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外国网友开脑洞:能像制裁朝鲜那样,制裁中国吗?

观察者网   2020年08月30日 09:42

在外网“知乎”Quora上,中国“何时崩溃”、“啥时政变”算是老话题了。近来随着中国影响力趋强,另一种饱含失望意味的提问风格也开始出现。记者摘取并翻译了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两则问题(一则关于“外患”,一则关于“内忧”)及相关回复,供读者参考。



问题一:“现在是不是已经来不及遏制中国崛起了?”



比尔·陈:更值得一问的应该是,你能像制裁朝鲜那样制裁中国吗?


比如,禁止所有银行接触朝鲜货币,或彻底将朝鲜银行系统逐出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美国主导的国际银行同业间国际合作组织)这类极端制裁手段,你能对中国使用吗?


在国际资金流动方面,纽约掌握着无与伦比的金融情报。这是一种“美国队长”式的超级力量,能对其选定的受害者施加金融的末日审判。


朝鲜只有2600万人口,即使其今天就公布自己的GDP数据,也无法在全球GDP曲线上找到它。


中国拥有世界20%的人口,全球贸易无法与中国隔绝。


全球最繁忙的20个港口,一半位于大中华地区(Greater China)。


客运量最高的10个机场,3个位于大中华地区。


中国股市市值近10万亿美元。


世界上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正开始采用人民币结算。


遏制朝鲜发展没有风险。但如果一个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就能让整个欧盟的货币联盟崩溃,很难想象中国陷入危机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而为了阻止中国崛起,很不幸,世界将不得不付出同样巨大、甚至更大的代价来伤害自己。没有低成本的解决方案。事实上,连高成本的解决方案可能都不存在。


现实是,现在是2020年7月。我们已经步入新冠大流行这个21世纪危机足足200天了。


你们的国家或者世界除中国以外的前20大经济体,建起多少个人防护装备(PPE)工厂了?


在所谓“去全球化”的时代,你们对中国的PPE和医疗产品有多依赖?


你们愿意为同样质量的产品支付数倍的价格吗?


你们能承受继续排斥中国的代价吗?


我很想知道,你们的国家是否能负担得起不与中国进行贸易。


这将会成为下一代宏观经济学学者们的案例研究模型。


问题二:“你认为,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是否会因为无法控制自由而最终解体?”




比尔·陈:为什么共产主义等于没有自由?


现在每年大约有10%的中国人口出国旅游。


而且,他们都选择返回中国,并没有排长队去国外寻求庇护和大群人嚷嚷着要自由的情况发生。


即使海外留学的中国毕业生们也在返回中国。不到五分之一的留学生选择不在中国大陆开展事业,尽管他们已经走近或亲身经历过“自由”与“繁荣”。这些是拥有高学历的顶尖知识分子,他们可以去往世界各地,但是他们决定将自己的未来扎根在中国大陆。


我们谈论的是从麻省理工、哈佛、剑桥这些声名显赫学府走出的毕业生。


这个世纪属于亚洲。


别再兜售那些20世纪的陈词滥调了。和奴隶制、法西斯一样,对“自由”的西方诠释是过时产物,需要被重新书写。


丽谷冢(Rei Tanotsuka):不。


我对西方盎格鲁萨克逊式的低层次思考感到惊讶。“我们拥有自由”这句被大量模仿到令人作呕的广告语,被视为独立思想和言论自由的标志。你要是能在西方找到一个理解他们自己有多不自由的人,这样的人才算是读过书的。


如果外星人来到地球,这个国家一定会令他们感兴趣:它的民众完全受制于美国,却又都以为自己拥有很多的自由。就在当下,澳大利亚在自己的国家内就有一个禁止所有澳大利亚人(包括澳大利亚政府)进入的地区,交由另一个“自由的”、非共产主义国家管控。你能猜出是哪一个国家吗?是的,就是美国,这个地区叫做“松树谷”(Pine Gap)【1】。


撇开这一点不谈,你们是否想过,除了人为制造的问题以外,政权没落其实也与自然因素有关?除了民众厌恶当前政权以外,政权倒台常常也与疾病和气候变化相关,导致整个地区不再适合居住、大批人口外流,削弱了国家的实力。


撇开这一点也不谈,你们是否了解一个由一人白手起家建立起来、与“伟大的”民主英国撇下的香港相比更显欣欣向荣的一个小国,新加坡?新加坡会很快崩溃吗?你看到的是一些奇怪的公民向往着被西方绑架的“自由”,但大多数人看到的是他们原生的城市发展、可持续的商业法律、充足的医疗保障,以及尽管房价和西方一样过高但80%人都有自己的房屋,并得意地表示他们国家拥有优秀的领袖。哦对了,新加坡的种族相处也很融洽哦。


新加坡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摆脱了种族鸿沟、诞生了国家身份。而在我的家乡澳大利亚,经过了170年,土著仍然称我们为“病毒传播者”;至于400年后的美国,至今依旧在被种族问题困扰。


自由是无法控制的,自由只能自安全之井中喷涌而出。你需要营造出和谐的环境,自由才能蓬勃发展,你无法在摇摇欲坠的状态下维系自由。


如果你对带枪的邻居感到恐惧,无论国家在法律上规定了多少自由给你,你都无法对出门这件事感到轻松自在。


真正的自由,是知道自己在生病时能够去医院,知道你的治疗方案不会因为大型制药公司的游说而被禁掉;真正的幸福,是知道你的政府不会一遇到棘手的事情就去煽动种族主义怒火,不会仅仅因为做不好自己的工作就把别人当替罪羊。


你们口中的中国的政府,比任何一个西方政府都更加优秀。


在你想出任何有关“限制自由”的反驳之词前,都别忘了,阿桑奇正是因为说出真相而被囚禁了起来。除非美国放弃抓捕行动,否则西方任何人的话都是虚伪之词。


【1】松树谷,位于澳大利亚中部小镇爱丽斯泉西南18千米的卫星监视基地,由澳大利亚和美国共同建造,目前的官方名称为联合防卫设施松树谷,是美国国家安全局进行全球情报拦截窃听的重要站点。澳大利亚民航安全局称,松树谷的领空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处禁止进入的区域。有媒体称,松树谷是一处外星人基地,在这里实施“人类和‘外星人’空间计划”。


观察者网注:丽谷冢(Rei Tanotsuka),澳大利亚籍亚裔,母亲为新加坡人,父亲为马来西亚人,丈夫是日本人,也是其目前日文姓氏的来源,目前定居日本。毕业于弗林德斯大学商学院,外网知名博主、自媒体人。

责任编辑:王蕾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