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那个演戏掏心掏肺,动人且真的烟台女孩任素汐

本报综合   2019年04月15日 18:06

算上出演的第一部作品,任素汐已经出道12年有余,这12年间她大多数时间都活跃在话剧舞台,算上《无名之辈》她也只出演了四部影视作品。

今年开始,任素汐开始尝试参加节目,增加曝光率,希望摆脱演员被选择的命运。虽然作为一个演员来说,她的外貌并不是加分项,但是任素汐一次次用实力证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才是行走江湖的利器。

随时随地打开生活的触角

任素汐出生于山东莱州,从小在一个充满艺术氛围的家庭长大,17岁就考入了中戏导演系。大二那年,她第一次接触舞台剧,就这样就阴差阳错地被师兄师姐“扶上”了话剧舞台。

导演周申是任素汐中戏的老师,在看过任素汐的一场戏后,周申邀请她来演话剧《驴得水》的女主角。谈起这位老师和伯乐,任素汐满怀感激,“谁都不认识我的时候,他让我演《驴得水》的女主角,他信任我,看到我可以做到,这种信任多么重要。他给了我演戏的自信,给了我实践的机会,给了我表演理论的支撑,他是我的一面镜子,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

6年来几百场的演出,话剧版《驴得水》中的“张一曼”给任素汐带来了超高人气和大量粉丝,她的表演收放自如又极具爆发力,剧中演唱的《我要你》“撩人动听”,让人“如痴如醉”、“难以忘怀”,她成了戏剧圈公认的“小剧场女王”。

但同时她也承受着巨大压力,曾经因为入戏太深几近崩溃,只能通过疯狂吃辣来舒缓情绪。后来,随着舞台经验的累积和自身的成长,任素汐从起初的身心俱疲,慢慢学会了从角色中抽离,通过看书、插花这些让自己放松的事儿分散注意力。

2016年,电影版《驴得水》为她赢来了更多的赞誉,更高的知名度,这之后她选择后退一步吸收营养,两年过后却发现时代、机遇和好剧本都是不等人的,只好又重新出发,主动出击。随后她参加了两档热门综艺——《幻乐之城》和《演员的诞生》,惊艳的表现为她换来两个标签,“唱哭王菲的女人”和“被邓超微博打call的女人”。

对于上节目,任素汐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底线,那就是不曝光私生活,以作品的方式和大家见面,《幻乐之城》《我就是演员》也都是有作品基础的。对于后者,任素汐一开始是抗拒的,她觉得“表演为什么要比赛,表演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事情”,后来转念一想,要展现出自己对工作的斗志,人家才会拿着好剧本找来。她在《1942》片段里饰演的母亲形象让几位评委为之动容,徐峥更是当即对她说,“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任素汐是个体验派演员,无论是话剧还是电影,对自己的要求就是真实,她一直没有停止积累生活素材,就连当天的采访也是这样。“其实就是随时随地打开生活的触角去感受,这是你最好的学习。比如说我今天有这么多采访,每次面对的人都不一样,我会对每个人的性格有一个判断,温婉的、快人快语的,某一天我接到这样的角色,那我是不是可以挖掘我见过的这些人,而不是我凭空捏造出来的人”。

有趣的灵魂是武器

可能由于上升处女座的关系,生活中的任素汐崇尚极简,喜欢帽衫牛仔裤的休闲打扮,不工作的时候就听音乐、看电影,看到自己觉得好看的电影,就发微博安利给大家,《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找到你》,今年上映的这些热门影片都曾被她安利过。

对于私生活,她一直捂得很严实,抗拒过度曝光自己,微博更新频率也不多。经纪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说她“咱也不能完全没消息啊”,最后在经纪人的逼迫下,她非常无奈地转发了一条关于自己的微博。

任素汐的身上有着山东人的行侠仗义,看不得身边的人遭受非议,有网友质疑郭麒麟上《演员的诞生》走了后门,她第一时间站出来解释,肯定这位合作伙伴的踏实和专业。

她一点都不端着,自嘲自黑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在《驴得水》《幻乐之城》中都曾一展歌喉的她,也为几部电影唱过主题曲,对于大众对她唱歌才能的肯定,打趣自己“不是歌手,唱得不好也不害怕”。

任素汐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美女,面对网友对她“脸长”、“不漂亮”,长得像“易建联、冯巩、李宗伟、卢庚戌……”的评价,她不仅不急不恼,自己也加入讨论,自嘲硬照是“雌雄同体”,还转发网友调侃自己的微博。

诚然,相比话剧更注重内容上的东西,电影更加真实,演员在镜头前就是一张被放大的脸,但这并没有对任素汐构成困扰,“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好不好也就这样了,你不喜欢我,总有人喜欢我,有趣的灵魂才是我的武器”。

身体被困住,演技放飞了

电影《无名之辈》的故事发生在一座山间小城中,一对低配劫匪、一个落魄的泼皮保安、一个身体残疾却性格彪悍的毒舌女,以及一系列生活在社会不同轨迹上的小人物,因为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乌龙劫案,阴差阳错地拧到一起,发生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喜剧。

任素汐饰演的毒舌悍妇马嘉旗,是从话剧《蠢蛋》中生发出来的角色。一个高位截瘫的残疾人,想要寻死的某一天,家里来了两个憨贼,憨贼希望她别说话,不然就打死她,马嘉旗一心寻死,矛盾就此产生了。

对于话剧和电影塑造角色的不同,任素汐有她自己的理解,“大情景是很像的,因为话剧是个概括的真实,坐得远了观众也看不太清楚,电影就需要更加的真实,服化道帮助你相信那个情景,人物逻辑更需要推敲,就像生活中有人跟你讲了一件真事”。

电影以西南官话呈现,这就要求演员在有限的创作时间里不停的练习。恰好剧组里云贵川籍贯的人比较多,任素汐利用语言环境的优势,与大家打成一片,后来方言说得越来越好,这才成就了影片中那段气贯山河的骂人片段。

除了要克服语言关,任素汐还要面临肢体受限的难题。马嘉旗是高位截瘫,注定了这个角色不能有很多肢体动作,演员需要生活在一个动不了的情景里,而任素汐的戏份也基本上是在轮椅上完成的。“相信这个情景比较难,这就需要我去了解这个角色之前经历了什么,跟那些有交集的人发生了什么,把这些东西梳理清楚,坐在房间里说这些话的时候,才不至于是个空壳子”。

影片中有一场淋雨的戏,正常人会因为冷而发抖,但是马嘉旗是高位截瘫,她不能抖,一抖就会穿帮,这场戏任素汐是忍着冷战完成的。她对待自己一向严格,“一个人在镜头前,有多少人辅助你完成这一个镜头,那些道具、灯光、场工老师吭哧吭哧干半天,你不好好演,对得起谁”。

电影《无名之辈》如期上映,由任素汐作词作曲加演唱的宣传曲《胡广生》MV也随之发布。任素汐用歌词为章宇饰演的胡广生作传,也用这种方式和角色告别。这首歌声线温暖,曲调舒缓,经由任素汐的深情诠释,马嘉旗与胡广生的柔软情感得以徐徐呈现。

责编 高原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