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当美国大选遇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

央视新闻   2020年04月20日 07:35

本周,美国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明确表态支持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这样,随着桑德斯的退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阵营只剩下拜登一人。这意味着,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的格局将是拜登挑战特朗普。

4月13日,在退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后,桑德斯与拜登进行了一场公开视频连线。

美国佛蒙特州参议员 桑德斯:今天,我请求全体美国人,每一位民主党人、无党派人士以及很多的共和党人一起来参与到这场竞选中支持我背书的候选人(拜登),我们必须要确保击退在我看来美国近代史上最危险的总统(特朗普)。

美国媒体注意到,桑德斯仅在退选5天后,就迅速支持拜登,这与其在四年前和希拉里竞选党内提名时的做法截然不同。

2016年,同样在初选阶段,桑德斯与希拉里经过多轮恶斗,直至接近当年7月的民主党党代表大会时,桑德斯才表示支持希拉里。美联社对此分析称,桑德斯迟迟不表态,为后期民主党选民的分裂和希拉里的最终败北都埋下了伏笔。美国《政客》认为,显然,这一次,民主党不想重蹈覆辙。

就在一天后,4月14日,拜登曾任副总统时的搭档、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近12分钟的视频,表达对拜登的支持。这也是自2020年初大选开幕以来,奥巴马首度背书某位候选人。

前美国总统 奥巴马:领导者应具备智慧与经验、诚实与谦逊、共情与风范,这种领导力不仅存在于地方,更应该存在于白宫之内,因此,我骄傲地支持拜登成为美国总统。

民主党人集体支持拜登,这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看来,体现了民主党人正加速凝聚力量,发起对特朗普的冲击。

根据美国RealClearPolitics4月15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拜登在过去一个月的全国民调中,以48.9%对43%的优势领先于特朗普。更重要的是,在美国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亚利桑那州6个关键的摇摆州中,拜登的民调也均领先于特朗普。《政客》网站甚至断言,无论11月特朗普能否连任,他都无法在普选票数上胜出。

不过,《纽约时报》注意到,在影响选民投票决定的首位考量因素:经济方面,特朗普依然以50%对46%的民调领先于拜登。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拜登:人们总说,拜登就是不明白,你无法与共和党人合作,现在世道已经变了,但我深谙政府运作之道,当年我能让两党携手合作,如今在你们的支持下,我可以再次做到。从政40多年,拜登在国会内享有很高声望,他曾在美国退出越南战争、水门事件、以及同性恋平权等大事件中发挥关键影响,作为一名温和派的绅士政客,拜登不仅在本党内人缘甚好,还与许多共和党人保持着深厚的友谊。

此前,不少人认为拜登的政治观点过于温和,但在一些美国媒体看来,拜登在本届竞选中表现得比以往要激进。

在初选阶段,拜登就提出了将儿童抵税金提高三倍、减免美国4年制大学的学费,提高美国最低工资至每小时15美元等一系列激进主张。

VOX首席媒体记者 麦克盖恩表示,如果沃伦和桑德斯不参加竞选,媒体评价拜登的标题会是“拜登提出的政策纲领,是美国历史上最激进的一次”如果宏观地审视一下拜登的政策,他肯定还是相当激进的。《华盛顿邮报》认为,78岁的拜登的短板在于,随着年龄增长,他说话有些不利索,在公开场合口误的次数也在增多。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拜登:我目睹了(发生枪击案的)帕克兰高中孩子们的游行,我和他们见了面,他们就去了国会山,我当时是副总统,穷孩子和白人孩子一样聪明,我们要实情不要事实。特朗普:拜登已经昏聩了,你不能选这样的人当总统。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拜登:媒体总问我,想不想有一天对阵特朗普,我希望的是回到高中,在健身房里教训他一顿,这是我的期望。特朗普:拜登说想教训我一顿,就他?想教训我?我乐意奉陪,非常乐意。拜登:如果这是在高中,我会在健身房教训他。特朗普:这场较量不会花多久功夫,我就这样吹口气,他就会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了。随着拜登与特朗普对阵日期的临近,《政客》网站分析称,尽快选定一位能弥补拜登短板的副总统候选人,成为了民主党阵营的首要任务。

此前,拜登曾表态,将选择一位女搭档。目前在多位被舆论看好的候选人中,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克洛布彻、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加州参议员哈里斯、以及前佐治亚州议员艾布拉姆斯的呼声较高。

《华盛顿邮报》分析认为,背景和口才都优秀的克罗布彻是拜登的最佳选择;沃伦的加入则可以帮助拜登收获更多激进派阵营的选票;而哈里斯和艾布拉姆斯无疑将提升非洲裔群体的投票率。

同时,《纽约时报》指出,目前拜登在网络造势方面明显不敌特朗普。拜登在美国第一大门户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订阅用户仅有32000人,是特朗普订阅人数的1/10。而在推特上,特朗普的关注者已超过1亿,而拜登的关注人数仅有670万。

新冠疫情成为了左右2020美国总统大选选情的最大变数之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目前,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和病亡人数全球最多。4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鉴于疫情的发展,将考虑开启下一个“战线”,也就是“重启美国”。

美国总统 特朗普:根据我们的最新数据,我们的专家团队认为我们可以开启下一个战线,我们将重启美国(经济)。4月16日,特朗普在白宫公布了美国经济“三步走”的重启方式。特朗普指出,各州有权自行决定具体的复工时间,最早可在5月1日便实现复工。

据《卫报》报道,特朗普政府的“三步走”指导建议的核心内容是:

在第一阶段,餐厅和健身房等商业场所恢复营业,人与人之间仍需保持社交距离,老年人和患有基础疾病的人群仍需执行居家令;

在第二阶段,学校和机场等大型场所恢复正常,人员的聚集数量由10人上升至50人;

在第三阶段,易感染人群也可自由出行。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数据,4月15日,美国新冠肺炎单日病亡人数达2538人,创下最高纪录。而就在当天,特朗普表示,是时候重启美国经济。

稍早前,特朗普甚至强势表态,称美国总统对何时复工拥有“绝对权力”,暗示各州应遵从联邦政府的政令。

美国总统 特朗普:美国总统有权决定(何时复工),美国总统的权力大得很,美国总统说了算,美国总统拥有绝对权力,就是这么简单。

纽约州州长 科莫:特朗普的口气,好像他是国王一样,只有国王才这么说话,国王才敢说有绝对权力。

就在特朗普提出重启美国的当天,包括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在内的、美国东北部的7个州便提出,将延长“居家令”和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到5月15日。

弗吉尼亚州州长诺瑟姆甚至决定关闭学校直到今年年底,同时将管控令延长到6月10日。同一天,位于美国西海岸的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与俄勒冈州发表“西部州条约(Western States Pact)”,称将以科学数据为依据,谨慎制定出防松管控的具体时间。

而在提出“重启美国”计划的同时,4月15日,特朗普又将矛头指向世界卫生组织,称世卫在对新型肺炎疫情的应对上“未能履行其基本职责”,在病毒于中国出现时对其传播状况有所隐瞒,称世卫必须对此负上责任。

美国总统 特朗普:今天,我已下达命令,暂停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金。特朗普如此急于“重启”,这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看来是选情所迫。

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共有超过2200万人申请了失业救济,创下历史记录。

4月30日是特朗普此前颁布的“保持社交距离”政令到期前的最后一天,特朗普迫切地希望结束这一全国性指令。据美国RealClearPolitics的统计,在3月下旬,64.3%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经济强劲,而到了4月8日,这一数字已大幅下降至31.8%。

一方面是疫情的持续蔓延,另一方面是美国低迷的经济形势。总统特朗普与一些州长的意见并不统一。

而在一些地方,就“是否解除管控”也引发了巨大争议。

本周,在美国的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得克萨斯州以及肯塔基州等多地均出现了抗议管控的活动。

4月15日,在目前病亡人数位列全美第三的密歇根州首府兰辛市(Lansing, Mich.),在该州保守党联盟和自由基金会的组织下,上千名民众聚集在州政府办公楼前,要求解除居家令,复工上班。

抗议者:我们社区的人处境非常艰难,我的丈夫失业了,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失业,这样的失业是违背意愿的,我们想上班。

抗议者:复工的时候到了,我们已经受够了不能购物的日子,受够了不能做头发的日子,是时候该上班了。

组织者将此次抗议称为“交通堵塞行动”。很多抗议者手持突击步枪,要求剥夺州长惠特默的自由,这位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重启美国”持批评态度。

抗议者:把她(州长)抓起来!

密歇根州州长 惠特默:我理解人们的愤怒,人们想宣泄一下,拿我出出气,这都没有关系,(但)这样的集会将威胁人们的安全,人们不佩戴口罩聚集,近距离接触,新冠病毒就是这样传播的,讽刺的是如果人们不遵守居家令,反而将让居家令持续更长的时间,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4月13日,在俄亥俄州哥伦比亚市,该州的共和党候选参议员阿基森(Melissa Ackison)带着10岁的儿子、协同上百名抗议者,聚众在该州的政府办公楼前,高喊“我不怕感染”,要求立即实现复工。

美国网友伯塔尼表示,这些抗议行动使他联想起热门美剧中的“丧尸来袭”。

4月15日,《洛杉矶先驱报》发文,称“第二波感染和死亡正伴随着特朗普任性政策而来”,并配以这样一则漫画。

美国短新闻网站AXIOS注意到,近期意大利、韩国和新加坡均出现了疫情反弹的情况。而根据华盛顿大学的模型测算,如果美国在5月1日重启经济,势必将在7月或8月遭遇疫情的反弹。根据目前的测算,即便是疫情较轻的地区,最早的复工时间也不应早于5月底。

领导美国疫情防控工作的传染病专家福奇也反复强调,在实现复工前,各州应务必确保新增确诊病例连续在14天内持续减少,且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数字,才可以开始逐一实施“三步走”计划。

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称,美国究竟该如何“重启”经济,如果非要用“重启”这个词的话,经济能否恢复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控制得如何,我可以保证的是一旦开始解除管制,势必会出现新增感染,该如何处理感染病例,这很关键,如果期望在两周后,所有疫情数字都迅速下降,我觉得这太过乐观了。如果在9月、10月、11月,疫情再次暴发,我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我只是期望,如果疫情再度暴发,我们将会以好得多的方式应对,而不是像这几个月这样慌乱。

美国《政客》网站的评论认为,在当前情况下,急于挥舞魔法棒,希望将经济恢复到新冠疫情暴发之前的样子,并不那么简单。在不暴发第二轮疫情的前提下,美国经济的恢复更可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距离原定美国大选仅剩下大约6个月的时间了,比起疫情,选情同样是重要的考验。

责任编辑:伟业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