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返回首页大小新闻

男子抓贼后致其死亡遭索赔81万 儿子迷茫了

2019年05月01日 12:19 来源: 观察者网   

待到4月16日的庭前民事调解会上,由于李凤英仅是一个人随同律师前往,对方人较多,心中胆怯,未向黄家道歉。

黄家对李凤英的态度难以接受,提出要81万索赔。他们提起的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称:

黄林与被告人陈宇及其儿子陈宇儿子两人素不相识,两人殴打黄林死亡的行为,给原告家庭极大的惊吓和刺激,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和巨大经济损失。被告人及其家属从未安排人员过来看望与道歉。

请求依法判令被告人陈宇赔偿丧葬费33228元,家属参加后事的合理支出10000元、死亡赔偿金692980元、被抚养生活费2513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计811330元。

警方鉴定书称,死者主要死因是胸腹部受到挤压,次要死因是心脏疾病。

双方因赔偿数额分歧过大,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李凤表示,自己只能支付3万元丧葬费。而黄林的家属则称,最少也要给出诉讼状上6折的赔偿金。李凤没有接受。

4月25日下午,双方再次在庭前民事调解会上见了面。这一次,黄林的家属将赔偿降到了20万元。而李凤则表示最多只能给6万元,“答应给钱也是因为他们家人死在了我家,我出于人道和同情才给的,说赔偿?我不承认。”

陈宇的律师柳律师认为黄林家“没诚意”,所提出的赔偿完全超出了当地的标准,甚至想自己家里一点责任都不负。至此,两次庭前民事调解会都以协议未达成告终。

而陈宇已于25日下午取保候审,现在已经回到家中。面对因抓贼致贼死亡被指过失杀人一事,陈宇表示,一直以来,他的心态都很平静,“刚开始有过后悔,因为出了这事影响到了家中的买卖。后来再回想,如果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我仍然不会放贼走,还会自己亲手抓贼。”

直到现在,双方也调解未果。4月28日,北京时间采访到了陈宇的妻子李凤。鉴于目前对黄林是否有偷窃行为有争议,她解释道,儿子当时看到自己的手机从黄林裤子右边口袋掉到地上。他捡起并发现手机已关机。但儿子被吓懵了,在第一次做笔录时,没有把这条线索及时告诉警方。

过了一个月后,没有证人也没有监控,指纹也被覆盖了,警方已经无法取证……

李凤继而表示,儿子对事件一直心有余悸。“一说起这个事情,就出汗,然后发抖。他老是问我,爸爸抓这个人到底对不对……”

“你平时教育我,碰到这种不好的行为要出手,那为什么爸爸抓了小偷还要坐牢?”她说道,儿子已经“糊涂”了,但面对此情此景,她也解释不了。

谈及丈夫,李凤也称他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再碰到这种事还是要抓的。”

但她却觉得丈夫很冤,现在生意做不成,生活也没法正常过了。“他要是被判刑的话,我要上诉。诉到不能诉的那一步,如果还说有罪,那我也没办法了。”

如今,事件在网上也引起了热烈讨论。网友纷纷期待,法庭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

(观察者网综合南国早报、上游新闻、北青报、北京时间)

责任编辑:徐艳琳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