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多项经济指标回暖 机构预计2019年GDP增速为6.1%

​时代周报   2020年01月07日 09:15

时代周报记者从国家统计局网站上获悉,2019年12月的宏观经济数据将于本周起陆续出炉。此外,国家统计局还将于1月17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届时将公布2019年四季度GDP等宏观经济数据。

多家机构近日表示,2019年四季度中国经济积极信号增多,多项经济指标出现回暖迹象—PMI等宏观经济先行指标已经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预计四季度GDP增速有望超过6.0%。

1月4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和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在京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下称“报告”)。报告预测,2019年全年GDP增长6.1%,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止住逐季下滑态势,全年增长为 6.1%。

时代周报记者在发布会现场获悉,多位与会学者认为,2019年全年GDP增速“保6”将在意料之中。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研究员袁钢明表示,从目前来看,2019年三季度多项经济指标出现了上翘。“有可能今年全年最后公布的数据是6.1%,也有可能下降到6.0%。”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稻葵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应该逐步转变发展思路,从过去主要关注供给方转向关注对市场需求的管理,释放出长期市场需求。

2019年CPI预计为2.9%

2019年中国CPI同比涨幅呈不断上升趋势。数据显示,2019年11月份,CPI同比上涨4.5%,较上月值3.8%增速增加0.7个百分点。1―11月CPI均保持持续上涨趋势,自2019年4月份进入“2时代”之后,又于9月份进入了超过3%的增长区间。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食品与非食品大类来分,2019年两者价格的涨幅出现明显分化。

数据显示,食品CPI从2019年2月份开始连月攀升,从4月份开始均高于5%的同比增速,11月份同比增速更是高达19.1%。非食品CPI则增速平稳下滑,前11个月同比涨幅均小于2%。特别是剔除猪肉后的其余商品价格水平呈现平稳下降势头,在2019年3―7月同比增速平稳在2%―2.5%区间,之后连月同比增速均平稳下滑,低于2%的增长率,鲜果类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从第四季度以来甚至为负数。

报告指出,剔除猪肉短期影响外,其他商品物价总体呈现平稳下滑走势,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国内需求疲软的现状。

数据显示,2019年11月猪肉价格上涨110.2%,影响CPI上涨约2.64个百分点。报告预测,2019年CPI预计为2.9%,2020年全年CPI预计为3.4%。

房地产投资增速下行

在房地产开发投资方面,2019年中国投资呈现增速下行的趋势,政策上企稳分化。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21265亿元,增速比1―10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1—11月,商品房销售面积148905万平方米,增速比1―10月份回升0.1个百分点。11月份,房地产开发景气指数为101.16,比10月份提高0.02点。2019年,一线城市住宅价格小幅提升,而二三线城市住宅价格累计涨幅小幅回落,部分城市二手房价格持续下跌。

报告预计,2020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将延续 2019年下半年的小幅下行趋势,难以复制2019 年的增速回升。2019年中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10%,2020年全年中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小幅回落至9%。

一方面,2019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为土地购置费用。2019年上半年土地购置费用占房地产投资的比例超过30%,远超历史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土地购置费用的增长大部分来自于去年土地交易的延期付款,进入 2019年后土地成交量大幅下行。因此,2019年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此轮增速回升不具有可持续性,房地产市场短期内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均没有显著利好。

但是报告也指出,2019 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销售增速略有回升,再加上一二线城市住房需求仍然旺盛,因此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失速的压力也比较小。

在政策层面,报告指出,2020 年全国房地产调控政策仍然以稳为主,出现大幅度刺激政策的可能性较小。而随着“一城一策”进一步落实,上海、深圳、广州、南京和青岛等一二线城市的限购政策有所放宽。报告认为,部分刚需旺盛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将可能出现火热。

2019年底杠杆率或达216%

2019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小幅上升。根据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测算,2019 年第三季度中国实体经济(包括政府、非金融企业和居民)杠杆率为 251.1%,与 2018 年末的 243.7%相比,上升了7.4个百分点。

报告预测,截至2019年底中国杠杆率为216%,比2018年年末的水平高5个百分点。

尽管近期宏观杠杆率有小幅上升,但报告认为,杠杆总量仍处于合理区间,不足以引发过多担忧。报告提出,中国近年来杠杆率的上升有其内在原因:第一,中国近年来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和金融深化的推进,使得大量的土地、房屋等实物资产可以用作抵押以获取银行信贷资金,这很大程度上抬高了居民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第二,2008年以来地方政府加大基建投资力度,根据相关测算,地方政府隐性负债规模达到30万亿元,主要来源于银行的信贷资金,助推了杠杆率的上升;第三,中国融资结构中股权融资占比低、国民储蓄率长期持续较高水平,使得大量的投资最终以债务形式存在,推高了中国杠杆率的整体水平。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领域的部署中明确提到:“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报告也提出了政策建议,即成立全国性的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统一管理地方基建项目的规划、融资、建设与监督。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