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财经热评||滴滴顺风车复活:“大肥肉”还是要吃,女性安全仍如履薄冰

大小新闻   2019年11月07日 10:22

尽管两起轰动全国的恶性案件后,滴滴“无限期下线”;尽管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与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曾表示“在逝去的生命面前,我们没有任何借口”。

但消失了14个月后,滴滴最终仍难以放弃顺风车这块“大肥肉”,再次复活,因为众多后来者正在抢食“大蛋糕”。

顺风车是块“大肥肉”

2015年,上线不到1个月,滴滴顺风车入驻11个城市;不到2个月,滴滴顺风车已经覆盖了137个城市。这样的成绩让原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颇为自豪。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线后3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做到了出租车几乎用两年才完成的成绩。”

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日均订单量达到200万,顺风车乘客数超过3000万,覆盖城市达到351个。

2019年,根据滴滴对外公开的数据,顺风车业务上线三年多时间内,顺风车的日订单量达到100至200万单,按滴滴全平台的2000至3000万单的日接单量来看,占比接近10%。

但是来自极光大数据今年3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在顺风车下线后的2018年下半年,滴滴的日活(DAU)从8月份最高点的逾1600万,降至12月底的1105万。

失去顺风车,不仅严重影响了滴滴用户活跃度,更令其盈利前景愈加模糊不清。事实上,顺风车业务在滴滴内部除了充当现金牛之外,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是滴滴盈利的希望所在。

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在七年间先后获得14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240亿美元。7年时间已经过去,滴滴始终未能改变亏损的命运。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亏损额度高达109亿元。创始人兼CEO程维也曾公开承认,滴滴成立至今从未盈利,累计亏损已达400亿元,未来能否盈利不好说。

这样的局面下,作为滴滴内部唯一规模化盈利的业务,顺风车的重要性被凸显出来。

如此一块肥肉,滴滴不忍割舍,其他平台同样虎视眈眈。

众多后来者抢食“市场蛋糕”

滴滴顺风车下线14个月,这期间,整个市场变化不小。最大的变化,则是在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后,空出来的一部分市场空间助推了嘀嗒、哈啰等平台分食。

成立于2014年的嘀嗒,在入局顺风车业务后,短时间内涌进100万注册车主。

2018年12月,从单车平台升级为出行平台的哈啰出行,开始招募顺风车主,官方称20天招募了100万名司机,并拿3000万补贴司机和乘客。此后,顺风车业务的推进一路加速,2019年2月,哈啰正式宣布在全国上线顺风车业务。

此外,高德地图、曹操出行也开始布局顺风车业务。在众多出行平台都在挤破头想挤进顺风车业务时,滴滴的缺席或许令其自己都难以忍受。

但此时,滴滴重新上场不仅要面临着重获用户信任的考验,更要与已成气候的竞争对手们激烈厮杀。

顺风车“女性宵禁”=性别歧视?

11月6日,滴滴顺风车在北京、哈尔滨等七城上线,并没有引起想象中那么大的关注。令滴滴没有预料到的是,反而是其中的一条关于女性乘客只在5:00-20:00能享受服务的细则引发了大众热议。

大众的观点分为两派。

有用户将顺风车的“女性宵禁”和性别歧视划等号。一名女权主义KOL在微博中写道:“滴滴的逻辑是,如果女性夜间使用顺风车不安全,就禁止女性使用。按照这样的逻辑,如果女性在夜间出行不安全,就禁止女性出行,如果女性出入娱乐场所不安全,就禁止女性娱乐。”

也有用户站出来为滴滴辩解,认为很难让一家企业兜底社会治安风险,“它(指细则)的确不是无端生出来的,其背后有着太多的苦衷和局限”。

对此,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表示,作为一位资深女白领,也觉得现在的顺风车产品功能对女同学不太好用。滴滴方面称,产品下线的一年多里,滴滴顺风车共迭代了十几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整改围绕真正的顺路行程、真实身份核验,以及全程安心保障三个点来进行打磨。“未来正式上线的方案,将根据社会各方的意见反馈持续不断完善。”

正如柳青事后在微博中所说的一样,现在滴滴的顺风车“在安全问题上,还是如履薄冰的试运行”。滴滴这次对于“女性宵禁”的做法显然还有改进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女性安全不止是一家公司的职责,也是全社会的责任。

大小新闻综合

责编  高原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