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观澜丨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要以战略眼光审视高速磁浮交通

大众日报客户端   2019年11月16日 11:33

大众日报客户端11月14日报道,近日,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广深高速磁悬浮城际铁路规划研究》提出,速度达600km/h的高速磁悬浮列车或将应用到广深第二高铁,两地机场或20多分钟通达。

今年6月,广深第二高铁正式被提上议事日程。目前,广深两地间的铁路联系主要由广深港高铁和广深铁路承担,其中广深铁路速度较低,广深港高铁则接入广州南站,距离广州中心区距离较远,均难以满足两市中心间的快速联系需求。

在大城市和城市群决定区域竞争力的今天,大城市之间和城市群内部之间选择什么样的交通连接方式越来越引起关注,广深拟建磁悬浮城际铁路,说明磁悬浮正成为下一步珠三角城市群融合的技术力量,这对于我省山东半岛城市群建设是一个有益的启示和提醒。

当前,城市群已成为中国城市化的战略模式。“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城市建设为世界级城市群。国家规划是大战略,大方向,山东半岛城市群的融合发展,山东与京津冀和长三角加强紧密型联系,高速磁浮交通提供了最佳选项,我们要以战略眼光审视高速磁浮交通在城市群一体化发展上的快速连接作用。

高速磁浮项目:未来“同城化”的最佳交通方式

大城市和城市群区域竞争力的强弱,取决于“同城化”的程度。“同城化”程度强,则大城市和城市群的辐射带动作用强;“同城化”程度弱,则大城市和城市群的辐射带动作用弱。

“同城化”,关键看交通的速度。各个城市的发育受经济、地理、文化各方面的影响,有些城市看似相聚不远,但要发挥出集聚效应则有相当难度。目前的高速公路和高铁,虽然给区域城市融合提供了一定的“同城化感觉”,但还不够紧密。我国高铁目前的时速一般都在300公里以上,大多数停留在350公里,很少超过400公里的,420公里已经是新的动车交会速度世界纪录。

高铁速度提升,遇到难以克服的技术瓶颈。进一步提高大城市和城市群的“同城化”,必须选择新的交通方式。今年5月23日,我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为大城市和城市群的紧密化提供了新的条件。

按实际旅行时间计算,在1500公里运程范围内,高速磁浮是最快的交通方式。以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方式计算,济南到青岛三四十分钟,青岛到烟台20分钟;济南到淄博只需要10分钟,淄博到潍坊10分钟多一点,潍坊到青岛十七八分钟。出省来讲,济南到北京接近500公里,坐磁悬浮列车只需要约50分钟。

因此,从速度上讲,磁悬浮是未来城市之间实现“同城化”的最佳交通方式,能让大城市和城市群发挥出最佳辐射带动作用。

高速磁悬交通是适合国情的选择。磁浮交通具有“快起快停”的技术优点,既适合较远距离,也适用于中短途客运,可用于大城市市域通勤或连接城市群内的相邻城市,大幅提升城市群的一体化发展。

磁悬浮也解决了成本问题。中国中车科技管理部副部长任健分析:“既有高铁进一步提速后,运输成本较高。高速磁悬浮时速是每小时500-600公里,它的投入成本跟现在轮轨高铁时速350-380公里差不多,但是运营成本大幅下降,因为减少了摩擦。高速磁悬浮列车的经济时速与飞机相当,运量是波音737机型的8倍,运输效率更高。”

磁悬浮列车通行速度快,不适合在地域较小的国家运营,我国地域广阔,人口密集,具有发展磁悬浮列车的市场条件。特别是我国东部沿海,我国大约70%的人口和经济集中在这里,即使票价昂贵,对高端商务人士仍会有巨大的吸引力。

山东应以战略性眼光看待磁悬浮项目

要有前瞻性的技术发展眼光。业内专家进行预测,未来5年将是高速磁浮产业发展的关键时期,也是全球高速磁浮产业格局初步形成的关键5年,高速磁浮交通已经发展成为全球轨道交通的潮流和方向。

山东半岛城市群融合发展需要高速磁浮交通连接。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将青岛都市圈和烟威都市区各自分开规划,青岛都市圈由青岛、潍坊两市和烟台市莱阳市、海阳市构成,并不包括烟台和威海、日照。从大格局看,烟威都市区和日照完全和青岛都市圈融为一体,才能更好地带动全省发展。

目前,山东胶东半岛要努力建设世界知名的半岛城市群、全国重要的航运贸易中心和金融中心、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海洋产业集聚区、世界先进水平的海洋科教核心区、全国重要的海洋生态文明示范区。这就需要在规划控制、城市空间布局、重大项目建设、基础设施建设、港口发展等方面加强统筹,推动胶东半岛一体化发展,这就需要高速交通先行,而高速磁浮交通是目前最好的预选项。

从整个山东来讲,济南、青岛“三核”的融合也至关重要,而高速磁浮交通也给“三核”融合提供了一种最大可能。济南到青岛接近400公里,青岛到烟台200余公里,依靠高速公路和现有高铁,通行时间依然较长,联系上不够紧密;此外,在胶济线上,济南、淄博、潍坊、青岛是四个明星城市,其间隔距离大约为济南到淄博大约100公里,淄博到潍坊大约110公里,潍坊到青岛大约180公里。这种间隔距离,要提高“同城化”,只能依靠高速度的交通方式。

加速磁悬浮从研究试验阶段走向实用阶段

山东是国内磁悬浮技术研发生产重镇,目前在磁悬浮列车生产和交通规划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2017年8月24日,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峰会在山东济南举行,会上透露:2018年中国第一台能够进入商用的高速磁悬浮列车将在山东下线,2019年5公里试验线、2020年30公里实验线将全面实现,“十四五”、“十五五”将进入山东进行商业运行。并且,山东实现四横六纵三环高速铁路网,将预留用高速磁悬浮列线路车。

今年5月23日,我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提前一年在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下线。 今年2月,山东省两会上传出消息,山东正在研究建设第一条高速磁悬浮示范线,连接“一山一水一圣人”。 2月14日,省人大代表、泰安市委书记崔洪刚在泰安代表团分组审议省政府工作报告发言时说,根据省政府与中国铁建达成的合作协议,我省将在济南—泰安—曲阜规划建设高速磁悬浮实验专线,建议加快推进规划建设力度。

《山东省沿海城镇带规划(2018-2035年)》提出预留贯通南北、联系东西,以磁悬浮为代表的新一代高速列车通道,向北沿青荣城际、渤海海峡跨海通道联通东北,向南沿东部沿海通道联通长三角,向西沿济青通道向中西部地区延伸。先期谋划在青岛、烟台间建设磁悬浮线路,并考虑预留青岛、日照间磁悬浮研究线位。

相对于高速磁悬浮铁路项目而言,中低速的磁悬浮项目在国内已经有多个运营例子。比如,2002年,上海开通了我国首条磁悬浮列车专线;2016年5月6日,中国首条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也是世界上最长的中低速磁悬浮商业运营示范线长沙磁悬浮快线开通试运营。2017年8月,北京首条中低速磁悬浮交通示范线S1线开始开通运营前的联调联试。

但对于大城市和城市群融合发展来说,真正有意义的是高速磁浮交通。山东应着眼区域经济发展,加快高速磁浮交通从研究试验阶段走向实用阶段。(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 报道)

责任编辑:王蕾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