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略图分享

打虎|省委原常委听到这个数,喃喃自语:我死定了…

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   2021年01月13日 10:50

1月11日晚,一部旨在披露云南如何清除原省委书记秦光荣流毒的反腐专题片,重磅开播。

秦光荣的“大管家”、曾被断崖式降级的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现身忏悔:目前还不收手、不收敛的同志,一定不要心怀侥幸……

云南政治生态最大“污染源”

继上月《围猎:行贿者说》之后,云南省纪委监委、云南广播电视台再次推出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连播4天,深度聚焦当地如何肃清秦光荣流毒:平山头、破圈子、铲码头;清“大师”、辨掮客、净土壤……

秦光荣出生于1950年12月,早年长期在家乡湖南工作,后调任云南省委常委,相继兼任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等职,2007年1月升任省长,2011年8月接任省委书记,2014年11月改赴全国人大任职。

2019年5月,秦光荣主动投案,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同年9月被开除党籍,次年9月在成都中院受审。检方指控其受贿2389万余元,他当庭认罪、悔罪。

众所周知,秦光荣是从白恩培的手上接过云南省委书记一职。后者因受贿2.46亿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成为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首个适用终身监禁的正部级落马高官。

在专题片看来,秦光荣是云南政治生态最大“污染源”、第一“污染源”,他带来的是“源头式”污染。秦光荣也在忏悔书中自称:“我是云南历史发展的罪人。”

专题片透露,秦光荣当上云南省委书记后,不仅没有肃清白恩培在云南“玩了10年、贪了10年、耽误了云南10年”的恶劣影响,反而还进一步往深里“走”了几步,进一步滋长了“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

政治掮客苏洪波认为:“云南干部队伍搞坏,从白恩培开始,但根子是秦光荣。最早给云南(干部)分帮派的,是秦光荣。”

去年5月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播出,揭示出这名不法商人充当云南“地下组织部长”,和白恩培、秦光荣都很亲近。曾面对一个副省级领导,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涉16人的祛毒“成绩单”公布

“秦光荣唯圈、唯亲、唯利的腐败行为,直接造成过去一段时期云南干部工作乱象丛生……”

坚决肃清秦光荣流毒,成为云南近年来的重要政治任务之一。本部专题片的第一集《清除流毒 重拳出击》列出了一份详细的名单:

依规依纪依法立案28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10人,移送司法机关9人;

严肃查处了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云南城投原董事长许雷、省台办原主任张朝德、峨山原县委书记姜兴林等攀附秦光荣的一批干部;

铲除了苏洪波、昆明原副市长杨勇明、舒保明、白建丽、何清帆等一批政治骗子、政治掮客;

查处了德宏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余麻约、临沧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李华松、文山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付加兴、德宏州原州委书记王俊强、云南机场集团原董事长周凯、省司法厅原副厅长赵立功等受秦光荣流毒影响尤甚的一些党员干部。

除了上述15人,备受关注的还有秦光荣的“大管家”、“源头式”污染的帮凶——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当时,社会上曾一度传言,在云南,依照规章制度办不成的事,只要曹建方一出面,就能办成。

2016年1月,曹建方在接受组织调查时伪装老实、避重就轻,选择性交代了部分问题。组织本着“惩前毖后 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软着陆”美梦从此

让曹建方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5月底,西南林业大学校长蒋兆岗落网,打破了他“软着陆”的美梦。原来,蒋是曹圈子里最忠心的“马前卒”,而他的落马意味着曹建方“伪装老实”的盖子将会被彻底掀开。

据悉,蒋兆岗曾在2008年被选调到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对口服务时任副省长的曹建方,也因此感受到了权力带来的巨大诱惑。

于是,他千方百计攀附曹建方,甘愿成为后者谋取私利的工具,为其充当“马前卒”“急先锋”“利益代言人”,在工程建设承揽、干部任用、职工招录等事项上对曹建方唯命是从。

蒋兆岗被抓,曹建方并未死心,还妄图掩盖自己的罪行——他把受贿赃款赃物用拉杆箱分装后转移到其姐夫、哥哥、大舅子,以及广东老板等人处藏匿,又钻头觅缝请相关干部吃饭,借机拉拢腐蚀、打探案情。

直至工作人员让他确认受贿数额时,曹建方马上站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喃喃自语:“虽然是事实,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死定了……”

2019年1月,即断崖式降级三年后,曹建方的政治生命“二次终结”:云南省监委决定取消其退休待遇,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曹建方在忏悔书中写道:“目前还不收手、不收敛的同志,一定不要心怀侥幸。只要有问题,迟早要暴露;只要是‘毒瘤’,一定会冒出来。这是规律。如实坦白交代问题,才会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置,否则最终等来的必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责任编辑:徐慢慢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