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两千勇士枕戈待旦防疫情!YMG全媒体记者夜访我市路口要冲

大小新闻   2020年02月01日 19:13

昨夜,在荣乌高速公路山东烟台收费站,交警和防疫人员对入城车辆进行排查。YMG全媒体记者 唐克 摄

大小新闻2月1日讯(YMG全媒体记者 杨健 摄影 唐克 通讯员 于天洋)“您好,请出示身份证和驾照,准备测一下体温。”伴随着交警在收费站口拦停车辆,医务人员紧随其后,用测温仪测量车内人员体温,交通人员在对外地车辆牌号、身份证、手机号进行逐一登记。整个过程,一辆本地牌照车辆通行仅需不足10秒,所有“守关”人员全部一路小跑,分秒必争,无缝衔接。

昨夜,在荣乌高速公路烟台收费站,防疫人员对入城车辆的司乘人员进行体温测量。YMG全媒体记者 唐克 摄

1月28日以来,我市重点交通路口、重点枢纽日均2000余值守人员,排查入境车辆3万余辆次、人员8万余人次,在深夜里,寒风中,筑起一道道隔绝疫情的“防火墙”。1月31日晚间,本报记者先后来到S11烟海高速公路烟台收费站、G18荣乌高速公路莱山收费站、杜家疃收费站,现场感受“守关人”们通宵不眠、夜以继日的工作状态,在将疫情拒之门外的第一线,各环节一丝不苟、严丝合缝的背后,是“守关人”一如既往的细心、用心、耐心和热心。

轸格庄收费站:

暖宝宝来了“先给测温仪用上!” 8天值守只回家2次

“您好,车内有没有开空调?请正对我,咱们测一下体温。”每当车辆驶入闸道,莱山区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周兴林总会疾步迎上,迅速测温,减少通行时间,遇到车内空调温度较高等情况,周兴林还要将司机、乘客引导到测温区,待符合测温条件后,再次测量。

几趟下来,护目镜上已结起一层水雾,口罩被哈气打湿,隔离服里也尽是无法蒸发的汗水,但周兴林甚至顾不得擦一把:“晚上温度较低,我们测温人员最担心的,就是测温仪在低温条件下监测不准。”记者注意到,周兴林胸前贴着一个暖宝宝做成的“兜”,然而,揣在这个温暖“避风港”里的,是他视如珍宝的测温仪,却不是只戴了一层医用手套、早已冻得冰凉麻木的双手……

轸格庄收费站站长辛卫平介绍通行情况

8个小时的值守期间,始终往返奔走测温的周兴林,根本没有机会脱下隔离服,吃饭、上厕所成了莫大难题。“为了减少上厕所次数,我只能少喝水甚至不喝水,饭也要少吃几口。8小时不吃不喝,不算什么。”一天奔走下来,周兴林双脚发胀、全身冻透,下班后在床上辗转反侧两三个小时,才能缓口热气,迟迟入睡:“测温是‘守关’的核心工作之一,把好这一关,我们责无旁贷!”

作为出入烟台的“咽喉要道”,连日来,S11烟海高速公路烟台收费站(下简称轸格庄收费站)通行车辆持续增长。“正月初五还不到3800辆,初六就突破4000辆,初七晚上才7点,已经通过4100多辆车;通行人员超过万人。”莱山区公路建设养护中心主任许英杰,从大年三十下午4点就来到轸格庄收费站带队值守,8天下来,只回了两次家,每次都是匆匆换好衣服,就赶回路口,逐个巡查。“每天上午10点到12点、下午4点到6点是通行高峰期,轸格庄收费站的医疗、公安、交通满员上岗,同时开放3个收费口,确保不出现‘压车’。这也就意味着两波高峰之间的值守人员,很难按时下班,每天至少有20名‘守关人’,连续工作超过12个小时。”

通行高峰期间,盒饭在微波炉里热了好几次,许英杰都来不及吃上一口,得空扒拉几口方便面,就算一顿饭。“不光是我,轸格庄收费站近90名值守人员全都如此,不忙的时候,才是我们的‘饭点’。遇到驾车时间较长、还没来得及吃饭的司机,我们还会主动把盒饭给到他们,劝他们赶紧垫垫肚子,避免疲劳驾驶、酿成事故。”

杜家疃收费站:

连喝8天冷水,12小时走3万多步,只为通畅无阻

晚上8点半,记者来到G18荣乌高速公路杜家疃收费站,此时气温已降至-2℃,站口一座露天帐篷、两张桌子、几把椅子,就是在此值守的10余名一线人员的“家”。呼啸的北风,吹在人脸上阵阵生痛,然而,半个多小时里,没有一位值守人员坐下休息,所有人都在路口各司其职,对往返车辆检查、登记。距离各组工作人员上岗,最短也已经过去了2个多小时,但桌上的方便面和饼干,一件也没有拆封;下午4点送来的红糖水和姜汤,早都冻得冰凉。

“今晚天气不错,风也不大,比昨晚暖和多了!”大年三十到岗“守关”的芝罘区住建局旧城旧居改造服务中心副科长苏德晟,腊月二十九刚忙完海上世界项目征迁工作,隔天就来到杜家疃收费站,8天来先后值了早班、中班和夜班,嗓音明显沙哑,喉结肿得发红:“一个班次6小时,高峰期有将近2000辆车通行,每一辆都不能马虎大意。这几天外地牌照车辆明显增多,登记工作陡然增加。天公不作美,年初四突然下雨,值守人员都没穿雨衣,只能一边将车引导到离岗亭较近的地方,一边登记,还不到一个小时,每个人都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冷得几乎张不开手,拿不起笔。”记者翻看初四当天的登记本,尽管纸张明显有被雨水浸泡的痕迹,然而登记的车牌、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字迹清晰工整。

早上8点来到收费站“上岗”,烟台高速路政支队烟台大队路政员任德明的手机计步,清晰显示:32581。这只是他“半个”班次所走的距离,要连续值守24小时后,任德明才能迎着第二天的朝阳下班。“前几天当班车流不多,还能和同事轮流在车里打个盹,年初六开始车流明显增加,部分车辆、乘客要查验登记,抛锚的车辆要帮忙推车,一天下来,至少在收费站和高速口折返了几百次。”

正月十一,是任德明父亲的75岁大寿,然而,当天任德明正好当班,全天都不能回家,深感愧疚的他只能提前向父亲祝寿:“老人一向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反倒劝我不要挂念。‘你把工作干好了,把路口把住了,比什么生日礼物都强!’”

莱山收费站:

新人上岗用兴奋战胜疲惫,夫妻一线抗疫一面难见

在G18荣乌高速莱山收费站,27岁的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第一大队交警王培龙,远远向驶近车辆比出停车手势,迅速走近驾驶室敬礼、询问、查验,整个过程态度温和,一丝不苟。“您要开车去苏州?那得将近10小时,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实在不行找个服务区睡一觉再开,一定注意安全!”查验完一辆“苏B”牌照车辆,王培龙一边将驾驶证、行驶证交还,一边关切地提醒司机。

昨夜,在荣乌高速公路山东烟台收费站,交警对入城车辆进行排查。YMG全媒体记者 唐克 摄

“作为年轻交警,年初七是我第一晚执行这样特殊的任务,出发前队长再三提醒我,注意防寒保暖,更要仔细认真。”从晚上6点到12点,王培龙在收费口一站就是6小时,虽然比平时执勤多穿了一件毛背心和一条保暖裤,但上岗还不到10分钟,已经感到全身皮肤发凉,脸早已冻得通红,时不时要跺跺冻麻的脚:“值守是磨砺和考验,更是光荣的职责,我只有兴奋,不会疲惫!”

昨夜,在荣乌高速公路山东烟台收费站,交警对入城车辆进行排查。YMG全媒体记者 唐克 摄

“我这不叫辛苦,累了还能在活动板房里歇一会,我媳妇在毓璜顶医院心外科重症监护室上班,她比我更辛苦!”在莱山收费站值守的交警四大队辅警袁强告诉记者。从天蒙蒙亮出门,到傍晚甚至深夜才踏上归途,“守关”至今的4天里,袁强即便回家,也很难和妻子邓晓蕾说上几句话——同样奋战在一线的妻子,已有5个月身孕,值夜班回家时往往是凌晨两点,待到次日一早袁强出门时,妻子还在酣睡补觉,两人的工作和休息,几乎完全错开。

虽然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袁强夫妇却是聚少离多,只能约定下班后打个视频电话,互报平安:“戴好口罩,勤洗手,路上注意安全!”“你也是,注意卫生,注意休息,保护好宝宝!”

随着春运返程高峰来临,我市境内47个高速公路收费站、21个与邻市普通国省道干线公路交接路口车流持续增加,1月28日起,我市在各交接口全部派驻公安、交通和卫健等部门工作人员,上岗设卡、24小时轮班值守。

在高速路,在收费站,在交接口,奔忙着的2000余名值守人员,或许年龄不同、工作不同、人生阅历不同,但他们精神相同、信念相同、更有着相同的名字——“守关人”。正是这样舍小家顾大家、在一线忘我付出,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筑起一道道坚固防线,将危险和寒冷留给自己,将安全和温暖留给身后的千家万户。他们,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责任编辑:伟业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