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YMG全媒体连线最美逆行者|通宵工作,朋友圈却只有:一切安好,勿念!

大小新闻   2020年01月30日 17:38

大小新闻1月30日讯(YMG全媒体记者 唐寿锐 通讯员 栾秀玲 潘晶 张国杰)从1月28日晚上开始,烟台山医院的张学刚、刁丽娜就随山东省援助湖北医疗队进驻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工作。黄冈的疫情仅次于武汉,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被称作黄冈“小汤山”,它是在3天的时间内紧急改建而成的。疫情重、任务重,烟台山医院人做了哪些工作?此前网上流传的医护人员“剪掉秀发”“准备纸尿裤”,这些事都是真的吗?

前方医生为了减少传染载体,都把头发剪短

1月30早上5点半,记者联系上了张学刚,他一边往住处走,一边在电话里说,“今天0点到4点我值班,这期间我们收治了一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心率154,呼吸急促,病情危重。此外还要对其他患者进行护理,翻身、吸痰、抽血,闲不下来,一直工作到现在。”

目前,援助黄冈的护理人员被分成了6个组,每个组需要连续工作4小时,然后换下一组,天天如此,直到疫情向好。“这种轮班方式,跟防治非典时差不多。一般而言,超过了4个小时防护服的防护效果就会变差,医护人员就有被病毒感染的可能。”工作4个小时,时间似乎并不太长,但对于在隔离病房里工作的护理人员而言,并非易事,“与医生相比,我们待在患者身边的时间更长,这样,受到感染的风险就越大,为患者吸痰就是一个例子。再者,护理工作面广、事多,得需要我们马不停蹄地干。”

张学刚表示,很多医护人员都备了成人纸尿裤。“我们都穿了防护服,再者抢救患者的任务较重。在护士连续工作的4小时内或医生工作的6小时内是不能上洗手间的。若要去,需要重新穿脱防护服,耗费时间。再说了,大家也格外珍惜紧缺的防护用品。”

在黄冈“小汤山”工作有什么感受?张学刚毫不犹豫地说,“肯定能干好,我都干了11年重症护理工作,就算是用ECMO抢救患者,我也没问题。”

1月29日,刁丽娜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一切安好,请勿挂念”。但很少有人知道她刚上了一个通宵的班,28日傍晚6点到第二天的上午10点,刁丽娜忙活了接近16个小时。“我主要负责指导、协助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这件事就那么重要吗?刁丽娜说:“我必须确保每位医护人员穿上防护服时密闭、安全,脱下来时又要不能污染到自己,不让病毒沾染到他们身上。只有医护人员安全了,才能更好地救治患者!”

为了患者,为了医疗安全,这里的医护人员有多拼?刁丽娜举了一个例子,“很多长头发的医护人员都剪成了短发,防止穿防护服时凸起的发髻撑开防护服,留有空隙,造成皮肤外露,沾染上病毒。”他们奉献了很多,付出了很多,刁丽娜说。

此去黄冈,作为母亲,刁丽娜最想自己的孩子。我们半开玩笑似的说,“要不就早点儿回来吧。”她接着说:“不到完成任务的时候,绝不回去,这是责任!”

另据了解,第二批驰援湖北的医务人员林生1月28日晚到达黄冈后,29日开始接受穿脱防护服及相关专业知识的培训。“防护服穿脱一次至少得30分钟,我在防护服里待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已经全身都湿透了。”结束了全天紧张的培训,深夜林生通过微信发来当天的情况。目前,林生所在的医疗队正在加紧进行人员安排及战前调整,准备随时进入前线参与救治。

责任编辑:伟业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