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老烟台人的舌尖记忆(八):烟台大蛤和大蛤包子的故事

大小新闻   2020年11月17日 10:19

林深专栏——文化蝶  


作者简介:

 林深,中国实力派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曾任《胶东文学》《新世纪文学选刋》《大众周刋》主编。八十年代出道,发表出版作品700余万字,多部作品获《小说月报》文学百花奖、山东省第五届精品工程奖、烟台市文艺创作奖等,并入各种选刋、年卷、年鉴、选本、排行榜。



烟台大蛤和大蛤包子的故事


文/林深

   


1、蛤蜊是烟台最多的东西,也是最好弄的东西,端个盆提个桶,拿个小铁爪子,趁着退潮到海滩去赶,满海滩都是,烟台人叫赶蛤。烟台人把各种蛤蜊统称为蛤,细分也如数家珍:有天鹅蛋、凤凰球、孔雀目(又名牛眼蛤)、紫牡丹(一种紫色的大蛤,一只只像一朵朵盛开的紫牡丹,烟台人叫它大花蛤),还有马蹄蛤、玻璃灯,瓷蛤、飞蛤、黑蛤、刀劈蛤、满天星等等。满天星又叫海瓜子,鸭巴子食,它南瓜籽大小,满海都是,你上海滩上摸就是,一潮摸几斤十几斤几十斤不在话下。大家嫌它吃着费事,一般是烧开了取汤用,似煮馄饨,做各类汤。它煮出来的汤是白白浓浓奶子一般,极鲜的。烟台主妇多愿用它煮紫菜汤,那是鲜上加鲜。再加上几滴香油,淬上鸡蛋花,加葱末香菜末,香味就拥抱着鲜味冲出来。那品相也好呀,白白的汤里,漂着褐褐的紫菜,散着簇簇的蛋絮,恰似一幅水墨山水画,几点绿意点缀其中,就像初春出绿时。这样的汤,不喝便已醉了。何况还双鲜……这是烟台最普通,看上去却是国色天香人间极味!烟台真是物宝天华。

这小蛤为什么叫“鸭巴子食”呢?人们用以煮汤,蛤太小不待宜吃,就用其喂鸭子。另外,海边人家的鸭子并不用喂,它们天天在海滩上长扁嘴一个劲地在沙里嘬啜,全是吃的这些小蛤,所以海边鸭也好蛋也好。其实,这些小蛤都叫来胶东越冬的天鹅吃了。它应该叫“天鹅食”,不高贵么?

蛤虽稀贱,却最高贵,有一种叫“魁蛿”的极大的蛤,一只大的能足有二三斤。通身黑壳,像大煤块,肉是红的。通常渔民网上几只都又扔海里,嫌它老、艮,不好吃。后来发现日本把它当宝贝,有专门捕捞它的船,成船成船的捕。日本人把它生剖开,取它的舌,一剖两开,展开,红红的像只蝴蝶,命名为“赤贝”。速冻以后蘸辣根吃,特别鲜嫩,是顶级宴会上的极品,国际上几万元一吨呢。后来胶东渔民也捕,剔去舌,剩下那些蛤肉,渔民也研究出“轻氽,脆吃”,也成佳品。上世纪八十年代,“赤贝”直涨到上百万元一吨。“魁蛿”生长于深海,赶海是赶不到的。能赶到的是略小于其的大黑蛤,肉却是黄白色。它生长在水深四五米的海底,需潜水到海底挖取,烟台人叫“扎‘天鹅蛋’”。我扎过,用一葫芦或塑料漂子或游泳圈或汽车内胎做浮子,挂一只网兜用以装挖上来的“天鹅蛋”。再在浮子上系一根长于水深的细绳子,前面拴一根短剑似的硬木棒。戴潜水镜呼吸管,执木棒潜入海底。那海底沙地遍是花生豆大小的孔眼。你捡着大的孔眼,把木棒猛插进出,浮出水面,换口气,再潜下水,顺着系在浮子上的细绳子就直扎到插木棒的地方,使劲向下挖,就挖上一只大“天鹅蛋”。当我吃到自己赶的“天鹅蛋”时,我才恍然,这李逵般的黑疙瘩为什么叫“天鹅蛋”。天鹅肉最为珍贵最为鲜美,能吃口天鹅肉是中国人的一个美梦,有点痴心妄想的意思。“天鹅蛋”个中滋味不言而喻了吧?“天鹅蛋”的吃法,其它蛤类挖法取法做法我将另文细叙。这里简赅地说一下蛤蜊是一种什么生物。它是一种原始生命,繁殖惊人,头一天,它被赶海的人们挖採殆尽,第二天,又布满海滩。它本就生的完美,又不及进化就被挖走,成了盘中美味。所以亿斯万年,它还是老样子而被划进“原始生命”圈。因此它具有“生命原能量”——是补充人体生命力的原始能量。

蛤中含有丰富的优质蛋白、维生素和微量元素,适合各类人群食用。它的主要功能是滋阴润燥,清淤清血,利水消肿,它能保持内脏和血管干净。无论男女老幼食之都可以得其清平温和。不信你试试,喝一碗蛤汤,周身舒泰半天美妙。

凉水蛎子热水蛤。蛤是夏天肥。蛤汤是最佳消暑品。夏天人的肠道容易存腐,几碗蛤汤下去,肠清肚净,皮肤细了,头发亮了,人好看了,劲也足了。蛤又名“还春丹”。

2、关于蛤的吃法有一千种。山西有一句歌词:“女儿能种万种花”。

胶东有“女儿能做千种蛤”的名句,可惜没人写这词。

你要想吃“千种蛤”,还是来烟台吧。

我这里只说用蛤包包子。烟台人用以包包子的是那大黑蛤。这种蛤,是黑色带点白花斑的。大的能有野鸡蛋大小,小的鹌鹑蛋大小,也是烟台遍海都是。烟台人家来客了,女人说孩子:“上海去赶点东西回来侍候客。”孩子挎篮或提小桶海滩一转,几斤大黑蛤赶桶里了,凑巧还能逮几只螃蟹,刨几个牡蛎,捡几条小鱼。孩子赶海工夫,女人已擀好了面条。孩子赶海回来,女人变戏法似的,做出一个牡蛎氽豆腐,一个炸小鱼,一个蒸螃蟹,一个炒海鸭蛋,大蛤开卤面。满满荡荡一炕桌,热气腾腾鲜香扑鼻,再盛一钵子自酿的葡萄酒。这是小户人家的家宴,再穷也不寒酸吧?

胶东女人,什么日子也能过得诗情画意。她们就像这蛤一样,上得大雅之堂,也下得苦水苦汤,她们总能把日子过的鲜美无比。她们虽像蛤一样普通而普遍,但品美质鲜。人们都说娶了胶东女人一生鲜美。海蛤,让人类生活有了鲜美的印记,让女人有了可喻证的形象!

大蛤包子是胶东女人最闪亮的杰作。先是因为日子紧巴,包包子缺肉少油。爱丈夫爱孩子爱老人爱生活的她们不忍心生活这样刮淡,于是就去海边赶点蛤回来,清水加点盐把蛤壳里的沙缓出来,洗净,包包子时放几个到包子馅里。蒸得开锅时,只听见锅里的包子嘎吧嘎吧作响,像爆苞米花似的。这是蛤蒸到了火候,在包子肚子里爆开呢。

不一会儿鲜香气冒出来了,半条街子都鲜透了。

再一会儿包子熟了,掀开锅,那发面包子暄腾腾,一肚子大蛤爆开了壳,顶得包子鼓鼓的,像一群胖胖的小白兔卧在锅里,喜煞个人。掰开一个鲜香入脑,咬一口,鲜透你!这时,饶你是白菜罗卜茭瓜冬瓜各等素不可耐的瓜菜馅,那也是瑶池仙味决非凡品!

后来生活好了,包子里有肉了,牛肉羊肉猪肉……加上大蛤,更是令人爱不释口。

人们换着花样吃过了四十余年。如今,又把瓜菜素馅大蛤包子找回来。被誉为“最健康美食”。

3、我对大蛤包子是有历史性记忆的。

小时候,家里极贫。母亲为了清苦的日子有点滋味,经常包大蛤包子。馅是白菜邦子或罗卜丝再加大蛤。面是地瓜面白面两样。地瓜面得先用开水烫一部分,再掺上白面加引子或酵母发出来,面开了,挑馅包包子。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烟台人常吃的家常饭。

六十年代我去四川建设“大三线”。母亲包了一锅大蛤包子让我背着上路……

到单位,我每顿都吃回锅蒸的大蛤包子。

一位叫黄鹂的女同事,呆呆呓呓地盯着我吃,小猫一般。

“盯着我看什么?”

“看你吃啥子哟,楞个鲜。”

我给她一个包子。

她吃一口,惊叫:“啥子包子楞个鲜哟!”

“大蛤包子。”

“大蛤?”她从包子里抠出一个大蛤细看:“咋个这个样子哟,好像我们四川的河蚌嘛!”

“不是河蚌是海蛤。算是海里长的蚌吧。”

她又突发奇问:“它肚子里长珍珠是?”

“海蛤不长珍珠。”我跟她解释。见她吃得并不得法,便耐心告诉她:“这大蛤在包子里蒸开了壳,一肚子鲜汁一半渗到馅里一半留在壳里。你吃的时候,先把売里的蛤肉和汁一嘬,那一刹那的鲜美是神仙也体会不到的哇!”

她嘬一蛤,叫:“哎呀我的哥吔!楞个这么鲜喏!”

以后几天,她顿顿要我的大蛤包子吃,犯了烟瘾似的。她有一次吃得掉了泪,说:“托生个烟台人楞个大的福份哟!”

我凑趣:“你可嫁到烟台去呀!”

她一呆,旋即脸红了……

在四川八年,每年探家返回时,母亲都会给我包上一锅大蛤包子带上,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仪式。黄鹂也吃了我八年大蛤包子。

那时,我们几个胶东小青年结盟不找四川妮。

当我们完成任务回烟台,火车站上惜别时,黄鹂呢呢喃喃地问我:“当年你说得那个话可算真哪?”

“什么?”

“我嫁到烟台去嘛。你愿意,我当场就跟你走!”

我没应声,赶紧逃上车。就为个大蛤包子呀?四川女孩子可真奇葩!

4、四十年后,我应邀参加峨嵋笔会。会后,我访到黄鹂。她已是当地一个县市的宣传部副部长了,刚刚病了,正在住院。我赶到医院,黄鹂居然一下子认出了我:“林深!”我惊奇她居然知道我的笔名!再一想,她一个宣传口的干部,知道我也不奇怪。

她含泪笑端祥着我:“眼还是那么亮,个子还是那么高,还是那么……”她摇摇头,“有老人斑了……头发也秃了……胖了……”

她转过脸去擤把鼻涕,转过脸来还是笑吟吟:“岁月不饶人哪!”我也给她弄得泪意潸潸。见她好像没多大变化,身材依然婀娜,风姿却是高雅,大有高干气质,头发虽稀疏却没有白。依见美人当年。

她说:“我这辈子,好像是读你的小说,回味大蛤包子度过的。”

我心辣辣,急忙岔开话:“你的病,怎么样?”

“胃癌。”

“啊?!”

“还没最后确定,等活检的结果吧……”

“真馋大蛤包子呀!”她无限留恋地说,“越是这时候越馋……”

5、回烟台,我立刻蒸了一锅大蛤包子,冷冻后用保温箱顺风快递给黄鹂。隔一天上午黄鹂就收到了。她发微信给我说:“中午就蒸了两个吃。”看图片,我怎么看她边吃边哭呢?

几天后她发微信给我:“活检结果出来了,是良性的,不是癌,暂时不用做手术,但要定期复查。”

我回她:“那也得多注意,防止恶化。”

她回:“硬是得加倍注意哟!这一辈子,算揣着一个累赘了哟!”

出院后,黄鹂又发微信给我请我帮她物色一套房子,她要到烟台养老……

我给她物色了一套方便赶海挖蛤的房子。

黄鹂就到烟台,赶上潮水就去挖蛤吃蛤。半年后她复查,肿瘤消失了,好像醒来的一个梦。她兴奋地给我发微信:“累赘没得了!快到我家来庆贺一下子哟,我给你蒸大蛤包子吃咯!”


责任编辑  LL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