工厂打工的时间,普遍比出海作业更多。”

“短期来看,秋季作业在一年中出海次数和收成中的占比将越来越高。从长远来看,伴随着燃油补贴逐渐降低,渔民靠海吃海肯定越来越难,如果海持续‘瘦’下去,未来渔民整体收入肯定要出现滑坡。”初名禹告诉记者,不少渔民为了保证持续出海,靠港期间依旧对渔船进行了维修甚至大修,确保渔船性能。“今年秋天渔船出海估计仍不会少,是不是要弃船上岸,恐怕要到明年停发燃油补贴后才能看出端倪。从长期来看,回归陆地或许是必然。”

去年,山东省下发《关于海洋捕捞业压减产能的意见》,纳入国家数据库管理的减船计划2782艘,总功率17.9万千瓦,按比例逐年压减,到2019年年底全部压减完成;纳入市县减船计划的特殊渔船3418艘、12.3万千瓦,到2020年压减2000艘,到2025年年底全部压减完成,主动登记的涉渔“三无”船舶由当地政府在规定时间内处置完成。我市去年以来持续实行海洋捕捞产量负增长,制定并实施海洋捕捞业压减产能意见,优先压减老旧渔船、木质渔船以及双船底拖网、帆张网等对渔业资源破坏较大作业方式的渔船。

对于是否主动将渔船报废,渔民的声音也分为两派:一些马力、功率较小,基本依靠夫妻或家庭出海作业的渔船,报废渔船另谋出路的意愿较为强烈,而一些拥有大马力渔船的船主,则冀望休渔期带来的渔获量质齐升,维持几年好年景。

未雨绸缪,渔民转型已开始提前动作

针对压减老旧渔船产能、引导捕捞业转型升级,我市已开始未雨绸缪。记者从市海洋渔业部门获悉,今年,我市将推进现代渔业转型升级。打造海洋牧场升级版,创建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推进离岸海洋农牧化建设,掀起海洋渔业“第六次发展浪潮”,在长岛开展深远海智能化网箱示范,在莱州开展深远海大围网示范,全市建成海洋牧场管理平台8处、各类海洋牧场示范区20处,总面积突破100万亩。

而不少渔民,也早已开始了转型之路。丁湧介绍说:“以山后初家村为例,村里兴办了加工厂,对渔获进行深度加工,开发以即食类的小包装海鲜为主,目前已经通过多种途径进入超市、网店,取得了不错的销路。同时,不少渔民已经纷纷转向水产养殖,除去渤海湾周边的传统养殖项目之外,最远的甚至走到了海南,利用当地的优质养殖条件发展相应水产项目。”同时,在初旺渔港附近,一座养殖面积万余亩的海洋牧场,海参年产值已突破千万元。

传统渔船出海作业逐年减少已是大势所趋,冷库储藏海鲜和养殖海鲜,将补充市民的“海鲜篮子”。去年,全市新增省级以上海洋牧场示范区9处,海洋牧场总面积达到95万亩,占海水养殖面积的1/3。目前在建和建成的海洋牧场多功能管理平台共14座,深远海智能化坐底式网箱在建2座,总投资1.3亿元。龙口渔港、养马岛渔港被列为省级渔港经济区试点。同时,我市有300多万平方米陆基工厂化养殖车间、2万多个小型海水网箱、近1.2万个大型深水抗风浪网箱及30多万亩滩涂贝类养殖,不间断向市场供应海水鱼虾、螃蟹和贝类等鲜活海产品,保证市场供应充足。

此外,我市多年来持续的增殖放流,也取得显著成果:去年9月1日开海时,不少渔民的渔获中均有个头硕大的中国对虾,而近年来,我市近海已经很难捕捞到野生的中国对虾,鱼市上出现的中国对虾是近年来增殖放流的虾苗不断繁育而来,数量明显较往年有所提升。去年5月30日,开发区农海局在八角渔港放流牙鲆、大泷六线鱼等鱼苗20万尾;7月世界海洋日来临之际,我市在莱山黄海娱乐城放流黑鲷、黒鮶鱼,牙鲆、黄盖鲽等鱼苗共计10万尾。多年以来持续开展的增殖放流,既丰富了海洋种群的多样性,又为渔民实现了增收。

责任编辑:赵璇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