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返回首页大小新闻

社保预计减负超3千亿: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普降至16%

2019年04月10日 10:54 来源: 第一财经   

2015年至今,我国已经5次降低社保费率。即将于5月1日启动的新一轮社保降费率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这次是不设条件的、长期性的制度安排。

4月9日,人社部官网刊发人社部、财政部、税务总局、国家医保局四部委有关负责人就《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答记者问(下称“答记者问”)。人社部相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下称《方案》)实施到位后,预计2019年全年可减轻社保缴费负担3000多亿元。

社保降费在减轻企业负担的同时,也进一步加重了养老保险对于财政补贴的依赖度。2019年,中央财政安排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补助资金5285亿元,同比增长9.4%。

最大规模的“无条件”降费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各地可将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6%。《方案》经3月26日国务院第42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已由国务院办公厅4月4日正式对外发布。

此次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率降至16%,不仅是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降费幅度最大的一次,也是自1997年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以来最大幅度的一次降费。

答记者问称,单位缴费比例最多可降低4个百分点,不设条件也不是阶段性政策,而是长期性制度安排,政策力度大、普惠性强、减负效果明显,彰显了中央减轻企业社保缴费负担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当前,各省份(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企业缴费比例不统一,高的省份20%,多数省份阶段性降至19%,还有个别省份14%左右。受制度抚养比不同等因素影响,各省份降费率面临的压力不同。

一般来说,抚养比高的地区,基金结余情况较为乐观,降费率面临的困难较小;而抚养比低的地区,基金收支平衡压力较大,降费率面临着一定的现实困难。

人社部副部长游钧在4日国新办例行政策吹风会上表示,虽然个别省份费率20%的时候已经收不抵支,但如果不降费率,那企业的缴费负担就很难降下来,经营成本高,吸引不了企业投资,吸纳不到更多的劳动力,抚养比的问题始终解决不了,很难逃出这样一种恶性循环。

游钧称,出于这样的考虑,这次无论当地的养老保险基金是收大于支还是支大于收,人社部都希望能够降到16%,这样有利于形成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答记者问称,各地降费率后,全国费率差异缩小,有利于均衡企业缴费负担,促进形成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也有利于全国费率逐步统一,促进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游钧表示,从地区范围来看,此次降费除了广东、浙江两省以外,其他的各省份都可将费率降到16%。

根据人社部的测算,预计2019年,按照现在的方案可以减轻养老保险的缴费负担大约是1900多亿元,同时减轻企业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缴费负担大约1100多亿元,三个险种合计全年可减轻社保缴费负担3000多亿元。

降缴费基数“含金量”高

费率和费基是决定社会保险费缴纳水平高低的两个重要参数,在降低社保费率的同时,还主动核定调低社保缴费基数,也表现出政府在这一轮社保降费上的诚意和决心。

根据《方案》,缴费基数政策也要进行调整:一是明确将城镇非私营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加权计算的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作为核定职工缴费基数上下限的指标。二是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参加养老保险,可在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60%至300%范围内选择适当的缴费基数。

答记者问称,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比原政策规定的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能够更合理地反映参保人员实际平均工资水平,以此来核定个人缴费基数上下限,工资水平较低的职工缴费基数可相应降低,缴费负担减轻。

游钧表示,2017年我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月平均工资是6343元,同期私营单位从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为3813元,前者是后者的1.66倍,以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作为确定缴费基数的上下限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就出现了标准过高导致负担过重的情况。

第一财经记者在调查中也了解到,统计部门在统计时会将城镇私营和非私营职工的工资都做出统计,但各省人社部门以哪种工资来做社保基数却各有不同,大部分地区是以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工资来作为基数,但像北京、上海等高收入的地区,其缴费基数则已经低于当地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业内人士称,以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工资来作为基数的地区调低社保缴费基数后,企业和个人的缴费负担会有不同比例的降低。而对于北京、上海这样的地区,进一步下调或是上调的可能性都不大,预计会维持现状。

中央补贴企业养老保险超5000亿元

针对降低社保费率后,部分地区可能出现的基金收支矛盾更加突出的问题,答记者问提出的首要措施是,继续加大中央财政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2019年,中央财政安排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补助资金5285亿元,同比增长9.4%,重点向基金收支矛盾较为突出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省份倾斜。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9日在武汉健博会举办的“大健康产业财税与支付论坛”上表示,2018年政府一般公共预算对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补贴超过8000亿元,预计2019年将达到1万亿以上,占预算总支出的4%以上。

据财政部统计,从2011年到2017年,各级财政一般预算对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贴从3010亿元增加到7449亿元,年均增长16.3%,同期一般预算支出年均增长10.9%。“我国养老保险第一支柱财政补贴再加上社保预算,这两块加起来大约占到中国整个开支的40%,人口老龄化的加速正在使财政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朱青称。

财政部社保司司长符金陵表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力度也将进一步加大,上解比例拟从2018年的3%提高到2019年的3.5%,可以进一步缓解基金缺口较大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省份养老金支付压力。

据财政部测算,2019年中央调剂基金的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左右,受益省份受益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左右。

此外,答记者问还表示,相关部门将通过继续推进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积极稳妥开展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健全激励约束机制等措施,增强养老保险基金支撑能力,促进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责编 高原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