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YMG全媒体连线返烟务工人员,听听他们的返程故事

大小新闻   2020年03月11日 14:09

大小新闻客户端3月11日讯(YMG全媒体·大小新闻记者 曲彩云 通讯员 刘建彬 王丹 摄影报道)

今天中午12点33分和明天上午8点57分,将有分别来自成都和云南的两列火车为烟台开发区二十多家企业送来300多位务工人员,为防控疫情,开发区管委为务工人员在火车上包下了专用车厢并负担了全部费用。记者通过微信视频连线火车上正向烟台奔来的务工人员,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和路上的情况。

佤族姑娘三天三夜奔袭八千里来烟台

佤族姑娘卫秀花,来自遥远的云南省临沧市沧源县勐来乡拱弄村,从家里到昆明火车站500多公里,从昆明到烟台3500多公里,本次她长途跋涉4000多公里,在路上用去三天三夜70多个小时才能来到烟台。

卫秀花

秀花需要从县城机场乘飞机赶到昆明火车站,虽然从县城去机场只需要一个小时,但秀花还是感觉时间非常紧张,因为这一下午的时间,她还要拖着行李箱,步行去乡上医院做体检,然后带着医院盖章的健康证,再步行赶到乡上的政府盖章,最后再乘车去县里,到人社局盖公章。

晚上九点多到了昆明机场,坐上巴士赶到昆明火车站,找到一家旅馆住下来,已经是深夜了。放下行李箱和背包,秀花到楼下吃了一碗过桥米线,就匆匆上楼洗漱休息了,第二天还得早起赶火车,所以秀花选择了火车站附近的旅馆。

5号车厢8床下铺,3月10日,在奔波了658.2公里之后,秀花终于坐上了开往烟台的火车。虽然整个行程长达五十个小时,但秀花还是松了一口气,这比她一路奔波赶到火车站,可是轻松多了!

卫秀花和工友坐上开往烟台的火车

因为火车上不是每人一个单独的空间,除了吃饭喝水洗漱,其他时间甚至睡觉卫秀花也得始终戴着口罩,“安全最重要。”卫秀花认为保护好自己也是对别人的尊重。

自从四年前来到烟台,秀花就爱上了这个对于她的家乡来说几乎远在天边的城市,所以一路跋涉千辛万苦她愿意承受。“气候好,很美丽,人也好,挣钱也多。”虽然一个姑娘家在工地上很累,但秀花还是喜欢这份能带给她高收入的工作,“一个月能拿到六七千,在老家才挣一千多最多两千。”作为一名90后的单亲妈妈,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多挣钱让女儿上好的学校,将来有一份好的工作,不要和她一样辛苦。想到女儿,秀花的脸上泛起了甜蜜的笑容,而这笑容,被思念撑得有些酸涩。

12日上午8:57分,秀花到达烟台,对于这一天,她已经期待了很久。

黔西南小伙子希望娶个烟台姑娘

住在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普安县的张腾龙,对烟台的喜欢始于高中。“喜欢大海,想到海边的城市,所以高考时报了烟台大学。”2009年大学毕业后,学习机械设计的他留在烟台工作,目前在良荣机械精业有限公司从事技术研发工作。

“今年打算好好学习报考消防工程师和造价工程师,回老家过年时想着没有几天时间得好好陪陪父母家人,没带学习资料回来。”这个好学上进的小伙子有些遗憾耽误了学习。好在,这次漫长的假期没有给他带来经济损失,他和单位商量用之前的加班调休和年休假抵消了部分假期,3月份准备加班再抵消另外的假期。“父母都很辛苦。”张腾龙希望尽量多挣钱,减轻父母的负担。

张腾龙

张腾龙的家距离贵阳火车站有300公里,一天只有一班客车通往贵阳,9点多发车,“如果乘坐这个长途车就赶不上火车了。”他提前预约了网约车,“拼车,只比坐长途车贵十块钱,而且直接送到火车站。”这个价位,张腾龙非常满意,“更重要的是安全,乘坐长途车中间要换乘几次公交车。”张腾龙希望回到烟台后不给同事们带来感染风险。

1985年出生的张腾龙当年考上大学,在老家的县城还是很轰动的,作为家里唯一一位大学生,父母也一直以他为骄傲。这次在家里呆的时间比较长,张腾龙不是帮妈妈做饭,就是陪着父亲上山采药,“父亲闲不住,上山采药回来晒好了卖,增加家里的收入,兄弟姊妹在老家工作,收入都很低。”这也是张腾龙不断上进的压力和动力。

对大海的热爱让张腾龙非常喜欢烟台,当然,烟台也能满足他经济方面的要求。“烟台这边经济环境、技术氛围都不错,环境也好,生活节奏也很适宜我。”如果可能,张腾龙希望娶个烟台姑娘,安顿好自己一直漂泊在异乡的心。

两口子烟台来挣钱,希望把家安在烟台

在家里憋了这么久,终于能再回烟台,今年53岁的刘平宣是和妻子林素香有些兴奋。对于为啥到烟台,刘平宣说得很实在:就是想多挣点钱。

刘平宣家是河南兰考的,在泰鸿置业工作,是一名抹灰工人,大工,一天能拿300块钱,工钱较高。他的妻子给他打下手当小工,一天一百多块钱,虽然比他少了一半还多,但两口子对各自的收入都很满意,这已经是他们到烟台工作的第四个年头了。

刘平宣家距离火车站有二十多里地,虽然平时不舍得打车,但考虑到疫情安全,他还是毅然拿出30元钱“租了一个小车”。填单子、量体温……办好手续后,两口子和其他乘坐专用包厢一起返烟务工的人一起,通过专用通道上了火车。“很安全,特别感谢开发区政府。”刘平宣告诉记者,不止让他们享用了专用通道、专用包厢,还不用花钱,这真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好事。

刘平宣夫妇

刘平宣有两个孩子,留在老家,已经成家并有了孩子。两口子之所以要离开儿孙到烟台,是因为烟台能挣得多一些,而且单位还安排宿舍,吃饭有食堂,使费并不比家里高多少。平时的休息日两口子大多攒着,留着麦收和秋收一起坐火车回家帮着抢收,其他时间他们就一直忙碌在工地上。“不舍得耽误工。”刘平宣觉得多挣钱才是大事。

不会玩微信的他们一路上基本就是和座位附近的人聊聊天,看看窗外,或者打个盹。说起家乡和烟台,刘平宣很实在地说:“肯定是烟台好。”如果有能力,他希望能把家搬到烟台来,不过他觉得这只能想想,实现的希望渺茫。

12:33分,两口踏上了烟台的土地,“赶紧干活多挣钱减轻孩子的负担,把家搞得好一点。”这是他目前最惦记的。

包用车厢的23.1万元费用全部由开发区管委负担

    爱在烟台,难以离开。山海仙境的烟台,的确当得起他们千山万水也要赴约的深爱。

    为了让一直滞留在家中的外地员工顺利回烟,开发区牵头组织“企业外地员工返岗直通车”,协调各部门及时摸清企业需求,确定交通方案,最大限度满足区内企业外地员工返岗需求。截至3月11日,开发区已安排直通车241班次,为万华化学等31家企业接回4657名务工人员。

    在摸排企业外地员工数量与地域时,发现开发区24家企业有300多名四川、云南和河南等地的建筑工人和部分企业职工需返岗。由于这些地方路途远,大巴车往返成本较高、安全风险系数较大,开发区遂决定采用包用列车车厢的方式组织员工返烟。“因为是点对点接送,这些务工人员们回来后可以立即投入工作中,为开发区建设奉献自己的力量。”开发区人社局公共就业人才服务中心副主任刘建彬介绍,为了减轻疫情期间企业和个人的负担,包用车厢的23.1万元费用全部由开发区管委负担。

    另外,记者了解到,开发区还将为喜星电子包用整列高铁从辽宁锦州接回600多名员工。

责任编辑:王蕾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