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夜烟台!到2021年市区将建成市级高品质夜间经济聚集区11处

大小新闻   2019年12月01日 10:06

大小新闻客户端12月1日讯(记者 刘海玲 摄影报道)当夜幕降临,城市灯火璀璨。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开始了属于自己和家人自由支配的休闲时光:与朋友聚餐、商场购物、看电影、进剧场、泡健身房……据统计,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夜间消费的比重早已占到全天消费的50%以上。商务部相关报告显示,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大型商场每天晚上18-22时消费额占比超过全天的一半。

当前,我国夜间经济正在崛起,方兴未艾。各地纷纷抓住契机,推出鼓励夜间经济发展的政策,进一步促进城市消费增长。10月份,烟台市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1年市区建成市级高品质夜间经济聚集区11处,每个县市区建成特色街区1-3处,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特色鲜明、业态多元、管理规范的夜间经济发展格局。

其实早在2004年,我市就出台了发展夜间经济的意见,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与潍坊、青岛、济南等地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作为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他们对于这道关乎自己生活质量、经济增长的“命题”又有着怎样的思考?

市民呼唤夜市归来

说到夜间经济,市民最先联想到的恐怕就是夜市了,然而烟台老夜市几经搬迁,目前已经了无踪迹,市民的“夜市情结”无处安放。

烟台夜市有27年的历史。1992年,华联夜市初步形成;1993年,胜利路夜市被正式批准,从老华联迁到了胜利路北段;2004年,随着夜市规模的扩大和人流量的增加,考虑到场地和交通等因素,夜市第二次整体搬迁到了胜利路南端,但随之而来的噪音、拥挤的人群及卫生问题,让胜利路附近的居民备受困扰;2005年,夜市从胜利路南段迁移,正式进驻西大街,一直到2008年。

在西大街的3年,是夜市经营中的最鼎盛时期,很多摊主也是在此时走上了致富之路。西大街夜市有1000多个摊位,人山人海,灯火通明,夏天要经营到凌晨一两点,但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占道经营、阻碍交通、影响市容及扰民等问题。为切实保障夜市经营、消费者安全,促进夜市繁荣有序发展,市委、市政府决定对西大街夜市进行整体搬迁,把地址选在了西南河体育场。

2008年11月1日,夜市整体搬迁至西南河体育场内。然而,与西大街比起来,西南河体育场较为偏僻,人流量较少。2018年8月29日,西南河体育场夜市正式关闭,每个商户领到2000元补助款,原因是西南河体育场将进行其他城建项目的开发。

今年4月份,不少市民欣喜地从网上捕捉到信息,夜市在三站前进路开市,然而没几天夜市就散了。记者从主办单位三站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4月份是三站夜市试营业,报名的商户有400多个,出摊的200多个,因东方巴黎居民反映噪音问题,相关部门将夜市劝退,当时商户们极不情愿地离开了。

夜市,似乎一直和脏乱差、噪音为伍,上不了大台面。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兄弟地市青岛的夜市却红红火火。青岛知名的夜市有四处:青岛商业街台东夜市每天的人流量达20万人次,最高达50万人次;青岛香港中路夜市占据了香港中路两边宽阔的人行道和绿荫路,业户主要经营各种外贸服饰产品,以韩日款为主;栈桥夜市主要是经营各种小商品和海鲜烧烤,游人如织;中山路夜市汇集了全国各地的各种美食,应有尽有。

烟台市民甄德平是位老夜市人,对夜市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感受。他告诉记者,从2006年到2017年年底他一直赶夜市,卖手机、电话卡、手机壳、贴膜等,每年的5月-10月是夜市的旺季,2006年-2009年是收入较好的年份,最高时月收入三四万元,即便是在淡季,月收入也在万八千。2010年以后,夜市受到网购冲击,但经营者的收入仍不在普通上班族之下。有的经营者白天开实体店,晚上赶夜市出摊,收入也还不错。但2018年夜市关闭后,只靠实体店白天的经营,部分业户的买卖难以维系,他们迫切希望夜市能恢复。现在的南洪街上,每天晚上聚集了很多老夜市人,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小型夜市,至今没有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

11月27日夜间,气温降到了零下,记者在南洪街上看到,卖服装和小商品的摊主们仍坚持出摊。在此卖衣帽的王女士认为,“因噎废食”不可取,夜市最能考验一个城市的管理水平。夜市经济成本低,入市门槛不高,人人皆可参与。因此,要扩大群众就业、增加群众收入,恢复和发展夜市大有可为。同时,夜市的人流也可以带动周边商家的消费。“夜市,无论春夏秋冬,都可以增加一个城市的烟火气,是最接地气的夜间经济。”王女士说。

“对于绝大多数上班族来说,陪着家人逛夜市,是一种生活需要,家里需要的小物件夜市上基本都能找到,且物美价廉;逛夜市也是一种生活情调,它能够有效缓解一天繁忙工作后的疲劳,增进家人之间的感情和交流。”家住阳光100的王怡女士说。

记者从芝罘区商务局商贸流通科了解到,目前芝罘区还没有设立夜市的规划,但将对南洪街夜市、文化广场夜间书摊、上夼西路等地自发形成的小夜市加以规范,避免出现散、乱、脏、堵的现象。商贸流通科刘达川科长希望相关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也能参与进来,积极与城管部门协调,因地制宜,因势利导,科学合理地划定夜市的时段和地段并加强管理。比如,可将文化广场零散书摊规划成夜间书市,将南洪街小夜市规划成为外贸服装和小商品夜市,使各个夜市各具特色,实现便民与经济发展两不误。

夜间小吃街呼之欲出

民以食为天,一条小吃街往往能让游客流连忘返。广西南宁中山路美食街、湖北武汉户部巷、南京夫子庙、西安回民小吃街、上海城隍庙、成都锦里小吃一条街、丽江四方街,对于游客来说,如果去了这些城市而没去这些小吃街,那等于白去了。

在烟台,您能想到的小吃一条街有哪些?记者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是:南洪街!万达芝罘金街并没有上榜。南洪街承载了太多烟台人的记忆,但它并不宽的街道、破旧的老居民楼和头顶上交错杂乱的电线已无法满足现代游客对就餐环境的需求。作为一个滨海旅游城市,烟台需要一条撑得起门面的小吃街。

在山东三站股份有限公司采访有关夜市的情况时,记者从总经理徐万辉处了解到,三站也洞察到“小吃”里的“大商机”,正在规划设计小吃一条街。徐总经理介绍,三站市场兴业路上的小吃一条街上现有37家商铺,今年被烟台市市场监管局列入烟台市规范小吃示范街,公司计划对小吃街的门头顶部进行仿古装修改造,加装夜间亮化灯光,使之成为三站市场夜市的一个新亮点,吸引广大市民和游客。

除了小吃街,还计划在夜间开放有着22年历史的三站韩国城;在三站小商品市场的中心地段设置8辆购物和餐饮彩车;打造文化戏台,吸引烟台京剧票友前来表演;茶叶城定期举办茶艺表演;在新大楼负一层开设烟台市最大的进出口商品集散中心,总面积约6000平方米;在新大楼的消防小巷内建设文化长廊,将烟台的历史文化特色展现给广大顾客及游客。

徐总经理算了一笔账,按照夜间市场从下午5:00到晚上10:00计算,小商品市场1号楼、韩国城、古玩茶叶城、小吃街、国际小商品城用电量按照购电的成本价每度0.78元计算,每晚增加耗电约9186元,每月约27.5万元,全年约330多万元。其他的费用还有人工成本、外部照明、街区改造、增设花车等,大约需要投入2000多万元,“根据市政府美化亮化夜间灯光,打造‘夜游港城’观光休闲体验带的发展思路,我公司认为,目前三站市场的发展以及我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规划符合政府的发展思路,我们希望能为烟台夜间经济及旅游市场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记者了解到,目前三站市场夜间开放项目规划已报三站市场服务中心审批。

无独有偶,记者了解到,烟台南尧实业有限公司欲投资3亿元建设“烟台街”,项目目前也设计完毕,下一步将进入送审阶段。该公司商业地产运营中心主任程杰琳介绍说,南尧新都汇作为一个区域性商业综合体,开业两年来业绩逐年增长,在现如今实体经济萎缩的大环境下并不多见。公司乘势而上,计划在新都汇东侧新建“烟台街”,全部为二层仿古建筑,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可设立100多个商铺,主营全国各地名小吃。街内设立张裕公司、栖霞牟二黑、龙口丁百万等仿老门头,每一个店铺的装修特色代表一个年代,更为60后、70后开设民俗怀旧展览馆。未来,烟台街晚间经营至少到10点。

程杰琳认为,夜间经济不应是简单的白天营业的延长,要注入科技、文化、艺术等元素,重内容、重体验,才能吸引到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

点亮海上夜旅游需要政策扶持

我市《关于进一步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意见》中提到,将在滨海一带,依托丰富的山、海、岛、泉自然生态和历史文化资源,美化亮化夜间灯光,打造“夜游港城”观光休闲体验带。在海上推动开发夜间游船等项目,构建“仙境海岸”夜游体验带。

山东(烟台)永安国旅总经理邹磊从事20多年旅游业,他认为围绕山、海发展夜间旅游潜力巨大。北京古北水镇的星空夏季活动、上海的夜游黄浦江、重庆两江夜游、西安的“大唐不夜城”、西双版纳的“澜沧江湄公河之夜”都格外火爆。近年来广受好评的山水实景演出项目将实景与灯光完美融合,成为游客夜晚活动的佳选。

“多少年来,烟台一直是旅游中转站,如果烟台能创作出大型海上灯光秀,或以真山真海为舞台,融合烟台文化、民俗创作出大型演出,就不愁留不住游客。同时,参与演出的可以是农民或渔民,这将为他们增加一大笔收入。”邹磊说。

据悉,烟台海上游船项目“夜炫芝罘湾”今年5月1日推出以来,广受好评。该项目的投资企业新绎旅游烟台区域公司总经理李滨佐表示,烟台新绎旅游斥资打造了两条高端“寻仙号”主题游艇,每条游艇99客位,超大空间、全景式玻璃幕墙、超大近水甲板,游客置身其中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大海的辽阔与魅力。船内的娱乐设施也一应俱全:VIP包厢,移动式KTV。在船上观看滨海广场、渔人码头、滨海路沿线灯光秀,欣赏“天光、灯光、水光”争辉的独特美景,船上配备精致餐点小吃、新鲜特色海鲜并提供啤酒畅饮,随船更有精彩的演出,真正实现了集餐饮、娱乐、赏景于一体,每张船票价格为158元。

“然而,至11月中旬停航时,两条游艇今年运行期间已赔进去130万元。” 李滨佐无奈地对记者说,“七八月份旅游旺季时,上船的旅客要排号,但过了这两个月,座都坐不满。60天怎么可能赚回365天的钱?”李滨佐认为,要想拉长旅游黄金期,芝罘湾有待进一步开发,他有一个设想,就是在海上投资制作大型灯光秀,为游客提供有别于其他城市的夜间享受。“政府部门应该在政策上向旅游企业倾斜,给予资金补贴或减税降费,如夜间电费给予优惠,夜间游艇、文化演出在票价上给予一定补贴等,把夜间旅游项目亏损企业‘扶上马’。在广州、南京等夜间经济发展得好的大城市,减税降费正成为夜间经济发展的一大助力。”

记者注意到,我市《关于进一步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提出,将对公交、环卫、文化、体育等公益性单位因发展夜间经济延长运营时间产生的亏损给予适当补贴。

能否让夜间停车更宽松些?

众所周知,夜间经济的核心消费群体较多为年轻人,他们希望夜间停车方便一些,与白天相比管理上更加宽松一些。

孙先生是芝罘区一家私营企业主,今年6月份的一天晚上,他与朋友聚餐,将车停放在塔山明珠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内,因为喝酒了,晚上他打车回了家。次日上午去停车场开车时,被告知产生了38元的停车费,第一小时停车费2元,之后每小时4元。孙先生觉得收费不合理,找到市场监管部门,得到的答复是这家停车场实行的是市场调节价。孙先生说,因为停车费太高,晚上在此停放的车辆并不多,造成了停车场资源的浪费。孙先生认为,“放管服”不应一刀切,市场有一定的调节性,但市区停车也是民生问题,发展夜间经济更要考虑停车问题。对于执行市场调节价的停车场,夜间停车应该设定收费上限,并鼓励夜间减收停车费。对于政府投资建设、执行政府指导价的停车场,免收夜间特定时段的停车费。

记者了解到,南尧新都汇开业两年半来业绩节节攀升,其负责人表示,这与新都汇限时免费停车有很大关系。新都汇从2017年4月28日开业到今年8月,地上地下900多个停车位限时4小时免费停车,因出现周边居民蹭车位影响消费者停车问题,今年8月后改为限时3小时免费停车。经常来此的吕女士对记者说:“每次来新都汇停车都像捡到宝一样开心,在楼上购物、吃饭毫无紧迫感!希望市区其他商场也能效仿新都汇的做法,每免收一小时停车费,顾客可能会增加几百元的消费。”

记者采访中,不少市民希望交警部门放宽夜间文旅消费集聚区周边停车管理,增设夜间路边临时停车位。在烟台联通工作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今年夏天到青岛城阳区,晚上与朋友逛吕家庄夜市,朋友将车停放在夜市旁的正阳路一侧,那里停放了大量的私家车,交警在附近维持交通秩序,朋友说:“不用担心交警贴罚单,交警服务于夜间经济,实行人性化执法。”

除了夜间停车,公交延时运营也是市民关心的热点,目前市区末班车发车时间大多是冬季21点,夏季22点,但也有线路不同。如46路车冬季21点半,夏季22点;80路车冬季21点,夏季21点半;21路车冬季20点半,夏季21点。大悦城、万达等大型商场晚上营业到10点,营业员下班基本坐不上公交车,没开车的顾客也只能选择打车。很多餐饮服务员也是九十点钟下班,紧赶慢赶可能还是会错过最后一班公交车。他们希望公交末班车至少延长半小时发车,为市民的夜间生活提供更多便利服务。

采访中记者发现,老百姓眼中的“夜间经济”,不是仅仅为了促进消费,更多的是城市服务功能的完善、延伸、提升,让大家感到越来越幸福。

责任编辑:徐艳琳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